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封神征兆

  灵州,云姆山。

  身处云海之巅的李牧鱼,依旧是一刻不停地吞吐着云雾之气。在一呼一吸之间,两道云柱顺着鼻息,不断地涌入到李牧鱼鼻孔之中。

  口中吐纳,随着气息的流入,云雾之中的浊气又顺着李牧鱼的口,不断地朝外吐出。

  周而复始,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李牧鱼全身上下的经脉,以及腹下的丹田,皆被云雾之气所填满。

  “收!”

  双目霍然睁开,随着一声暴喝,方圆数百里的云雾之气,皆在一瞬间,疯狂地向着李牧鱼的口鼻中涌入,比起之前的吐纳架势,还要再猛烈数十倍之巨。

  “云水相生,雾蔓弥天,神通,凝!”

  手中的法诀迅速地被李牧鱼打出,经过近两个月的参悟,《御水三千道》中的云雾变化,终于被他彻底掌握。厚积薄发,终于在这一日,第二枚水道的神通种子,终于被他成功地凝练了出来。

  “轰隆隆——”

  就在李牧鱼即将收工的时候,一道四月春雷,在整个云姆山巅,突然响起。

  “已经到了该下雨的季节了么……”

  收起法力,李牧鱼看着云层之后的惊雷,不知为何,一股强烈的心悸感,在他的心中勃然升起。

  “布了这么久的局,也算是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

  乌云逐渐聚拢,李牧鱼也不再耽搁,眯了眯眼,朝着西边眺望,随后又迅速地架起云头,化为一束流光,朝着弱水域的方向飞去。

  ……

  冥界,边际之地。

  海水翻腾,死气弥漫,看着边际之地内突升的异象,孟七的神情,在片刻间,不由得恍惚起来。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边际之地的彼岸花数量,不断地呈着几何倍数递增着。

  在此之前,孟七还能够凭借着自己与彼岸花的沟通能力,稍加控制一下。

  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却,孟七修为低微的短板,越发的明显。而她对于彼岸花的控制力,也因修为的缘故,越来越弱。

  终于到了今日,阴气躁动,彼岸花的氤氲香气,犹如一条凶猛的巨蟒,直接脱离了孟七的控制,冲破结界,向外围散去。

  “嗡——”

  就在孟七有些六魂无主的时候,缠在腰间的混天绫,瞬间弹了出来。

  红绫疯涨,还没等孟七反应过来,就直接将她裹挟在红绫之中,五花大绑,化为一束火色流光,消失在边际之地的天空之中。

  “噗通——”

  瞬息间,混天绫便携着孟七直穿无名海,再眨眼,红绫退散,被狠狠扔在地上的孟七,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袭水色加身,亭亭而立的李牧鱼。

  “神君——”

  孟七刚想起身叩首,便被一股似云似雾的柔力托了起来,食指轻放唇边,李牧鱼淡然地转过头,朝着孟七的方向看了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未多言。

  “呼——”

  春风料峭,卷起了满地的花香,氤氲的红色,也随着风声轻卷,铺满了弱水域的整片天空。

  “这些……难道都是因为彼岸花的香气,所造成的吗?”

  默默地退到李牧鱼身后的孟七,也跟随着李牧鱼的视线,抬头看向那漫天的火云红霞。

  即使是与霞光相似,可饲弄彼岸花许久的孟七,又怎么会认不出这红雾之中的味道?

  心中虽然满是疑惑,但是看着眼前沉声不语的李牧鱼,孟七也不敢出声询问,只是在心中不停地用她那少得可怜的修真知识,以及脑中莫名其妙的真实记忆,来估量眼前异像的因果。

  “既然无法继续掩藏,那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光明正大地向世人宣告了。”

  李牧鱼目不转睛地看着霞光漫天的天空异景,作为天生神灵的他,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异象之后的门道。

  彼岸花,作为一种可以保护阴魂横渡冥界的诡异奇花,一旦现世,便会成为天庭、冥界,所有神灵眼下的众矢之的。

  冥界封闭,与生灵之界相隔,除非是阴兵引路,否则大部分生灵死后所化成的阴鬼,都会无意识地在上界游荡,直到魂飞魄散为止。

  冥界养魂,死气沉重,对于阴魂来说,想要保住魂魄的唯一办法,就是打破生灵之界的壁垒,前往冥界。

  可是,自千年前起,冥界因丢失生死簿,气运大损,无论是阴兵,还是冥仙,皆是所剩无几,更别提能派出多余的兵力,去引灵州上界的孤魂了。

  所以,在此消彼长之间,随着天庭逐渐恢复生气的时候,冥界的势力,却始终是一蹶不振,不得不依附着天庭的扶持,来维持冥界仅存的气运。

  可是,若是彼岸花的引魂之效被冥界所得知,那么,冥界与天庭一直以来类似于“树与藤”的微妙关系,可能会被彻底地打破。

  而作为此事的导火线——存有彼岸花的弱水域,将会彻底沦为,冥界与天庭在棋盘博弈上的一个最初战场。

  而作为博弈场上的一枚小小棋子,李牧鱼如今所要考虑的,不再是想着如何从这个漩涡中脱身。更重要的,应该是思考,在这个漩涡中,他又如何才能够完整地保全住自己的弱水域。

  即使被牵连,也要在动荡不安的海啸中,平安地存活下来。

  “既然躲不过,那就唯有主动出击了!”

  弱水域的天空不断被染红,猩红似血,一阵阵摄魂心魄的甜腻香气,不但地在整个弱水域中蔓延。人头攒头,随着空中异象的声势越来越大,半妖城中的半妖也不禁开始探出头,向着空中望去。

  唰——

  当霞光的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亮之时,犹如红烛燃灭,所有的红光在刹那间,骤然消失,犹如幻境一般,突兀地那般不真实。

  “消失了?”

  孟七看着铺天的异象就这么突兀地消失,她也不由得微微一愣。可当她转过头看向李牧鱼的时候,不同于她的迷茫。

  李牧鱼仍旧死死地盯着天空,两条锋利的眉毛,在不自觉之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吼——”

  就在孟七忍不住想要出声询问之际,一声震天的吼叫声,犹如平地惊雷,在孟七的耳畔,一下子炸了开来。

  “气运化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