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为鱼肉

  天是黑的,地是黑的,整个世界仿佛被一层散也散不去的大雾笼罩,遮住了眼睛,封闭了思维。

  一只扑闪着翅膀的宝蓝色蝴蝶,越过茫茫大雾,停在了李牧鱼的指尖。

  很凉。

  这只蝴蝶像一块冰,冷得没有温度;像一阵烟,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它吹散。

  啵——

  仿佛气泡破裂,宝蓝色的蝴蝶刹那间化为千万个光点,向四周飘散。

  梦幻而美丽。

  “又是梦?”

  穿过水草,李牧鱼觉得湖底有些气闷,感觉整个鱼头都因为缺氧,晕乎乎的。

  月黑风高,天空之中乌云密布。

  李牧鱼心底有些烦闷。

  鱼当久了,也渐渐摸清这森林里的许多规律。

  飞禽走兽,往往日落而息,鲜少有动物在夜间出没。林中多雨,但往往是在白天,很少在晚上下雨。

  今日运道不佳,在李牧鱼打算对月吐纳的时候,却赶上了阴天。月亮完全被乌云遮住,生生断绝了李牧鱼修炼的心思。

  “罢了罢了,今晚应该是没戏了。”

  李牧鱼望天,也不知这乌云蔽月会持续多久。

  空气沉重,气压越来越低。整片森林完全一副风雨欲来之势,大群鲤鱼探出水面,鱼嘴张合,以汲取新鲜的氧气。

  哗啦——

  水花迸溅,一张巨大的渔网突然从四面八方迅速地洒下来,落去湖中,兜住了湖面上大群鲤鱼。渔网迅速合拢,一条条受惊的鲤鱼不断地扑腾着水花,拼了命似的挣扎。

  “大伯,你往我这儿赶鱼,我来收网!”

  是人类!

  李牧鱼瞪大着眼睛,惊恐地望着岸边模糊的两道黑影,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是来捕鱼的?

  渔网越收越紧,即使使出身上十二分力气,却还是难以挣脱出渔网的束缚。

  李牧鱼疯了一般地挣脱着渔网,绝望的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逃出去。泥沙翻腾,原本清澈的湖水,早已变得黑浊不堪,完全不能视物,自然也寻不到渔网的出口。

  逃过了天敌的捕杀,却还是逃不过被人吃掉的命运!在他刚刚触摸到修炼的门槛时,命运居然再一次和他开起了玩笑。

  给了他希望,又要断了他的希望。

  “这次简直是大丰收啊!没想到这林子里还有那么老大的一片大湖,湖里还养着这么一大群黑鲤鱼!简直不敢相信!”

  “嘘——你管好你的嘴,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么一个宝地儿,难保不会被人抢了去。”

  “哪儿能啊,大伯今天的事儿就烂在咱们肚子里,谁都不许往外提。这鲤鱼湖的鲤鱼如果卖出去,今年冬天咱们家就不用愁了!嘿嘿。”

  “小点儿声,别惊动了林子里的野兽。要是遇上豺狼虎豹,咱的命真就搁这儿了。”

  “我...晓得了。”

  黑瘦的青年警惕地看了眼四周,不敢再发出声响。这黑木林,可是凶名在外,使得不少猎人老手都栽在这片林子里。若不是他们家生活窘迫,实在是穷得揭不开锅。否则也不敢伯侄俩人,以身犯险,深入黑木林,寻找财路。

  黑瘦青年跟着前面的壮汉,两人扛着满满都是鲤鱼的渔网,谨慎地离开了湖泊,向森林外围走去。

  一路颠簸,由于长时间的脱水,渔网中许多黑鲤鱼早就已经一命呜呼,断了气。剩下那大半鱼,则蔫蔫地挤在渔网之中,有出气没进气,要不是偶尔还扑腾两下,那当真和死鱼没什么区别。

  李牧鱼挤在这狭小的渔网之中,虽同样离开湖水许久,却还没有到奄奄一息的程度。许是修炼久了,在此时,倒是能发掘出自己与其他凡鱼的许多区别。

  但活得久又如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按在案板上,菜刀一剁,任凭他怎么折腾,还是难逃一死,而且这五载的修为,更是化为泡影,凭白滋补了他人。

  我命真的休矣。

  哗啦啦——

  久违的湿润再次袭来,原本渔网中那几条半死不活的鲤鱼,一遇水,竟然吊住一口气,活了下来。

  “爹——好多鱼啊!”

  李牧鱼被倒入一个大盆之中,紧接着,那几条气息尚存的顽强鲤鱼,也被放入他这个盆之中。

  “爹,他们居然还活着耶。”

  一只小手不断拨弄着盆子里的鱼,搅的水花四溅,使得原本就蔫蔫地鲤鱼,更加萎靡起来。

  别特么搅了!

  李牧鱼不断躲避那只不安分的手。

  “爹,你看这条鲤鱼,好漂亮啊!还围着我的手打转呢。”

  壮汉瞅着那条颇为活泼的鱼,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这条墨色鲤鱼的鳞片,当真是漂亮至极。

  “大伯,没想到这鲤鱼窝里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条漂亮的家伙。听说城里许多富贵人家都喜好收购一些鳞片漂亮的鱼,我看这条鱼如果卖到那些大户人家,准能给出一个好价钱。”

  壮汉听着黑瘦青年的话,心里颇为意动起来。

  居然有活路!

  原本还抱着必死信念的李牧鱼,忽然激动了起来。

  扑通扑通——

  “爹,你看,这条鱼居然在翻跟头!”

  壮汉看着卖力表演的李牧鱼,心里也觉得把这条鱼卖给有钱人,不失为一条良策。

  “彘儿,你别弄它了,待会儿可别把这条鱼给弄死了。”

  “我才不会弄死它的!”

  嘴上虽在犟,但小孩的手却慢慢停了下来。

  这条鱼这么好看,他可要好好养着它。

  “彘儿,你娘呢?”

  “娘刚才去李大婶儿家了。”

  壮汉闻言,却皱了皱眉。

  “你把你娘唤回来,就说......就说爹回来了,有事儿找你娘。”

  “你让大哥去找娘,我要玩鱼。”

  “赶紧去!”

  小人儿听到父亲语气中的怒意,瑟缩了一下,一脸不情不愿地将手从水盆里收了回来,撒丫子往院子外跑去。

  “对了,彘儿......”

  “啊?”

  “你一会儿找你娘的时候别说家里有鲤鱼的事儿。”

  “知道啦。”

  壮汉见儿子跑了出去,便用眼神儿示意一旁的黑瘦青年。黑瘦青年朝着壮汉点了点头,悄然走过去,将院子的大门紧紧关了起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不曾想,他李牧鱼居然会凭着自已一身好看的鳞片,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真是,造化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