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新的气运

  消失了?

  李牧鱼的眼中闪过片刻的思索,但转瞬间,眸光转明,一丝明悟将他心中蓄藏已久的迷雾,渐渐吹散。

  若是他的猜测正确的话,穿过冥界壁垒的阴魂,应当是那个心甘情愿服下彼岸花的那一个。

  而孟七口中所说的已经消失的阴鬼,则应该是那个神魂浑浊,浑身浴血的“三叔”。

  至于消失的理由,那必然是在潜入深海的途中,被潜藏在黑暗中的噬魂海妖吞噬殆尽。

  “我们走吧……恩?”

  就在李牧鱼即将要驾云离开的时候,他十分清晰地感受到,有一缕功德气运,就在方才,融入到他的仙格之中。

  不仅如此,那缕功德气运似乎是在除了他之外,还额外分出了另一缕,向他身边的女鬼孟七飞去。只是,因为孟七没有仙格的缘故,那缕气运只是绕着孟七的鬼身转了一圈,便消散不见。

  “神君?”

  李牧鱼定定地看着一旁的孟七,过了许久,才将视线缓缓地移了开来。可是,仅凭这样,就足以令孟七这个刚刚踏足修炼的鬼修,倍感压力。

  “今晚之事,不要让旁人知道。”

  闻言,孟七微微一愣,便迅速地点了点头,回道:“孟七绝对不会泄露关于弱水域的一分一毫。”

  “恩,我们回去吧。”

  水光消逝,天边的日头也渐渐升了起来,晨曦微亮,半妖城的半妖们也从春节的喜闹中,重新踏上了生活的正轨。

  闲适、平静、安宁,若是没有忘川的变故,李牧鱼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守钟的老人,日复一日,看着弱水域的众生百态,在时间的轮回中,不断地重复着生活的过往,犹如一潭池水,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

  “李牧鱼,我从今天开始也要开始闭关啦,再过不久,我就会赶上你了!”

  “李牧鱼,这么久都没见面,要不要来我的熔岩山坐坐,听说你都敢和梦神对着干了!硬气!”

  “李牧鱼,我现在已经到冀州了,这里的风景也很美,只是唯独,缺少你的琴……”

  “李牧鱼,你什么时候来白虎岭看我啊?你是不是早就把老娘给忘了!”

  ……

  林林种种,李牧鱼不断摊开手中的传讯纸鹤,嘴角噙笑,目光柔和,听着一句又一句来自远方朋友的慰问,让他那颗逐渐孤独的心,竟在一瞬间,变得活络起来。

  “只可惜,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收到冥远的任何消息……”

  去年的时候,他曾前往冥界赴二人的相见之约,只可惜,人虽至,但二人的约定却还是落了空。而且过了许久,李牧鱼留在鬼蜮寒潭的那只幻魔蝶,也始终没有再飞回来。

  咚咚咚——

  “神君,您昨日吩咐孟七封锁彼岸花香气之事,已经全部都完成了。”

  闻言,李牧鱼收回了桌子上的传讯纸鹤,手指轻点,河伯府的大门便悄然打开。

  “进来吧。”

  “是。”

  长发悬腰,血花藏发,短短数月的修炼,孟七与初来时相比,已经完全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改变。

  阴气森森,怨气缭绕,可是在孟七的刻意压制下,她身上的那股滔天的怨气,已经被收敛了不少。

  “练气期二层,你最近的修炼倒也算是勤勉。”

  “孟七的修为,皆因神君之赐,神君对孟七的恩德,不敢相忘……”

  抬了抬手,李牧鱼制止了孟七接下来的话,拢好袖子里的纸鹤,抬眼说道:“好了,多余的话不必重复讲,我今日叫你来,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神君请讲。”

  啪塔——

  幻蝶振翅,宝蓝色的幻影携着一条长长的光尾,飞到了孟七的面前。

  “弱水域终究不是一个适合鬼修修炼的地方,所以,我打算将你送到冥界。”

  闻言,孟七低垂着的头,猛得抬了起来,眼神慌乱,看向李牧鱼的神情,也不似以往那般镇定,反而,还有些惊疑。

  “神君,孟七不愿离开弱水域,更不愿去冥界,只求神君能将孟七留在这里,不要逐孟七离开。”

  看到孟七的慌乱,李牧鱼反而有些不解。

  他当初救她,虽然只是因为想要探究孟七与彼岸花之间的关联,但说到底,两人的关系更像是主仆,孟七并没有多少人身自由。

  而如今,李牧鱼要放孟七离开弱水域,此时有了修为的傍身,前往阴气浓郁的冥界,对于孟七这种鬼修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幸事。可是,又反观孟七神情,眼中的焦急却又不似作假,难不成,短短几个月的相处,就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女鬼,爱上了弱水域不成?

  摇了摇头,既然主意已定,李牧鱼也不会因此而动摇,只是淡淡地看着眼前的孟七,正色说道:“我对你有恩,所以,这份恩情你必须要还。而且,我送你去冥界,也不是做什么老好人,或者是赶你离开,只是有一件事,不得不派你去冥界完成。此事一旦结束,或去或留,我都不会阻止。”

  听到李牧鱼的话,孟七原本换乱的表情,也渐渐镇定了下来。

  说到底,他们二人其实就是互利互惠的关系,只是李牧鱼对孟七有再造之恩,即使是被利用,孟七也绝对不会生出任何怨言。而此刻,听到李牧鱼话,她知道,这一次并非是李牧鱼要赶她走,而是,有些事情必须要她去办,不容她推拒。

  “神君所托之事,孟七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只是,在事成之后,恳请神君能继续留孟七于此,而不要将孟七送到冥界。”

  “为什么?”

  听到孟七的话,李牧鱼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

  冥界作为鬼修的修炼天堂,凭着她三阴之体的资质,不出百年,必然能够结丹。可是她选择留在弱水域,无异于是抛下了未来的无限前途,反而会让李牧鱼觉得,她另有所图。

  “因为……我不想被炼化为冥界的阴兵!”

  句句锥心,言之凿凿,孟七低垂着头,咬紧牙关,仿佛用尽了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一口气将胸中的怨气,全部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