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黑白无常

  “呼——”

  阴风瑟瑟,在浓雾结界内足足绕到第七圈的时候,冥风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居然是一个半弃域……”

  重新化为实体,冥风眯着眼睛颇有深意地看着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过了许久,他才将目光移了开来。

  若此处真的是一个半弃域,那么,掌管此域之人,必然是天庭特封的天生神灵,身份之尊贵,比起他这个冥界皇子来讲,也不遑多让。

  “真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表情不似之前那般肆无忌惮,冥风打量弱水域的眼神中多了许多的忌惮。

  天生神灵不同于那些普通神灵,若是他轻举妄动,一向对天生神灵“呵护有加”的天庭,必然不会放过他。

  即使他手中握着李牧鱼“侵犯冥界气运”的把柄,冥风也不敢真的对一个天生神灵做出太过分的举动。

  “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他本想着,若是普通神灵,以“侵犯冥界气运”之事要挟,凭着冥风在冥界中的地位,那些普通神灵也不敢轻易与他造次。

  甚至是打杀了,拿这件事到天庭上分解,他也算是占理的。即使因杀神之事受罚,他也可以将彼岸花之事掩埋于地底之下,不与他人知晓。

  可是,若是对手是一个天生神灵,那么他这招绝对是无法行得通的。

  先不提,他如果真的杀了天生神灵,天庭对他会有什么样的惩处;单单是天生神灵所能施展的神域之力,也是他这个阴神,所不能轻易小觑的。更何况是到了人家的地盘,他更是束手无策。

  “呼——”

  身形一转,冥风重新重新化为一道阴风盘旋在空中,只是一瞬,阴风倒流,冥风并未再去靠近弱水域,而是身形一转,朝着与弱水域完全相反的方向飞去。

  “啪塔——”

  就在阴风消散的那一刹那间,浓雾一顿,一只若隐若现的幻魔蝶,正缓缓地扑打着翅膀,自浓雾结界中飞出。

  “走了么?”

  河伯府内,正透过幻魔蝶视角观察域外的李牧鱼,霍然睁开了双眼。直到冥风的气息彻底消逝,李牧鱼的眼睛才重新闭了起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按照李牧鱼的猜测,那个封锁了边际之地的阴神终究还是寻到了弱水域。

  可奇怪的是,他寻到此处,却并没有借机发难,而是在那个阴神自觉无法通过弱水域的浓雾结界之时,果断地选择了离开,而不是继续找弱水域的麻烦。

  说白了,这一次忘川河摄取冥界气运之事,若是当真按照天条来处理,他当真是完全不占理。

  可当那个阴神最终选择离开的那一刻,而不是借此将他告上天庭,李牧鱼便大致猜到此人的动机。

  一方面是那个阴神怕是早已知晓了彼岸花的奇异之处,但却选择封锁消息;而另一方面,则是那个阴神并不想将此事告知给天庭,从而自失先机。

  所以,那个阴神的离开,很可能是为了后手的准备,得以一击毙命,让他彻底失去还击的能力。

  “哗啦啦——”

  河水翻腾,暗藏汹涌,此时看似笃定的李牧鱼,心中却并不似表面那般的平静。

  事情虽然按照他的预想所发展,但事情没到最后,谁都无法真正的去猜测他的走向。这件事的后续能否如他所愿,那么只能凭着那三分的运气,以及他殚精竭虑的筹谋了。

  不求封神加冕,只求能在这偌大的棋盘之下,他那小小的弱水域,可以平安的渡过这此次的劫难。

  ……

  “呼——”

  阴风呼啸,在足足遁行了三天三夜之后,冥风终于跨过了大半个灵州,在一处死气浓郁的阴窟里,寻到了另一处冥界壁垒。

  由于无名海底有噬魂海妖把守,冥风不得不舍近求远,另寻他路,在连续不停歇地飞遁了整整三日之后,冥风总算是重新回到了冥界。

  ……

  冥王殿。

  “大皇子,冥王此时正在闭关,不宜打扰,劳烦大皇子回去等些时日,待冥王出关,属下便派人去通知大皇子。”

  冥王殿门口,一个头戴白色高帽,身着白色长褂的白脸女子,正低着头,拦在冥风身前,尖着嗓子说道。

  “无常使,我有要事求见冥王,此事若是耽搁,可不是你我能担待得起的。”

  没有理会身前的白面女鬼,冥风依旧自顾自地朝前走去,脚步丝毫没有因为禁令而有任何的停滞。

  唰——

  白影一晃,白面阴鬼直接瞬移到了冥风的面前,依旧低着头,拦着殿门,不肯退让一步。

  “大皇子,冥王有令,闭关期间任何人不得擅闯,若是大皇子再敢朝前迈一步,就就别怪无常失礼了。”

  “你敢!”

  火药味儿在二者之间瞬间炸了开来,针锋相对,看着毫不退让白无常,本就在心里窝着火的冥风,火气腾地一下就窜了出来。

  “慢着!”

  就在矛盾即将升级的时候,一道黑影直接插到了两人之间,挥袖驱风,阻止了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

  “冥王有令,命大皇子速速前去觐见。”

  黑帽、黑褂,一身浑浊黑气的黑无常,牢牢地挡在白无常身前,双手抱拳,语气也不似白无常那般尖苛,平滑的态度倒是令冥风憋屈的怒火,不由得重新吞了回去。

  “哼!”

  斧影一晃,冥风将握在手中的长斧又重新收了起来,狠狠地,瞪了黑白无常一眼,便自冥王殿的殿门直穿过去。

  “妹妹,你何必要挡他的去路?”

  见冥风走远,黑无常一把拉过一旁的白无常,语气颇为无奈地说道。

  “冥王的命令就是天,我身为冥王的护法,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人随意践踏冥王的尊严?”

  尖锐的嗓音自白无常口中吐出,听到自家妹妹的话,黑无常本就紧皱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

  “可他到底是冥界的皇子。”

  “在我眼中,只有命令,没有人情!”

  不知是否因为被自家妹妹气到,黑无常的头发,一下子就炸了起来,眼球充血,一副择人而噬的恶鬼模样。

  “哥,你的头发又炸了。”

  见到失态的哥哥,白无常自觉理亏,便善意地提醒了一句。可怎知,听到白无常的话,黑无常冲冠的黑发,炸得更起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