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气运亏损

  转生莲,可育生魂,亦可退海妖。

  对魂魄,则花香四溢;对噬魂海妖,则腥臭灼魂。

  一体两面,一阴一阳,虽生长于冥界,可转生莲对于冥界周遭的生长环境,却又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

  而生长于鬼蜮寒潭的转生莲,乃是冥风此次行程的主要目的之一。可其中因为有了“彼岸花”这个变故,使得没有拿到转生莲的冥风,在此刻,陷入了极为倒霉而又危险的境遇。

  “该死!”

  感受着身后越来越迫近的腥风,即使冥风将遁速提到最高,可是作为魂体,在这阻碍颇多的深海之中,即使冥风修为已至结丹期巅峰,但是比起噬魂海妖的深海水遁速度来说,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一些。

  “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冥风口中念咒,双手掐诀,在保持着高速游遁的前提下,一个黑色的布兜直接被冥风抛了出来。

  “开!”

  呼——

  阴风袭过,铺天盖地的阴魂自布兜中飞出,还没来得及挣扎,所有从布兜中飞出的阴魂,皆被冥风身后穷追不舍的噬魂海妖吞噬殆尽,连点儿渣都没剩。

  “回来!”

  见身后的噬魂海妖成功地被那些阴魂阻拦,冥风手捏法诀,收回锁魂兜,咬紧牙关,飞速地向着海面飞去。

  噗通——

  在牺牲了一百零九个阴魂之后,冥风终于成功地逃过了噬魂海妖的追捕,抵达了海面。

  “这帮畜生!”

  重新凝聚实体,此时冥风的脸色简直阴沉地都要滴出水来,眼含煞气,目露凶光,滔天的怒火几乎要冲破理智的枷锁。

  本以为是一场机遇,但没想到,在这片血色花海之后,竟然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深渊。

  若不是锁魂兜中的阴魂,成功地拖住了那些噬魂海妖。否则,他今日必定不会善终。

  “嗖——”

  飞离海面,趁着天边的太阳还没有升起,冥风迅速地在三角洲附近寻了一个地界,盘膝而坐,以补充体内消耗的法力。

  这一次,不仅是法力的缺失,对于冥风这种冥界阴神来讲,牺牲掉的那一百零九个阴魂,足足抹杀了他将近二十年的阴德与气运。

  神灵代表法则,是天道所选择的气运守护者。

  可是冥风作为一个冥界阴神,却是在危机时刻,选择牺牲掉自己的“信众”来保全自己。这种行为,无疑是折煞了他作为一个神灵所不能容忍的底线,让他与天道的初衷相悖。

  信众与神亲近,授人功德,则予人守护。

  可冥风所牺牲掉的这些本应该重归轮回的阴魂,他们死后的因果业障,也将由他们的守护者——冥风一人承担。其后果不仅是功德大损,就连成神之后的仙格气运,也将白壁生瑕。

  “呼——”

  晨曦微亮,闭目吐纳的冥风,在黑夜消逝的最后一刻,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

  鬼神畏光,即使是已经达到结丹期巅峰的冥风,也依旧不喜被日光照耀。趁着阳光还没有落到他的身上,身材颇为魁梧的冥风,竟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一把墨色的油纸伞。

  “许久没来上界,倒是忘了晒太阳的感觉了。”

  双眼微眯,冥风看着天边冉冉升起的太阳,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烦躁。

  “引魂花必须是我的!即便是抢,我也一定要把它抢过来!”

  目光微沉,此次气运大跌的屈辱,冥风已经尽数算在了那个胆敢“盗窃”冥界气运的贼子身上。

  若是这一次,冥风能够顺利地得到那些彼岸花的所有权,那么来日他所得到的功德气运,完全可以补足他今日的损失。

  不但如此,如果再凭借此次机缘,冥风借助彼岸花与忘川河这两样宝物,重新建立一个次神域,那么,他冥风将成为冥界之中,仅次于冥王之下的第二个超阶阴神,不会再到受任何人的制衡。

  转身,收敛起眼中的城府,肃清杂念,如今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彼岸花真正的主人,填补冥界气运,否则,他心中所想的这些,终究只是一个美好愿景而已,永远不会实现。

  “哗啦啦——”

  寻着忘川河的气息,撑着墨色油纸伞的冥风,顺着水道,一路朝着三角洲的上游飞去。

  水道渐稀,越往上走,一股滔天的声势,夹杂着浓重的水气,不断地扑打在冥风的身上。没多久,冥风竟发现,手中的油纸伞,竟有些潮湿。

  “好重的水气。”

  皱了皱眉,冥风继续沿着水域而上。越往上走,水域内的水路也逐渐减少,到最后,内类的分支水路也逐渐合并为依,化为一条湍急的河流,浩荡宽阔,波涛滚滚,如同一条蔚蓝色水线,将这片大地一分为二。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相同的蔚蓝,相同的不浮沉沙,犹如一块剔透的蓝水晶,这条河的模样,与边际之地的那条河,除了彼岸花,其他的地方简直是一模一样。

  眉头重新展开,眼冒寒光,冥风迅速地捏起一个法诀,重新化为阴魂之体,沿着河流,向弱水域飞去。

  “呼——”

  阴风袭过,浓雾滚滚,在遁入浓雾结界的那一刻,冥风的所有气息,尽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