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魅术

  清冷的月光,泠泠的冬水,在万籁俱寂的悠长河道上,两只形容枯槁的野鬼,正顺着河水的上游,向弱水域的方向飘去。

  “又是阴魂?”

  李牧鱼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两只徘徊在浓雾之外的孤魂,两条狭长的眉毛,不由得疑惑地皱了起来。

  “唰——”

  幻光一闪,李牧鱼的身影便融入在黑夜之中,坠着黑云,跟在那两只阴鬼身后。

  “去。”

  指尖一弹,两只幻魔蝶便从李牧鱼的袖子中飞了出来,飘飘摇摇,犹如两只黑夜中的精灵,落在两只阴鬼面前,扑闪着翅膀,为两只阴鬼指引穿过迷雾结界的方向。

  “好香——好香——”

  鼻尖轻动,那两只披头散发的阴鬼,正仰着头,嗅着鼻子,跟在幻魔蝶身后,向着弱水河畔的彼岸花丛飞去。

  “好香啊——这些花好香啊——”

  当两个阴鬼进入到弱水域之后,飘在两鬼头上的李牧鱼,就直接就撤掉了身上的幻术,用眼神叫停了本想阻拦两鬼的孟七,李牧鱼就这么高高在上的,看着这两鬼的一举一动。

  “咦?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

  仿佛是从睡梦中惊醒,其中一只看起来年纪较小的阴鬼,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身下的彼岸花,双目瞪得老大,紧接着,惊恐犹如无尽的潮水,瞬间将他吞没。

  “对了!我好像是生了重病,一直躺在床上来着。可是,我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三叔?你难道是三叔!?”

  身体疯狂地战栗,目眦欲裂,那只年纪较小的阴鬼,满脸惊惧地看着浑身浴血的三叔,一时间,他的意识竟然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他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而在空中一直旁观的李牧鱼,却是皱了皱眉,刚想对着那个疯癫的阴鬼施展一记失魂术,以阻止他继续尖叫。

  可在这时,原本静立在一旁的孟七,却不顾李牧鱼的命令,从夜幕中飘了出来,落在了这两只一疯一呆气息微弱的阴鬼面前。

  “欢迎来到弱水域——”

  玉足轻点,一身黑布麻衣的孟七,却是踏着彼岸花的花枝,走到了两个阴鬼的面前。

  月光倾洒,玉面生辉,原本陷入癫狂的阴鬼,在见到孟七之后,他的心,竟然十分神奇地平静了下来。

  “是魅术么……”

  藏身在黑云中的李牧鱼,看到孟七的动作,手上准备施展的法术也悄悄地熄了下来。

  双眼轻眯,李牧鱼静静地看着身下三鬼的互动,不知为何,他竟有些犹疑起来。

  “这个孟七,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即使修炼不久,但作为三阴之体的拥有者,孟七的鬼修之途可以说是相当顺遂。

  不仅进阶奇快,而且她在修炼一些神魂法术时,表现出了十分惊艳的天赋。而其中,这魅惑之术便是孟七最为拿手的法术之一。

  “你是谁?”

  恢复了平静的小阴鬼,有些瑟缩地看着伫立在彼岸花丛中的孟七,原本心神惊惧的他,也不知为何,当他看到孟七的那一刻,他的心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

  仿佛面前的这个陌生女子不是旁人,而是他的至亲一般。

  “我是带你回家的人。”

  “回家?你能带我回家吗?”

  看着眼前这个激动的小阴鬼,孟七笑着从河畔上折了两朵彼岸花,香甜袭人,笑容亲善,在眼波流转间,两朵猩红似血的彼岸花,便被递到了两个阴鬼的手中。

  “忘却尘世,弃忧弃扰,吃了它,你便可以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

  瞳孔有些发散,仅是一瞬,那个小阴鬼便将手中的彼岸花狼吞一般地咽入腹中,而这期间,那个小阴鬼也不忘为他的三叔喂下彼岸花的花瓣。

  “这样……就可以了吗……”

  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那个阴鬼的眼神一下子便变得呆滞了起来,魂随风动,红光即逝,孟七也未多言,只是默默地退到了一旁,看着那个自愿服下彼岸花的小阴鬼,跌跌撞撞地,向着无名海的方向走去。

  “呜呜——呜呜——”

  见同伴远去,那个被称呼为“三叔”的阴鬼也不久留,沿着弱水河,呜咽着,随着前人,一同消逝在茫茫大雾的边际。

  “嗖——”

  流光飞逝,见那两个阴鬼走远,李牧鱼也不问缘由,直接捞起站在地上的孟七,驾着云,远远的坠在两个阴鬼的后面。

  “噗通——”

  水花四溅,潮海声吟,茫茫无尽夜,两只孤魂,在幻魔蝶的指引下,沿着浓雾下的河川,没入到海岸地平线之下。

  “你就这么确定,彼岸花可以保护他们,避开那些噬魂海妖的攻击吗?”

  “妾身不知。”

  “那你又为何要擅自这么做?”

  闻言,孟七确实停顿了一下,有些迷茫地看着李牧鱼,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神君,方才的一切,其实并不是妾身主动要去做的,而是彼岸花,是它们告诉我,可以这么做的。”

  “彼岸花?”

  凉凉的海风扑打在李牧鱼的身上,两个人驾着云,一路跟着那两只阴魂飞到此处。

  今日不是鬼节,而且此时也并非是子时,可是这两个吞食了彼岸花的阴鬼,却是颇为自觉地沿着弱水河,一路来到了这里,魂归入海。

  孟七的话,李牧鱼其实并不相信,但是发生在孟七身上的一切,却又让他的不信,全都化为了怀疑。

  孟七是一个能操纵彼岸花的女鬼,若说她能与彼岸花沟通,也并不是毫无根据。

  只是,孟七和彼岸花之间的牵连越深,李牧鱼对孟七身份的怀疑便越甚。

  他曾经猜测,孟七的前世很可能是楼兰中人,又或者,孟七的本体,其实就是在楼兰古国,一直与他对话的那个鬼魅女声。只可惜,这一切的猜测,李牧鱼却并没有任何办法去证实。

  “神君——”

  清了清脑中的杂绪,李牧鱼的注意力又被孟七的声音拉了回来。

  “怎么了?”

  “神君,我刚才感觉到,已经有一只阴鬼成功地进入到冥界地域。”

  “那另一只呢?”

  “消失不见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