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彼岸花护主

  十二月,隆冬。

  距离李牧鱼出关的日子,又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而在这段时间里,李牧鱼可以说是成为了天庭藏书阁的常客。

  无论是冥界、阴魂、楼兰、还是阴间条例,凡是关于这方面的书籍,无一例外,李牧鱼都大致的翻阅了一遍。

  可是,对于忘川河过界的解决方法,他却始终没有找到。

  “哗啦啦——哗啦啦——”

  弱水流淌,红蕊簇簇,即使是寒冬,但是弱水河却并没有结上冰层,犹如河畔的彼岸花,即使是在最冷的冬天中,依然亭亭玉立,甚至开得越发的繁茂。

  “神君,你找我。”

  就在李牧鱼站在河畔出神的时候,栖身在彼岸花中的孟七,便撑着一把油纸扇,轻飘飘地落在李牧鱼的身后。

  “孟七,你上回和我说,你对于生前的记忆,完全都记不得了,是吗?”

  “是。”

  “你甚至连你是如何死的,也忘记了,对吗?”

  瞳孔忽然一缩,伞柄微颤,原本低着头的孟七,闻言,却是不自禁地抬起了头,对上的,只是李牧鱼那一双微凉的双眼。明明是阴体,但她却又觉得浑身发冷,连同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好冷!

  “你之所以能横渡弱水河,是因为你是阴时阴历阴日所出生,乃是修真界中的三阴之体,然后又恰逢阴气最重的鬼节,受到阴气滋养,使得你的魂魄在弱水的冲击下,没有轻易溃散,只是……”

  话音一顿,李牧鱼看着眼前面如白雪的孟七,从她的双眼中,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惊悸与恐惧,只是这一切的情绪,却又被她天生不屈的刚正性子,给硬生生的压了下来,挺而不言。

  “只是,光凭着阴气,你还是无法抵抗得了弱水的千钧重量,所以,保你横渡弱水的,不止是阴气,还有藏在你体内的那份滔天怨气。”

  轰——

  言罢,孟七只觉得天上有一道雷,直接劈到了她的头上,脑中炸裂,双耳轰鸣,甚至是手上握着的伞,几乎都有些拿不稳,险些将魂体暴露在冬日烈光之下。

  “所以,你的死,定是惨死,所以才会滋生如此大的怨气,使得你在横渡弱水之时,保住了你的魂体不被压灭……”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李牧鱼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战栗的女鬼,也适时的闭上了嘴。

  按照孟七的反应来讲,他的猜测应当是正确的。而且,孟七的记忆,根本没有消失,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被她尘封在脑海深处,而不愿被提及。

  “给你。”

  就在孟七咬牙强忍的时候,一朵猩红色的彼岸花,自河畔旁飞来,花蕊轻荡,迷离的光泽不断地自花蕊中溢出,闻之,香甜沉沦。

  “这是……”

  孟七抓住飘在空中的彼岸花,看向李牧鱼的眼中,却有些惊疑。

  “忘却尘世,失魂失忆,彼岸花可以助你彻底地抹除掉你想要忘记的记忆,方法很简答,择一朵花瓣放入口中,选择你想要忘记的一切,随后,你便可以得到解脱,免得到时候你被怨气吞没神志,化为厉鬼。”

  闻言,孟七眼眸微动,有些挣扎地看着手中彼岸花,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只是这样,就可以吗?”

  “当然,只是忘记的前提是,你一定要心甘情愿,不能有一丝的勉强。”

  “好……好。”

  轻择花瓣,孟七颤抖着手,将一瓣血色,吞入口中。红光微闪,即使孟七是阴魂之体,那是彼岸花的花瓣依旧化为一缕魂香,没入到孟七的识海之中。

  “咳咳——”

  胸腔抖动,吞下花瓣的孟七,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带着颤音,连着哭腔,只是一瞬,孟七弯下的腰,便又重新地挺直了起来。

  “神君,可以了吗。”

  李牧鱼看着脸色越发惨白的孟七,眯了眯眼,却并未回答,直到孟七抬起头,李牧鱼才淡然地动了动嘴。

  “既然你不愿,那我也不会逼迫你,只是,你身上的怨气过重,不宜在弱水域久留,否则,你一旦失去神志化为厉鬼,我对你,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孟七闻言,抬起的头,又重新垂了下来,睫毛微颤,握住伞柄的手,愈发地紧了起来。

  “你若想好,便离开吧……”

  “神君——”

  砰——

  纸伞落地,双膝下跪,灼热的日光一下子便落在了孟七的身上,魂冒青烟,滋滋作响。

  只是跪在地上的孟七,却是恍若未觉一般,决绝地仰视着身前的李牧鱼,尖声说道:“神君,妾身虽为一缕残魂,可身死而怨气不消,不愿轻易忘记死前的一切,恳请神君能够收留妾身,从今往后,做牛做马,为奴为婢,妾身愿誓死效忠神君。”

  “就凭你?”

  李牧鱼看着曝光在日光下的孟七魂体,越来越微弱,但是李牧鱼的神情却依旧淡漠如常,并不因她以死相迫,而有任何动容。

  “妾身虽然没有修为,但妾身却可以为神君照看彼岸花……”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孟七捂着胸口,看着眼前根本对她不为所动的李牧鱼,日光的灼烧已经让她的神志越来越模糊,怕是在过不久,她好不容易在彼岸花中修养好的身体,怕是要重新灰飞烟灭了。

  银牙轻咬,素手一挥,顿时,河畔的彼岸花竟随着孟七的指引,在她的周围飘动,花香四溢,原本没有味道的彼岸花,竟在孟七的指挥下,散发出极其浓郁的花香。

  “你居然能操纵彼岸花?”

  唰——

  就在孟七即将昏迷的那一刹那,漫天的花香骤然一凝,犹如水流一般,将孟七的阴魂之体包裹在内,香风一袭,魂体入花,一如初时,孟七的身体竟然直接被吸到了彼岸花的花蕊之中,没了动静。

  “没想到,彼岸花居然会主动地保护孟七,这个女鬼的身份,倒是越来越古怪了……”

  李牧鱼看着河畔上迎风飘摇的彼岸花,不知为何,一道鬼魅的女声,却随着他的回忆,在他的脑中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