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彼岸花的香气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三句残念,形同鬼魅,李牧鱼只记得,似乎是在楼兰开启的那一刻,这句话便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经久不散。

  而如今,当他看到孟七操纵彼岸花的场景时,这个沙哑的女声,便又重新自他的记忆里渗出,让那本已被封锁在心底的声音,再次重现。

  “是错觉么……”

  李牧鱼拾起地上的纸伞,放在了彼岸花丛之上,站起身,足尖轻点,一个起落间,李牧鱼便遁入到弱水之中。

  ……

  “神君……”

  “你不必说了。”

  月光下,一身麻衣布衫的孟七,定定地看着河畔垂坐的蓝衣少年,一时间,她的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怆。

  他,终究还是无法容得下我么……

  这一次,是距孟七上一次在烈日下,以死胁迫李牧鱼施救的第三次哀求。

  可是,这一次,李牧鱼对她的态度却依旧十分冷淡。

  “神君,孟七并非是不想坦白我的过去,只是……每次我一回想,胸口便会发了疯似得疼痛……所以,并非是孟七有意隐瞒,只是,不得不如此……”

  闻言,李牧鱼依然没有转过身,单手撑着下巴,睁着眼,静静地看着流淌的弱水。

  “神君,孟七不敢妄留于此,只是,我想恳求神君,能否给孟七一个明确的答复,好让我……彻底死心。”

  “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可以操纵彼岸花的?”

  孟七的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李牧鱼不回应的准备,可是,当她真切地听到耳边传来的清冷的声音时,她的心里没有得忽然一喜。

  “自妾身第一次来到弱水域时,我便发现,弱水河旁的这些彼岸花,似乎与我十分亲近。”

  “亲近?”

  起身,凝视,夜幕下,李牧鱼平静地看着站在岸旁的孟七,目光如水,犹如两点寒星,让孟七的心,不禁发冷了起来。

  “发心魔誓吧,如果有一日,你背叛了弱水域,那么就魂飞魄散,神魂撕裂,永世不得超生。”

  闻言,孟七微微一愣,但随即脸上的神情便激动起来,三指对月,双膝跪地,按照李牧鱼的要求,一字一句,诚挚无比地发了一个冗长的心魔誓,而且比李牧鱼所说的背誓后果,还要严重十倍。

  “你所求的是什么?”

  睫毛低垂,夜凉如水,听到李牧鱼的声音,孟七原本激动的表情也不由得一缩,过了良久,才抬起头,直视着李牧鱼的双眼,铿锵地说道:“妾身,想要修炼。”

  “为什么?”

  “因为……妾身想要活下去。”

  字字灼人,句句锥心,李牧鱼看着孟七挺得极直的脊背,竟在一瞬间,他的心绪有了片刻的恍惚。

  对啊,活着。

  这个世界上,哪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呢?

  活着,好好的活着,活得更好,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微不可查地吐了口气,李牧鱼看着跪在地上的孟七,开口说道:“你如今修炼,唯有走鬼修之道。而此道艰难,一旦踏上,便永远失去轮回转世的机会,即便是如此,你也要依然选择修炼吗?”

  “是。”

  “不后悔?”

  “不后悔。”

  哗啦——

  皎洁的月光倾洒在冰凉的河水之上,沿着地面,落在脸庞,晃得人眼前生辉。

  隆冬的夜风,似乎格外的寒冷,拂过半妖城,拂过彼岸花,也拂过河畔旁,两个世间尘埃那颗颤抖心。

  ……

  二月,春节。

  暖洋洋的灯火,明晃晃的照亮了整个半妖城中。

  鞭炮作响,喜气飞扬,从前被愁云笼罩的半妖,早已一改往日悲沉,希望、憧憬、幸福,种种原本不属于半妖的情绪,却在此刻,在所有人的笑声中迸发而出。

  仿佛是置身在世外桃源一般,让这些身世凄苦的半妖,远远地离开了那片记忆中的哀土。

  “牛蕊——牛蕊——”

  烛火下,一个身着粉衣的女子,正孤零零地跪在忘忧树边的河伯神像旁,双手合十,有些落寞地看着神像下的贡品,对着身后的呼唤声,却是恍若未觉。

  “牛蕊,那在做什么呢?怎么不理人?”

  脚步走近,粉衣女子的肩膀微微一颤,便拭了拭眼角的泪水,站起身,对身后的人说道:“金鳞大哥,是你啊,我刚才正参拜神君大人呢,一时间入了神,没听到你的声音。”

  金鳞看着牛蕊眼下的泪痕,心中有些明了,此时正逢春节,而牛蕊,必然是想念他的父亲——牛蛮“城主”了。

  “我们一会儿要放烟火,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听到金鳞的话,牛蕊点了点头,努力扬起一个笑容,脆声说道:“好啊。”

  两道人影渐渐自弱水河畔走远,而此刻,两道虚影,却在两人走后,悄然出现在忘忧树旁。

  “神君,她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蛮牛精的女儿?”

  “恩。”

  “那神君,弱水域难道真的要排斥除了半妖以外的生灵吗?”

  闻言,李牧鱼却是向一旁的孟七看了一眼,过了片刻,才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的职责是守护我的神域,如果时机适合,弱水域也不会排斥接纳新的信众。”

  “孟七明白了。”

  李牧鱼没有继续回话,只是朝着半妖城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便踩着风,向弱水域的上空飞去。

  “呼——”

  寒风瑟瑟,李牧鱼坐在云端之上,透过浓雾,俯瞰着弱水的全貌。

  仅仅是两个月的时间里,弱水河右岸的彼岸花,已经铺满了整个河畔。

  不仅如此,原本没有气味的彼岸花,在孟七的悉心照顾下,竟变得越来越香。冷风一吹,这股属于彼岸花的独特香气,便会顺着弱水河,向整个弱水域蔓延而去。

  如今,即使是在弱水域外,李牧鱼也可以闻到藏在寒风中若有若无的香甜。

  “恩?”

  就在李牧鱼百无聊赖地看着身下风景之时,一股轻微的气息波动,正自弱水外的河道上隐晦地传来。

  “这是……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