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孤魂孟七

  仅是数月,弱水河畔之上,便开起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

  红蕊簇簇,迎风招摇,而令李牧鱼奇怪的是,这些彼岸花仅仅只是在有荒漠的那一岸绽放,而入了冬的右岸,却连一朵花都没有,入目之处,唯有银霜。

  “幸好这些新开的彼岸花上,没有蕴藏楼兰法则,即使是对外流传出去,也可以说是我自己无意间培育的,只是,这花的奇特之处,却又不太好对外解释……”

  七日前,李牧鱼便已经将一身的太阴法力,按照《御水三千道》中的凝练之法,尽数炼化为一枚冰雪神通。

  再此之后,他并没急着去参悟新的水道神通,而是拿出他封藏在袖子中的那朵彼岸花,开始认真地研究了起来。

  花开三日,经久不败,这彼岸花的特性,根本就不似寻常的花朵,不仅没有香味,而且在摘下来的数月之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衰败,或者枯萎的迹象,反倒是花蕊之上,还开始孕育出一种极为纯净的死气。

  明明没有花香,但是嗅之,却又在神魂深处,感觉得格外香甜。

  “忘记尘世,失魂失忆……”

  李牧鱼根本就不会想到,就这么一朵看似普普通通的花,居然会有着让人忘却凡尘记忆的功效。甚至比起九州中邪名赫赫的“失魂花”,威力甚至还要更盛几分。

  只是,失魂花的“失忆”更像是强迫性的魔花,而彼岸花,却是要求被施放者,心甘情愿地接受才行,反倒是救人于苦恼的佛花。

  “呼——”

  料峭的寒风,跨过弱水河的河畔,扑打在彼岸花之上,花瓣摇摆,神魂迷惘,竟让一旁的李牧鱼,有些看痴了。

  “此花的用处,还是要率先告诉半妖城的那群半妖比较好,否则,一旦发生了意外,也可以让他们先有个准备……恩?”

  就在李牧鱼静心思考之际,忽然,一丝若有若无的阴风,淡淡的,自他的右手边传了过来。

  “是谁?”

  手握成爪,朝前一吸,在万花丛中,一朵看似极为普通的彼岸花,一把被李牧鱼从地上拔了出来。

  弱水成链,幻化为牢,直接将他手中的彼岸花,牢牢地锁在半空之中。

  “你还要在里面藏着吗?”

  语气冷淡,李牧鱼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彼岸花”,直到李牧鱼的威压要将“彼岸花”完全包裹住的时候,一个气息微弱的女声,自彼岸花中,颤抖地发了出来。

  “请……请神君饶命……放过妾身吧……”

  闻言,李牧鱼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没想到,在他已经封印了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时,居然还能有人潜入到他的神域之中。

  不仅如此,这个“人”似乎还以某种术法,将自己藏身在彼岸花之中,若不是李牧鱼灵识敏锐,否则,他还当真发觉不出此处的异样。

  “你到底是谁?又为何要躲在这里?你又是如何潜入到弱水域的?”

  连珠带炮的疑问,再加上李牧鱼身上的结丹威压,更让那个女声变得愈来愈微弱起来,几乎连喘一口气,都要停顿良久。

  “神君……妾身名唤孟七,乃是一缕孤魂,在三个月前,我顺着这条河,漂到了这里,然后又莫名其妙地附身在河畔上的红花之上,随后,便一直栖身在此处……”

  久久无言,在李牧鱼听完这个阴魂的辩白之后,其实他的心里,是压根不信的。

  首先,从气息上辨认,李牧鱼可以很明确地判断出,这个阴魂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修为,所以,想要穿过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按照从这个阴魂的口中所言,她应当是顺着河水飘到此处的,而如今,想要进入弱水域的唯一办法,那便只有从没有结界的弱水河底穿过。

  可是,她这么一个连实体都没有的阴魂,怎么可能抵抗得了弱水的千钧重量。除非是幻魔蝶傍身,否则,寻常生灵,是根本无法横渡弱水河的,更何况是水下直穿……

  “凝——”

  李牧鱼朝着空中轻轻一点,瞬间,云雾凝聚,一朵漆黑如墨的硕大乌云,便在李牧鱼的头顶之上,凝聚而出。

  “你可以出来了。”

  话音刚落,靓影即出,一个身着麻衣,长发披肩,看似不足双十年华的美丽女鬼,自彼岸花蕊中,翩翩而出。

  “妾身孟七,拜见神君。”

  语气发颤,面色苍白,虽然低着头,但是这个名唤孟七的女鬼,却将腰板挺得极直,眼神坚毅,虽有惧怕,却不闪不躲,极为刚正。

  “你是从河底穿过来的?”

  “是。”

  “那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河?”

  “妾身不知。”

  李牧鱼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鬼,一声冷哼,直接施法将这个女鬼扔到了弱水河之中,与此同时,乌云轻移,随着李牧鱼的动作,那朵乌云也顺着法术,飘到了那个女鬼头顶之上。

  “神君,妾身并非有意闯入此地,请神君手下留情,留妾身一条性命。”

  这个名唤孟七的女鬼,见李牧鱼一言不合就将她扔入河中,以为是想直接将他的魂体投放在烈日之下,使她魂飞魄散。

  可是,就在她万念俱灰之际,那朵为她遮挡日光的乌云,竟然同她一起,飘到了河水上方,并未让她受日光灼烧之苦,因此,她还以为是李牧鱼手下留情,只是拿她出气罢了。

  “居然真的没事儿!”

  李牧鱼惊愕地看着依然在水里漂浮的女鬼,他的心中忍不住震动。

  没想到,这个女鬼方才所说的话,原来全是真的!居然真的有生灵,可以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横渡弱水河!即使,她仅仅只是一缕阴魂。

  “你上来吧。”

  “妾身……”

  “放心,那朵云一时半会儿散不了,也不会轻易地从你的头顶上移开的。”

  “是,多谢神君大恩。”

  孟七颇为艰难地从弱水河面上飞上了岸,魂体飘忽,灵光淡薄,也许在外界再呆一会儿,这缕脆弱的孤魂,就有烟消云散的风险。

  “孟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