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气运连接

  “嗖——”

  携光破雾,云水生寒,李牧鱼卷着一身的极寒之气,遁入云姆山巅的云雾之中。

  此刻,云雾遮山,随着李牧鱼正式踏入到云姆山的范围之内,包裹在李牧鱼周身的云雾,便变得越来越浓厚。

  雾气茫茫,李牧鱼只是朝前随手一捞,顿时,云雾化雨,丝丝的凉意在整个手掌上化了开来。

  “冰、霜、云、雾……此处,倒是一个可以作为凝练云雾神通的绝佳场所。”

  李牧鱼看着眼前白雾茫茫的景象,不由得暗暗点了点头。

  《御水三千道》作为一种专门参悟水道变化的功法,云姆山巅的万云之景,是一个参悟云雾之道的绝佳地点。

  不出几日,李牧鱼相信,凭着自己在之前对于参悟“逝水法则”而得来的经验,他很快就能将“云雾”这种相对简单的水道变化,彻底地参透。到时候,神通加神,对于他这个刚接结丹没多久水神,将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

  “变。”

  心中下定注意,李牧鱼也不磨蹭,直接捏起一个幻诀,将自己的身体幻化成为云姆山上的一朵白云。

  放任法力,延伸感知,此时的李牧鱼,也不再继续控制自己的肉身,闭目凝神,放空心境,任由自己所幻化的那一朵云,在茫茫的云海中,随风飘荡。

  “呼——吸——呼——吸——”

  熟悉而又规律的吐纳声自李牧鱼的口鼻中传出,随着气息的收缩,在李牧鱼开始感悟云雾之道时,无穷无尽的山巅云雾,犹如滚滚洪流,疯狂地向着李牧鱼所幻化的云雾中涌去。

  如同一阵风,云雾看似在动,其实在吞吐间,已经被李牧鱼吞噬殆尽。

  聚——散——聚——散——

  随着云雾不断地汇聚,四周空缺的地方,又重新被补了上来。

  一张一弛,由水化汽,再由汽化云,置身在云海之中的李牧鱼,不断感知着周围的变化,渐渐的,身形显现,李牧鱼一头如墨长发,在云水转变之间,化为满头的苍白。

  ……

  冥界,忘川河。

  自李牧鱼离开之后,孟七便开始独自一人照顾起忘川河畔的彼岸花。

  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原本只有一小簇的嫣红,也渐渐铺满了整片河道。

  与弱水域的彼岸花不同的是,即使孟七已经封锁住了彼岸花的香气,但每逢子时,封印松动,原本对孟七唯命是从的彼岸花,却开始“不听话”起来。

  尤其是随着彼岸花的数量越来越多,那股猩甜诱人的香气,即便是孟七,也会不自觉的受到影响。稍不注意,彼岸花的香气,就会钻出李牧鱼所布下的结界,向外界传去。

  “收!”

  双手合拢,孟七有些吃力地控制着忘川河畔的彼岸花,足足过了一刻钟,孟七才将所有的花苞合拢。

  “呼——”

  见事情完成,孟七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由于她的照料,彼岸花的规模越变越大,即使她一刻不停的修炼,但是孟七修为增长的速度,还是远远比不上彼岸花的生长速度。

  所以,在最近一段时间,她又不得不开始先遏制住彼岸花的数量。可是长此以往下来,孟七还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若是我的修为能再高一些,也许就不必这么吃力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完成神君所托付的任务,尽早回到弱水域。”

  可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孟七每在冥界多呆一日,她心中的不安便会更添一分。即使修炼速度提升,但她的心中依旧忍不住升起回到弱水域的冲动。仿佛那里,才是她真正的避风港一般。

  “神君说过,忘川河的彼岸花数量,最好是越多越好,若是自己能将此处地界内全部种满彼岸花,那么,应该就能早一点儿回去了。”

  说着,孟七摸了摸缠在腰间的混天绫,将李牧鱼传给她的口诀又再次在心里默诵了一遍。

  安抚了心中的情绪,转过身,贴着忘川河,孟七便开始沉下心,令自己强行进入到修炼状态。

  “呼——”

  阴风瑟瑟,拂过忘川河,卷起一道又一道盘旋的水浪。水波汹涌,河水四溅,在卷到孟七的身旁时,忘川河的水珠却非常巧妙地避了开来,一滴都没有落到孟七的身上。

  哗啦啦——哗啦啦——

  日升月落,冰雪融化,在不知不觉之间,整片灵州大地已经开始笼上一层蒙蒙的绿意。

  遥看似草,近看却无,在有与无之间,一种独属于春的生机,在灵州的每一个角落里,悄然发芽。

  “彼岸花,收!”

  冥界的边际之地,孟七死死地操纵着遍地的彼岸花。

  黑气翻滚,阴风瑟瑟,在这片地界中,并没有因季节的变换而有太多的改变,依旧是灰蒙蒙的天,黑漆漆的地,死气弥漫,而不显任何生机。

  可在这偌大的地界上,又唯独那片被白雾所笼罩的河域,与周遭的一切,显得那般的格格不入。

  “不行了,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牙关轻颤,孟七原本施法合拢的手掌,已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在不知不觉之间,手掌连同身体,也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砰——”

  恍若烟花炸裂,在随着孟七身体倒下的那一刻,一股猩红色的氤氲香气,直接在边际之地扩散了开来,而笼罩在忘川河上的结界,仿佛是纸糊一般,在彼岸花香气爆发的那一刻,就直接化为一潭流水,散落在地上,让本就已经力竭的孟七,身体也跟着陡然一沉。

  “糟糕了。”

  唰——

  猩红色的花香,犹如一条冲破牢笼的擎天巨蟒,竟直接汇为一股红雾,沿着忘川河,向着冥界的通道结界蔓延而去。

  “啵——”

  似蛋壳破碎,红色的雾气很轻易地便穿过了屏障,犹如岩浆爆发,即使是在漆黑的深海,诡异的红雾,依旧一往无前地向着无名海的上方涌去。

  而此时,海底深处的那群凶名赫赫的噬魂海妖,在见到深海中弥漫的红雾之时,却是疯狂地向后逃窜,而不敢沾染分毫。

  “还是,守不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