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靠自己

  冥土广博,死气活跃。按照传讯符所指的方向,李牧鱼就在离边际之地不远处的一个地域内,找到了冥远所说的鬼蜮寒潭。

  阴冷、肃杀、荆棘遍布,就如李牧鱼的弱水域一般,在鬼蜮之外,也同样也被一层极厚的浓雾所笼罩着。

  李牧鱼按照冥远之前所教的方法,凭着手中的传讯符,很轻易地便走入到鬼蜮的死气结界之内。

  断裂的枯枝,不断地在脚下发出清脆的断响,阴气扑面,在走过一段坎坷的路途之后,终于,一片长满了墨色莲花的寒潭,赫然出现在李牧鱼的眼前。

  “莲池?”

  不似想象中的那般阴森,澄澈的潭水上,漂浮着许多精致绝伦的墨色莲花,雾气缭绕,冥远所管理的这片冥界神域,到目前为止,还处于半弃域的阶段。

  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李牧鱼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在每一朵紫色莲花之中,都包含着极为纯净的死气。即使看似羸弱,但其中的能量一旦爆发起来,也是极为可怕的。

  “这些墨莲,应该就是冥界之中的转生莲吧。”

  转生莲,汇聚冥界至阴死气而生,可凝聚阴格,点化阴兵,凡游魂融合者,皆可转生超凡。

  “嘎嘎——嘎嘎——”

  就在李牧鱼看得有些出神的时候,一只体态肥硕的渡鸦,正快速地拍打着翅膀,向李牧鱼的方向聒噪袭来。

  “定。”

  手指轻点,水流凝聚,就在那只渡鸦即将撞到李牧鱼脑袋上的时候,水流成网,将那只渡鸦牢牢地缚在了空中。

  “嘎嘎——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李牧鱼轻皱着眉,虽然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只渡鸦,但是这沙哑聒噪的独特音色,却令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之前,曾在什么地方听过似的。

  “你是冥远身边的那只渡鸦?”

  “嘎嘎——我是依照主人的命令,特意留在这里等你的,你快把我放开!”

  闻言,李牧鱼将法力一收,束缚在渡鸦身上的水流轻轻一晃,便散落在了地上。

  “你刚才说,是冥远让你留在这里等我的?”

  “当然了哇,要不然,你真的以为,凭着一个传讯符,你就能轻易的进入鬼蜮吗?”

  渡鸦有些气愤地落到了李牧鱼肩膀上,啄了啄翅膀上的羽毛,不断地在李牧鱼的耳边不断发着牢骚。

  “冥远在吗?”

  拨开肩膀上嘴不停歇的渡鸦,李牧鱼揉了揉耳朵,正色着问道。

  “主人前几日因冥王召唤,就提前回去了。”

  “回去了?”

  李牧鱼微微一愣,两条秀气的眉毛皱成一团。

  “那你知道,冥远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嘎——我也不知道,可能一年,也可能更久,反正主人每次回冥王那里,都要隔很久才会回来的哇。”

  “是这样么……”

  看着满潭的墨莲,一时间,李牧鱼的心情,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但是仔细想了想,却并没有选择继续逗留下去。

  “这个……麻烦你到时候帮我转交给你家主人。”

  “嘎?”

  渡鸦黑黢黢的眼睛眨巴眨巴,一脸好奇地仰着头看着李牧鱼,只见,李牧鱼轻抖衣袖,一只宝蓝色的幻魔蝶,便滴溜溜地从水色袖子中,飞了出来。

  “一只蝴蝶?”

  啪塔——

  蝶翅轻振,幻魔蝶颇为轻巧地落在了渡鸦的头上,幻光涌动,一种迷离的香味,自幻魔蝶的双翅之中隐隐约约地飘出,令身下的渡鸦,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这是幻魔蝶,如果你家主人回来了,他便可以通过此蝶,与我取得联系。”

  “这么小的东西,它不会死吧?”

  李牧鱼看着渡鸦一脸好奇地啄弄着幻魔蝶,摇了摇头,他却不再理会这只聒噪的渡鸦,从乾坤戒中再次拿出传讯符,重新沿着原来的路,离开了鬼蜮。

  “嘎嘎——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哇!你在等等哇!说不定我家主人马上就回来了……”

  “不了。”

  甩开身后聒噪的叫喊声,穿过大雾,一如来时,李牧鱼又独自在这片天地皆黑的阴沉世界里,孤零零沿着原路返回到忘川河中。

  “看来,关于忘川河的事情,还得靠我自己解决了……”

  目光深沉,李牧鱼静静地悬浮在忘川河的河面之上,看着潺潺的水波,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此处的气运,与他的弱水域气运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怕是过不了多久,待忘川河彻底与弱水域融为一体,这里产生的变动,仅凭他这小小幻术,根本无法再遮掩下去了。

  “嗖——”

  残影一逝,李牧鱼不再浪费任何时间,直接向着弱水域的方向遁去。

  虽说,忘川河与弱水域的融合,对于李牧鱼来讲,是一件泼天好事。

  可忘川河位置尴尬,即使位处边际之地,但说到底,还是冥界的界域,与李牧鱼这个从属上界的神灵来说,完全就是过界行为,实属没理。

  “噗通——”

  化为水色流光的李牧鱼,很快便从无名海底飞了出来,这一次的深海之行,李牧鱼却没有再遇到那些噬魂海妖,甚至连海底的死气,都似乎消散了许多。

  “会是因为忘川河的缘故吗……”

  其实,在上一次李牧鱼从边际之地回来的时候,他便已经细微地察觉到深海中的不同。

  虽然微弱,但是在隐隐之间,李牧鱼能在忘川河和弱水域之间,模糊地感应到一条极为细小的线,将毫不相关的二者,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忘川河融合到弱水域之中?是因为逝水法则吗?还是,彼岸花?”

  心中的杂绪有些繁乱,连带着李牧鱼的心情,也跟着烦躁了起来。

  收回法力,足尖踏浪,顺着傍晚的浪潮,李牧鱼向着无名海的海滩,踱步走去。

  “如果我的实力够强,就不用整日担心这些破事儿了。”

  明明已经结丹,还要想方设法地藏着自己的东西,不敢示人,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可不是他想求的。

  “呼——”

  就在李牧鱼烦闷之际,忽然,阴风突起,方才还倾洒银辉的皓月,仅在瞬间,就完全消失在阴测测的乌云之中。

  “好重的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