第二十章 璇玑琴

  乌鸦落地,黑色的羽毛竟逐渐脱落,眨眼之间,便化为一位身着水色直襟长袍的俊秀少年。

  眉头紧锁,虽知此次进入人修之地,必然凶险万分。但是,为了寻找前往滨海城的地图,这个险他还必须得冒。

  嗖——

  不一会儿,一道剑光飞来,直接没入瀑布之中。

  李牧鱼不再多等,有样学样,运转法力,化为一道水色遁光,朝着瀑布中央飞去。

  啵。

  似水泡破裂的声音,心中所担心的“撞墙”情况并没有发生,李牧鱼很顺利地穿过瀑布结界,进入这方天地之中。

  豁然开朗。

  天空中不断有各种颜色的遁光划过,或御剑飞行,或驱兽驾云,或驾驶着各种飞行法器,不断地穿梭在高空之中,令人目不暇接。

  李牧鱼心生羡慕,这些人,便算是修仙界的“有车一族”吧。

  除了空中的飞行客,真正令李牧鱼感到震撼的便是修仙界的城市文明。

  宽阔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川流不息的行人摩肩接踵。街道两旁,店铺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铺在红砖绿瓦,或那形状别致的楼阁飞檐之上,古色古风的建筑晃得人目眩迷离,店铺中熙熙攘攘的人流,更映衬出一派繁华的城市景象。

  摸了摸云姬留给他的芥子袋,里面还放着近千块颜色不一的灵石。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但李牧鱼却暗暗估量,凝体期巅峰的云姬,应该不至于囊中羞涩才是。

  回想起云姬的手段,原本心里有些打鼓的李牧鱼,腰板也硬气了起来。

  “前辈请留步。”

  原本打算进去逛一逛的李牧鱼,忽然被一个颇为稚嫩的声音给唤住。停下脚步,李牧鱼便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正疾步朝着他跑来。

  “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从身后叫住李牧鱼,心下便有些开心,当李牧鱼停下脚步,转过身子,一张俊秀的连赫然出现在小女孩眼前。

  好......好俊俏的小哥哥!

  李牧鱼谨慎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初入人族之地,即使面对的是一个看起来比他小很多的孩子,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前......前辈,你是第一次来万象修真坊市吧?”

  小女孩涨红着脸,有些怯怯地问道。

  “没错,我确实是第一次来这儿。”

  李牧鱼心里有些尴尬,看来自己方才那副刚进城的土包子样,居然连一个孩子都看得出来。

  当真是大意了!

  “前辈,我叫莺儿,是专门在此等候新入城的修士。”

  “恩,你有什么事吗?”

  名唤莺儿的小姑娘依旧涨红着脸,但说话却不再磕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李牧鱼,颇为乞求地说道。

  “前辈,莺儿从小在这儿长大,对整个万象坊市都了如指掌,若前辈想去哪儿,便可以告诉我,莺儿可以为前辈带路。”

  施了一个测谎咒,见咒术没有反应,李牧鱼对于这个女孩的话,便没了疑虑。

  “费用怎么算?”

  “只要一个下品灵石。”

  灵石也分品级吗?

  李牧鱼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女孩的交易。

  “你知道哪里有卖琴的店铺吗?”

  “琴铺?”

  莺儿嘟起小嘴想了一会儿,便说道。

  “前辈,您说的是法琴吧?”

  法琴?

  李牧鱼点了点头,但此时他却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什么她说的法琴为何物。

  “前辈您跟我来。”

  左拐右拐,李牧鱼此时完全被绕昏了头,心中不由得感慨,这万象修真坊市当真是极大的。

  “前辈,就是这里了。”

  万宝楼?好霸气的名字。

  万宝楼的店面,在整个万象修真坊市也算是颇大的,装修也算雅致,琳琅满目的法器,摆放在柜台之上,一层光罩般禁制,将那些价值不菲的法器,牢牢地与顾客隔离开来。

  “欢迎观临万宝楼,请问前辈,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吗?”

  刚踏入万宝楼的大门,迎面便走来一位身着特制店服的年轻女孩儿。女孩笑眼弯弯,圆圆的脸上一对浅浅的酒窝,衬得她的笑容更加甜美。

  而万宝楼的圆脸女孩看到李牧鱼,更是眼前一亮。

  这位,无论是外形气质,还是修为上,都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的存在,圆脸女子的笑容越发灿烂,而态度也十分恭谨,不敢怠慢眼前这位贵客。

  “你们这儿,可有法琴吗?”

  “法琴?”

  圆脸女孩想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

  “由于琴类法器属于比较特殊的法器,因此,我们万宝楼的法琴都放置在二楼,请前辈随我来。”

  说完,圆脸女子便在其他店员的艳羡之下,将李牧鱼引到二楼处。

  “唉,看来这个月,小圆的业绩又是第一了。”一个模样机灵的男子,有些羡慕地说道。

  “没办法,谁叫她笑得比你甜呢。”另一位长相普通的女子,口气酸酸地接着话茬回道。

  ......

  “前辈,您看这张琴如何?”

  名唤小圆的女店员,颇为热情地向李牧鱼介绍着这把琴。

  “是叫春思,是吗?”

  “对,前辈,这把琴的琴身是用千年水曲柳打造而成,琴弦更是用上等的黄精所制,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李牧鱼摇了摇头。

  “那这把琴呢?这把琴名叫为若水......”

  李牧鱼还是摇了摇头,这两把琴,他都不喜欢。

  越过身旁的店员,李牧鱼打算自己去看琴。女店员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静静地立在一侧,等待着李牧鱼自己挑选。

  “都是好琴,可是,这些琴却不是我要寻的那把......咦?这是......”

  妖气,虽然极淡,但李牧鱼身为妖族,却不会感应错。

  这把琴,居然有妖气。

  “这把琴......是什么来历?”

  圆脸女店员看着李牧鱼所选中的琴,心里有些意外。

  “回前辈,这把琴名唤璇玑,琴身是由一种极为平凡的清月梧桐所制,但梧桐木胜在纯净,没有一丝杂质,因此所弹出的音,也不会掺杂一丝杂音。而这七根琴弦,是以青丘狐妖的四十九跟青丝合成的文武七弦,虽说不错,但这把琴,却是一把妖琴。”

  “妖琴?”

  “虽说里面蕴含的妖气极淡,但并不是十分适合人修使用,因此,这把琴一直放置在二楼,无人问津。”

  “哦?”

  李牧鱼抚摸着这把“璇玑琴”,心中已有了决断。

  “就它吧。”

  “是,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