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封神征兆(三)

  这个名唤孟七的女鬼修身上,居然会有着成神的潜质!

  虽然之前偶有端倪,但直到现在,李牧鱼才真正的明确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身边这个看似柔弱无力的女鬼修,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起来。

  “收。”

  袖口一挥,李牧鱼将空中飞腾的混天绫收入到长袖之中。紧接着,足点虚空,趁着夜色渐深,收回混天绫的李牧鱼,直接摇身化为一道水色流光,冲破浓雾,向着无名深海的冥界壁垒飞去。

  ……

  冥界,鬼蜮寒潭外围。

  “怎么样,探出消息了吗?”

  迷雾结界之外,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脸型方正的浓眉中年男子,正握着一杆长斧,盘膝坐在地上。

  双目半睁,嘴唇未动,浑厚的声音自腹腔中传出,声响巨震,将一旁屈膝禀报的阴兵,震得直晃。

  “回禀主人,鬼蜮中的那只渡鸦,嘴严得狠,根本套不出任何的话。所以属下想……要不要直接强闯进去?”

  “闯进去?”

  闻言,盘膝坐在地上的魁梧男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朝着身旁的阴兵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虽未直视,但凶光已露。

  “她好歹和我还有些血缘关系,我作为兄长,怎么可能会擅自闯入自家人的神域?况且,她作为冥界公主,也不是区区一个蝼蚁,能干涉的。”

  扑通——

  淡淡的煞气一闪而过,但仅是如此,立在一旁的阴兵也不由得腿软了起来,沙尘四散,双膝狠狠地跪在了地上。

  “属下知错,请主人责罚。”

  “滚。”

  “遵命。”

  话音刚落,黑烟一瞬,得了魁梧男子的命令,原本跪在地上的阴兵,如蒙大赦,逃也似的消失在原地,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废物。”

  长斧一拄,拍了拍身下的灰尘,魁梧男子便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冥风,冥王座下长子,也是冥月同父异母的“长兄”。

  不比冥月的半妖血脉,这位冥界的大皇子,可是一个血脉纯正,天赋异禀的冥界皇族。

  而今日,他来到冥月所处的鬼蜮寒潭,其目的,也只是为了冥月所培养的转生莲而已。

  “恩?”

  就在冥风若有所思的时候,一道猩红色的血光,忽然自冥界的边际之地升起。

  不但如此,伴随着这道诡异的血光,在这片荒寂的地界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香气,伴着阴风,向四周荡了开来。

  “这股味道是……”

  嗖——

  仿佛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饥渴,仅仅只是一丝极淡的气味,却依旧让冥风的阴神之体,为止一颤。仿佛是一只手,不断地勾着自己的本能,向气味的来源地,不受控制地飞去。

  “结界?这里怎么会有结界?”

  大雾蒙蒙,似真似幻,虽然冥风在眼中所看到的,只是一片贫瘠的大地,以及一条即将枯竭的河流。但在这层看似高明的幻术之下,冥风却在其中,捕捉到到了一个极其明显的漏洞。

  “好高明的幻术,若不是结界已被破坏,否则我也找不到这里来。”

  深吸了一口气,冥风高举长斧,朝着边际之地外的结界,狠狠劈去。

  刀斧锐利,煞气凛然,仅是一击,边际之地外那层早已摇摇欲坠的结界,在起手间,便被劈了开来。

  “轰——”

  见结界破开,冥风握紧手中的长斧,挥开迷雾,只见在幻境之下,一条蔚蓝色的宽阔河水,正自西向东地流着。而在其中,最为显眼的,却是长满河道两旁,猩红似血的诡异奇花。

  “这些,到底是谁藏在这里的?”

  莫非是冥月?

  “呼——”

  阴冷的死气再次袭来,拂过蔚蓝,吹过猩红,夹带着沁人心脾的香甜,钻入一旁冥风的鼻腔之中。

  “原来是花香。”

  眯了眯眼睛,冥风收回手中的长斧,缓缓地朝着彼岸花丛走去。随着距离缩近,那股令他神魂战栗的气味,便越发的浓重起来。

  就在冥风即将跟随花香踏入忘川河时,一道冥光,突然在冥风的脑中炸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些花的香味,居然会有着吸引阴魂的神奇魔力!

  即便是像他这样的结丹后期鬼修,竟然也会别这股花香迷了神魂,更别提对其他那些小阴鬼的吸引力了。

  思绪电转,由最开始的惊愕,冥风的心情缓和了下来。

  “若是,这些花能为冥界所用,那么,在生灵之界的引魂之事,对于冥界来说,将再也不会构成任何的阻碍。”

  而且,若是引魂成功的话,不仅可以令冥界的气运得以恢复,还能使得一向依附于天庭的冥界,有希望恢复往日的独立!

  胸口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心绪火热,在想通其中关节之后,冥风看向彼岸花的眼神,不禁变得贪婪起来。

  “若是能将此花占为己有,那么,冥界所反哺的气运,很可能让我多年停滞不前的修为,彻底迈入结婴之槛。”

  不仅如此,发现彼岸花这么一个几乎可以改变冥界命运的救世之花,对于冥风在整个冥界的地位,都将有一个极大的抬高。

  甚至,这份功德足,以令以压倒性的优势碾压冥王座下的其他皇子。以及,那个处处与他作对的低贱半妖。

  冷芒忽闪,暂时掩盖住心中的恶念,冥风看着河岸满地的猩红,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思考,如何将此地,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恩?”

  当冥风想折下一朵彼岸花时,一种独属于天生神灵的第六感,让他的动作不由得停顿了下来。

  “不对。”

  冥风看着忘川河流淌的方向,一种淡淡的违和感,自他的心中一晃而过。

  “这条河,并不是冥界之河,反倒像是,从上界流下来的……”

  两条凶眉皱得极深,一步一印,绕开满地的彼岸花,冥风逐渐朝着忘川河探去。

  “哗啦——”

  就在冥风即将走到河畔之际,突然,河水暴动。

  原本看似平静的蔚蓝色河水,竟在电光火石之间,卷起一道足有三米高的巨浪,猛然间向冥风的方向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