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八月鬼节

  黑云蔽月,阴气郁结,方才还月辉满盈的朗朗夜空,才一转眼,仿佛是天狗吞月,漫天的星光,皆在一瞬,就尽数消失不见。

  “月不升,星不明,子时夜半,百鬼夜行……这些,都是阴魂来袭的征兆,难不成……”

  李牧鱼收敛着呼吸,掐指一算,果然,不出他所料,今夜子时过后,正是神州历八月二十五,阴时阴历阴日,乃是整个灵州阴气最盛的一晚,俗称——鬼节。

  “呼——”

  阴风测测,黑气森森,每当鬼节来临之时,冥界都会在上界的入口处,开启一条缝隙,而无名海作为冥界的入口之一,自然会有大量的游魂,顺着缝隙中所泄露的死气寻到此处。

  当子时一过,无一例外,在魂魄还未消散之前,在死后一直无法找到冥界归途的游魂,都会借着这次机会,回到冥界。

  “唰——”

  李牧鱼手捏幻术,化身为风,直接将自己的身影融入到夜空之中,盘旋于海面,收敛着气息,以免惊扰到投身于无名深海的游魂。

  “不对!此处冥界入口的附近,皆是噬魂海妖,此时游魂入海,分明就是给那群噬魂海妖送菜!”

  当李牧鱼反应过来时,却为时已晚,那些脆弱的游魂之体,能穿过深海本是不易,而且他们这些连法力都没有的阴体,又怎么可能躲得了噬魂海妖的攻击呢?

  即使是已经结成妖丹的李牧鱼,面对那群疯狂的噬魂海妖,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根本不敢主动招惹。

  阴气越来越重,闻风而来的游魂也一个接着一个向着无名海飞去,就跟发了疯似的,前仆后继,根本无法阻拦。

  “这些幽魂气息虚弱,且只是普通凡魂,怕是再不入冥界,就会灰飞烟灭吧。”

  心有戚戚,虽然李牧鱼有心引导游魂入冥界,可是感受到深海下的恐怖波澜,他又不得不熄了这个心思。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虽有心,可生命更贵,若是会危及到他生命的事情,他也只能先求自保罢了。

  “嗖——”

  流光飞遁,浓雾渐开,趁着天还没亮,李牧鱼率先飞回了弱水域。

  “恩?”

  就在李牧鱼刚想潜入府邸之时,一抹猩红色的影子,正明晃晃地伫立在弱水河畔的边上,身形一转,李牧鱼偏转方向,身体直接落到了弱水河的右岸的荒漠之上。

  “又是一朵彼岸花?”

  李牧鱼轻轻的触摸着彼岸花的花蕊,亦如忘川河畔的那朵,在二者之上,李牧鱼皆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法则波动。

  “呼——”

  朗朗夜空,阴沉似水,李牧鱼可以感受到,弱水域外的阴气波动越来越大,呜咽声,哭嚎声,就像一根漆黑如墨的长鞭,将弱水域外的浓雾,搅得翻腾。

  “封!”

  就在浓雾结界翻腾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李牧鱼双手合十,运起法力,以弱水之力,将浓雾结界死死地封住,以此避免那些阴鬼的闯入,伤及弱水域的生灵。

  见外界阴风渐息,李牧鱼长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外界移了开来,目光又重新落在了弱水河畔的那朵彼岸花之上。

  晃神良久,心里确实越来越烦乱,他索性还是将彼岸花折了下来,收到袖中,再重新跳入到弱水河之中。

  “哗啦——”

  回到河伯府,李牧鱼并没有急着研究那朵彼岸花,而是宁心静气,将收入《御水三千道》的青灵珠从乾坤戒中拿了出来。

  青灵珠,是一种类似于玉简的刻录媒介,只是二者不相同的是,玉简虽然刻录便利,但是保密性却是不强,一旦落入他手,便很容易将里面的内容泄露。

  而青灵珠,则可以很好地保护其中篆刻的内容,不仅需要配合着正确的口诀,而且,在一个月之后,若是没有读取里面的内容,青灵珠便会自行销毁一切,永不复原。

  清濛濛的光辉笼罩在李牧鱼身上,口中诵咒,手捏法诀,吐息间,光华晕染,繁复的法文飞快地传入到李牧鱼的眉心之间,只是片刻,光华暗淡,关于《御水三千道》的全部内容,便尽数印在了李牧鱼的神魂深处。

  此前,李牧鱼一直以《太阴法典》的功法路线凝聚法力,体内的法力属性,早已偏向于阴寒。

  若是散功重修,那么李牧鱼的百年修为皆会功亏一篑,与他也与弱水域,皆是十分危险之事。

  所以,按照《御水三千道》中的法门思路,在修炼初时,可以将体内的法力先尽数转化为一枚神通种子,埋在体内。这样的话,既不影响他重新修炼水道法力,而且,他体内的太寒之气还可以以另一种方式,永远的留在他的身体之中。

  “呼——”

  做好决定,李牧鱼便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抱守归一,凝神静气,按照《御水三千道》第一篇的运行方法,不断地将体内的太寒之气抽出,凝聚一团,然后再继续压缩。

  起初,李牧鱼觉得将体内的太寒之气,转化为神通定然极为困难,可是,他才刚一上手,无论是抽离,还是压缩,所有的过程,都做的十分游刃有余,根本没有任何的阻塞感。

  “呼——吸——呼——吸——”

  寒气吞吐,水光闪耀,在法力吞吐之间,原本盘膝交叠在蒲团上的双腿,渐渐化为一条极长的水色鱼尾。眉心处,冰晶璀璨,冷光一顿,李牧鱼体内凝聚的太寒之气,就犹如找到排泄通道一般,疯狂地向眉心的冰晶中涌去,没一会儿,寒气顺着李牧鱼的眉眼、鬓角、锁骨,鱼鳞,皆凝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

  时间在李牧鱼的修炼中,一点一点的流逝,弹指间,白驹过隙,当李牧鱼重新睁开双眼时,灵州今年的第一场大雪,也如期而至。

  “咯吱——咯吱——”

  一半冰雪,一半黄沙,无论是踩在哪里,脚下的声音,却总是那么的相近。

  秋去冬来,当李牧鱼重新浮上弱水河的水面上时,十一月份的冷风,让他的眉梢旁,多了些萧瑟。

  “彼岸花,终究还是瞒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