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冥界皇子

  “哗啦——”

  巨浪汹涌,择人而噬,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冥风再一次唤出水中的长斧,朝着眼前“虚张声势”的丈尺高巨浪,狠狠去。

  “砰——”

  一声闷响,当锋利的长斧劈到蔚蓝色的巨浪时,冥风想象中的场景并未发生。

  这斧不似斧,浪更不似浪,铿锵的锐利并未劈断潺潺流水,反而如同千钧重山,一下子将冥风的整个身体钉入到土地之中。

  “恩——”

  一声闷哼,双臂用力,原本以为是不堪一击的水花,没想到,到后来,这水花的重量,却是让轻敌的冥风,吃了一记暗亏。

  “哗啦——”

  水花四溅,长斧再此挥动,即使这三米高浪足有千钧之重,可面对拥有着结丹后期修为的冥风,也仅是一发力的功夫,忘川河的攻势便直接被打破。

  “哗啦——”

  河浪汹涌,冥风见眼前这条无名河水,似乎还要对他发起攻势,不禁双脚一蹬,直接跳离了河岸。

  “没想到,区区一个边际之地,居然藏着这么一条野性难驯的灵河……”

  眸光忽明忽暗,冥风看向忘川河的目光,竟由冷到热,仿佛方才的攻击并没有令冥风恼怒,反而还令他对忘川河,升起一种极浓的兴趣。

  引魂勾魄的神秘奇花、烈性十足的桀骜灵河,光是这两样,就足以令这个几乎要被冥界所舍弃的边际之地,重新恢复气运根基。并且还有极大的机会,重新建立成为一个新的神域。

  “这一切,莫非都是那个小杂种弄出来的么?”

  双眼微眯,但转瞬间,冥风便摇头否定。

  这条河的源头,并非是冥界,而且,此河中所散发的气息,也十分纯净,并未惨杂一丁点儿死气。

  光凭这一点,冥风便可以断定,这条河的真正归属,应该是在上界。

  “无论是谁,胆敢侵占冥界的地盘,即使是天庭中人,也得付出代价才行。”

  更何况,河畔附近生长的诡异奇花,乃是他势在必得的东西。而这条河,比起“引魂花”来说,倒是显得没有那么必要。

  啪塔——

  灰白色的天空深处,一只宝蓝色幻魔蝶,正不高不低地飞在半空之中。

  云雾缭绕,在不靠近冥风的前提下,一朵灰白色的长云,将幻魔蝶的身影,牢牢地藏在天空之中。即使幻魔蝶飞了这么久,在地上深思的冥风,依旧没有找到天空上的异动。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

  冥界壁垒之外,李牧鱼通过神念,小心翼翼地操控着边际之地中的幻魔蝶,探听着忘川河旁所发生的一切。

  从彼岸花生变,到结界破裂,再到边际之地被冥界之人所察觉。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始末,即使他身在千里之外的云姆山,依旧可以通过他之前留在忘川河的幻魔蝶,看得一清二楚。

  “此人的修为,似乎已经达到结丹,应该是冥界中的地府神灵吧。”

  凭借冥风与忘川河的那一次交锋,李牧鱼也大体推断出了冥风的修为。

  可是,在李牧鱼还无法准确地推断出冥风身份之时,此时的轻举妄动,反而会让李牧鱼陷入被动之境。

  “若是冥远在的话,也不必这般麻烦了。”

  啪塔——

  幻蝶振翅,藏身在云雾之中的幻魔蝶,忽然朝着高空中飞去。

  “怎么回事儿?”

  通过幻魔蝶的视角,李牧鱼只看到一团黑色的阴风,瞬间席卷了整个边际之地。

  黑沙飞扬,尘土弥漫,随着那呼啸的阴风,幻魔蝶的视角也变得模糊起来。入目之处,皆是满目漆黑。

  “结界么?”

  就在阴风即将要吹到幻魔蝶身上时,李牧鱼直接掐断了二者之间的联系。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冥界神灵,应当是发现了藏身在云雾中的幻魔蝶,但只是无法确切地锁定到幻魔蝶的位置而已。

  而那无穷无尽的阴风结界,一方面应该是为了逼幻魔蝶出来,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掩盖忘川河畔的那些彼岸花。

  “看来,冥界对于彼岸花的看中程度,似乎比我想象中,还要重要得多重。”

  收回杂绪,李牧鱼也熄了继续去冥界的心思。

  如今忘川被人用结界封住,连同彼岸花也已被那个冥界神灵所发现。作为二者的拥有者,李牧鱼却对此并不着急。

  “鱼饵既然已经放出去,那我目前能做的,便只有等鱼来上钩了。”

  如果,李牧鱼不想在彼岸花之事被揭露之后,彻底沦为他人的棋子。

  那么,现在的他,唯有利用自身的先知优势,以及冥界对彼岸花的重视程度,为他今后的博弈,谋求更大的优势才行。

  “嗖——”

  方向倒转,流光即逝,李牧鱼不再继续耽搁,重新朝着弱水域的方向后退离去。

  现在的他,并不能对此刻边际之地的局势造成任何的改变。所以,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踪迹,乖乖回到弱水域以守代攻,才是到目前为止,最为稳妥的方法。

  ……

  边际之地,忘川河。

  自冥风进入到边际之地之后,他便隐隐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只是用神识探查许久,他又始终没有在四周发觉任何的不妥。

  “阴风,起。”

  双手握拳,交叉于胸,以冥风为中心,一股黑色的滔天飓风,自冥风的脚下,呼啸而出。

  “呼——”

  狂风嘶吼,凝聚成罩,只是瞬息之间,阴气逼人的飓风,便将整个忘川河及周遭的彼岸花,尽数笼罩在其中。

  “在那里!”

  操纵着阴风结界的冥风,猛然间抬起了头,向着边际之地的上空看去。

  只见在飓风的包围下,一只宝蓝色的蝴蝶突兀地出现在云雾之后,幻光连闪,连逃了数次,到最后还是被猛烈的飓风,给拍了出来。

  “我倒是要看你能往哪里跑!”

  拳开成爪,冥风朝着幻魔蝶的方向,不断握紧。

  飓风逆吹,随着冥风的动作,一个由阴风所凝聚而成巨大手掌,向幻魔蝶的位置抓来。

  任由幻魔蝶再如何拍打翅膀,周遭的风就像是锁链一般,不断地紧箍着幻魔蝶的飞行轨迹。

  “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