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忘川的变故

  上一次来藏书阁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为了结丹而苦恼的天庭小神,可如今,仅仅是十年的功夫,他不仅已经成功地结成妖丹,而且在天庭中,也开始崭露头角,成功地迈入了高阶修士的行列。

  时间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在缓缓推进的过程中,有的人要么在原地踏步,甘于平庸;有的人要么奋起直追,努力攀爬。

  它看似可以改变一切,但其实也可以消磨一切。若是李牧鱼当初选择前者,一直守着他那块半弃域,汲汲一生,那么如今的他,修为也许与守在藏书阁的守门童子也并无差异,即使凭着天生神灵的身份进入藏书阁,也只会被当做宵小之辈,被人勒停。

  可现在,这一切,却是不会了再发生了。

  流光飞逝,在李牧鱼拜别完星宿老君之后,便直接飞往降仙阵,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极西之地。

  “哗啦啦——”

  潮声扑耳,浪花四溅,李牧鱼轻轻一跃,直接跳入到无名海之中。

  自从弱水域的十年保护期结束之后,李牧鱼便一直忙着和梦神斗智斗勇,根本就没时间去冥界找冥远赴约。

  而如今,李牧鱼手上的事情大部分也已经忙完,他与冥远之间的约定,也需要早一点儿去兑现才行。

  更何况,忘川河的变化李牧鱼一直没有来得及抽出时间去解决,而今日,他完全可以借与冥远赴约之由,一道将忘川之事,告与冥远,同他一起商量对策也好。

  “咿呀——咿呀——”

  在李牧鱼下潜的深度不断加深之时,恍惚间,不断有断断续续地尖锐叫声自深海传来,恍若地狱鬼魅,令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咿呀——咿呀——”

  随着李牧鱼继续向着边际之地的深海边缘游去,那深海中的尖锐叫声便越来越清晰,没一会儿,阴气扑面,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自声源初飘来,离近看,在红色光点之后,尽是一张张极为渗人的惨白人脸。

  “果然……”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向他聚拢而来的惨白人脸,没想到,这一次潜入深海,居然又一次让他碰到了噬魂海妖。

  噬魂海妖,以生灵魂魄为食,常常出没在死气汇集之地。在李牧鱼随着紫阳神君第一次来到边际之地时,就曾遇到过,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居然再一次在深海里碰到了它们。

  “噬魂海妖的单体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他们往往都是群体出动,即使我现在已经结成妖丹,但若是强攻的话,我却不一定是它们的对手……”

  眉头深皱,李牧鱼噤声打量着周围不下百数的眼睛,心中虽然在不断地衡量敌我的实力,但得出的结论,却使得李牧鱼不得不暂时停下了下沉的动作,从而开始准备随时跑路。

  “看来,这一次只能是先撤退了……”

  嘴唇抿紧,李牧鱼暗暗地运气法力,噬魂海妖在海底游动的速度不比他这个鲤鱼精慢多少,但只要出了海,这些畏光的噬魂海妖便不会再继续追着他。

  “冥远啊冥远,看来咱们只能下次再见了。”

  就在李牧鱼即将准备施展遁术逃走的时候,忽然,围绕在周围的噬魂海妖,就跟没看到李牧鱼似的,纷纷掉头,重现潜回到深海之中。使得已经准备好离开的李牧鱼,不由得莫名地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儿?”

  死气退去,尖叫消失,在足足过了一盏茶之后,李牧鱼终于敢肯定,一向紧追猎物不依不饶的噬魂海妖,在这一次,居然真的放过了他。

  “哗啦——”

  李牧鱼也不再发愣,直接提速潜入深海,穿过冥界的结界,进入到边际之地的范围内。

  “没想到,那些噬魂海妖居然真的放过了我,我还以为其中会有诈……”

  心中虽存有疑惑,但李牧鱼也没有功夫细想,寻着忘川河的水气,快步向着边际之地走去。

  “哗啦啦——”

  潺潺的流水声自李牧鱼的耳畔响起,水气扑面,蔚蓝色的忘川河已不同从前那般死寂,短短数日的时间,忘川河的河道,似乎都变宽了许多。

  “恩?这是……”

  快步走上前,李牧鱼看着河畔旁的那一抹鲜红,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犹如一层阴翳,将李牧鱼的心头都笼罩在内。

  “居然真的是彼岸花!”

  妖冶的花蕊,猩红色的花瓣,恍若一团烈火,在蔚蓝色的忘川河畔,熊熊燃烧。

  “不对!”

  当李牧鱼的手指触碰到花蕊上时,他却丝毫都没有感受到法则之力,仿佛只是一朵形状奇特的花朵,在其他方面,与外界寻常的花朵,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和上回施展的‘逝水法则’有关么?”

  眉头紧锁,虽然他现在已经结丹,但是关于彼岸花之事,他却连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彼岸花是楼兰之花,并不属于九州世界,而且还关乎于楼兰法则,在他还未能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之前,对于这件事,他到死都要把嘴死死封紧。

  “幻灵之气,出。”

  十指变换,幻光流动,一个足以将忘川河笼罩在内的幻术光罩,自李牧鱼为中心,在边际之地,悄悄地荡漾了开来。

  “变!”

  法诀轻吐,十指连颤,转瞬间,原本还生机勃勃的忘川河,一下子又变成了之前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连带着河畔旁的彼岸花,也被李牧鱼的幻灵之气所催生出来的幻术,一同遮掩了起来。

  “啪塔——”

  在李牧鱼结成幻术之后,又将藏在袖中的幻魔蝶一并放了出来,蝶翅轻点,化为一粒泥沙,落入到蔚蓝色的忘川河水之中。

  “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

  边际之地素来无人,而且凭借着幻魔蝶与幻灵之气双重防御作为依障,除非是修为与幻术造诣远远高于李牧鱼的人,否则,普通的冥界阴鬼,是根本无法看穿这里的幻术的。

  “嗖——”

  破空声起,忘川河的事更是一刻都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若是任由此地发展,就是有幻术遮掩,但是气运的变化,可瞒不过那些神识敏锐的冥界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