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入忘川

  炼化阴兵?

  闻言,李牧鱼看向孟七的眼神不由得变得古怪起来。

  相处越久,疑点越多,明明是一个从未踏足过冥界的凡人阴魄,却又是如何知晓冥界阴兵之事?

  连他这个五品神灵都不太清楚的冥界辛秘,却从一个修为才堪堪达到练气期二层的小鬼修口中说出,这其中的古怪,也不得不让李牧鱼心生猜忌。

  “唰——”

  幻光一闪,李牧鱼直接跨到了孟七面前,双眸染黑,神魂侵入,仅是一瞬间的对视,李牧鱼便又重新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没有,还是没有。

  依然与第一次对孟七施展搜魂术的结果相同,李牧鱼所得到的讯息,仍然是一片空白,根本搜索不到任何关于前世的记忆。

  只是,孟七今日所说关于冥界的话,却又不得不让李牧鱼再一次怀疑孟七是否是某位高阶修士留下来的后代。

  可是,从神魂强度的分析结果上来讲,孟七的气息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修炼痕迹,除了三阴之体之外,孟七的神魂简直与普通凡人没有任何区别。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听到李牧鱼的诘问,孟七却依旧还是那副坦然决绝的模样。

  仿佛并未察觉到自己方才的失言一般,双膝跪地,腰身笔直,言语中的态度也是颇为诚挚:“妾身并不知这些记忆是从何而来,但是一听到冥界二字,妾身的脑中便会不自觉地浮现出关于冥界的片段。”

  听到孟七的解释,李牧鱼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那你还能想起其他的事情吗?”

  “不能了。”

  空气有些凝固,两人的气氛也因李牧鱼的不信任,而变得压抑起来。过了许久,默声不言的李牧鱼,才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压抑氛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使自身弱小,也不应该成为秘密被共享出去的理由。

  李牧鱼对孟七的不断逼问,以及施展的两次搜魂术,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对孟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对二人本就不平等的关系,更是蒙上了一程不确定的被动因素。

  “罢了,你起来吧。”

  与妖丹期的李牧鱼对峙了这么久,作为才堪堪修炼到练气期二层的孟七来讲,已经是精疲力竭。得到李牧鱼的同意,孟七才肯强撑起有些发软的双腿,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从今往后,你不必再向我下跪,我虽对你有恩,但是冥界之事过后,我们二人便两不相欠。你若是想继续留在弱水域,我也不会阻拦你。

  只是,我希望你始终要记住,你之前向我发过的心魔誓言。”

  闻言,孟七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又要向李牧鱼的方向跪拜,只是,双膝之间似乎有一道绵力托着,使得她始终无法跪下。

  “神君,你对孟七有再造之恩,不仅收留我,还赐予我功法,这些恩德,孟七即使赴汤蹈火,也无法偿还。所以,恳请神君能够准许孟七的请求,让孟七了却恩情。”

  李牧鱼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懒得再继续劝说。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尽了,两人的利弊关系他也已经明确点清。从今往后,孟七所做的所有选择,都与他李牧鱼无关。是留是走,只要在不损害弱水域利益的前提下,李牧鱼都管不着。

  “好了,你随便吧,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得了李牧鱼的逐客令,孟七也不敢再继续打扰。双手作揖,朝着李牧鱼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转过身,脚步踉跄,步伐铿锵,硬挺着脖子,不失礼数地离开了河伯府。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见孟七离开,李牧鱼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刚开始,他本以为孟七的执拗都只是伪装罢了,为的就是掩盖她的行事动机。

  可是相处越久,李牧鱼才逐渐发现,这个身躯羸弱,天赋极高的女鬼修,当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犟脾气。若是李牧鱼执意赶她离开,那她心中的那份执念,估计早晚都会演变成为心魔,反而善缘变孽缘。

  “随她吧。”

  ……

  哗啦啦——

  流水潺潺,星汉灿烂,孟七在彼岸花的保护下,非常轻松地浮上了岸。

  月光清冷,太**纯,难得没有乌云的晴朗夜空,孟七却忽然没了修炼的心思。

  她叫孟七,是一个不想忘记前尘的女鬼。

  其实她对李牧鱼所说的话,几乎都是真的。虽然她不想忘记前世之事,但对于死前的种种,她却是连一丁点儿也记不起来。即使她拼命地去回想,但想起来的,唯有心中那团化不开的怨恨。

  “啪塔——”

  宝蓝色的幻魔蝶不断地在花丛中轻舞,清影窈窕,踏着水波,孟七漫步到如血似火的彼岸花丛之中。

  随手摘下一朵彼岸花,但每一朵花上,却失了从前的香水。

  由于李牧鱼的要求,所有彼岸花的香气,皆被她封锁。而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再有阴鬼寻着香味,偷渡到弱水域,徒惹得冥界猜忌。

  “唉——”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即使是向李牧鱼这般的结丹期修士,有些事情,还是要谨小慎微,不得自由。

  更何况是她,一介小小鬼修,若是没了李牧鱼的庇佑,随便一个人,就能随手将她料理了,更别提今后能有什么好的修炼前景。

  “女子生来弱势,独自修炼更是百倍坎坷,想要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唯有实力,才是女修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根本,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鬼修……”

  夜晚的风,吹得格外的冷,风声阵阵,好似繁星的呜咽,将月下的身影,吹得更加支离破碎。

  ……

  “噗通——”

  李牧鱼捏起幻觉,将自己的身影迅速地融于海水之中,一路无话,这一次前往冥界的路途,倒是没有再遇上深海中那些缠人的噬魂海妖。

  “啵——”

  似气泡破裂,李牧鱼很轻松地便穿过了冥界的结界,依然如上回那般,寻着忘川河的水气,李牧鱼很轻易地便找到了边际之地。

  “散。”

  长袖一挥,笼罩在边际之地的幻术骤然一消,原本死气沉沉的忘川河景,霎时间,就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果然,忘川河的壮大,已经是无法阻止的趋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