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新的功法(求订阅)

  星海灿烂,蝶影翩翩。

  当李牧鱼正驱使着幻魔蝶回归到弱水域时,河畔上的情景,让他着实惊了一下。

  “他们到底在干嘛?”

  迎接着万人朝拜的目光洗礼,李牧鱼只是略一挥手,也未多言,仅仅将脚下的幻魔蝶驱散,凌空而立,看着河畔上的众人,一时间,他的心中,竟有些略微的不适应。

  “恭迎神君——”

  气运正浓,功德渐涨,没想到,仅仅离开几日,弱水域所有半妖对自己的羁绊,居然已经如此深厚了。

  “呼——”

  手捏法诀,清风袭过,河畔上拜得正酣的那群半妖,被风一卷,直接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等他们再回神,水光潋滟,日光正好,原本还立在半空之中的李牧鱼,在眨眼间,便消失在茫茫的弱水河之中。

  “噗通——”

  水花四溅,一甩身,李牧鱼直接游回了河伯府。

  接连几日的施雷斗法,早已让李牧鱼的整个身心都陷入到深深的疲惫之中。而现在的他,只想回到自己的府邸,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推门,入府,上床,一连串的动作皆是一气呵成,长舒了口气,闭上双眼,在水波流淌的静谧声音中,久违的睡意,将许久未入眠的李牧鱼,沉沉地包裹其内。

  ……

  五日后,天庭藏书阁。

  李牧鱼静静地站在藏书阁三层的入口,凭着他妖丹期的修为,三层之上的结界对于他来说,已经构不成任何的阻碍。

  除了极个别的三层禁区,藏书阁中的大部分书籍,李牧鱼都有权限去自行阅读。

  其实,本该在李牧鱼结成妖丹的时候,就应该最先来一趟藏书阁,及时挑选一本新的功法。

  只是事与愿违,由于梦神对弱水域气运的觊觎,使得李牧鱼最初的计划都不得不向后推移。

  而且上一次来天庭寻帝后告状,因为与梦神立下三日之约,他想顺道来藏书阁寻找功法功法的想法又再次落空。一直到今日,这件令李牧鱼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终于可以空出时间,着手落实了。

  “啵——”

  结界轻荡,没有任何的阻隔,李牧鱼很轻易地便迈上三层的阶梯。

  如今他已结丹,《太阴法典》早已跟不上他的修炼速度,而且,《太阴法典》作为寒鲤一族的传承,其功法步调一直走的是太阴的路子,属性偏向于阴寒,与李牧鱼的水道,并不相符。

  水生变幻,承载万物,阴寒也只是水道之中的一种变化而已,而作为以水筑道的水神,李牧鱼的水道却不能仅仅局限于一种。

  水能生雾,亦可成云,冰霜雨雪,山海大川,水之一道,对于目前的李牧鱼来说,还有太多的路要走。

  “应该是这一间了。”

  在藏书阁三层的尽头,一扇雕刻着祥云图案的深紫色大门,醒目的出现在众多的书架隔间之中。

  禁止遍布,结界阻隔,李牧鱼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来自那扇深紫色大门周围的法力波动。稍有不察,一个擅入,单凭这些禁制,就足以灭杀掉他这个小小的结丹神灵。

  “吱呀——”

  手握青灵珠,李牧鱼很轻易地便推开了眼前的大门,呼吸放缓,入目之处,一个只有两米高的五层书架,正摆放在这个狭小的隔间之中。

  “这些就是传说中,号称可以修炼到化神期的顶级功法吗?”

  淡紫色的封面,薄薄的书册,每一本功法都错落有致地摆放在书架之上,一尘不染。

  “天魔乱神诀……”

  当李牧鱼走到书架之前,所看到的第一本功法,就是冀州魔门中,天魔一族鼎鼎有名的魔道功法。

  天魔乱神,堕人成魔,这本功法是专门以修炼神魂为主,与梦靥之神的梦道相似。只是天魔吞噬人心,而梦神仅仅是吞化梦境而已,手段相似,但二者结果却是大相径庭。

  摇了摇头,李牧鱼没有再继续关注那本魔功,然后又陆续剔除掉佛法、鬼道、道修等一系列功法种类,最终,按照星宿老君的建议,将目光着重放在了一二层的功法之中。

  如果是普通的妖修,大部分都会以强化肉身血脉为主,因此所挑选的功法,也大多为《天妖血海决》这类功法。

  可是,李牧鱼虽位妖修,但他所走的修炼道路却是着重于水系神道一途。如今,他的血脉虽然仍是寒鲤,但在结丹时,他却成功的靠着彼岸花领悟到了“逝水法则”,从而凝聚了法身。

  所以,李牧鱼现在要挑选的功法,应该是以完善他的神道法则为主,再以法则之力进化血脉,不断地完善法身,使得自己有一天可以脱离血脉桎梏,攀上金字塔的顶峰。

  “星宿老君所说的功法,应该就是这一本了。”

  《御水三千道》,以三千术法,御天下水道。

  李牧鱼默念着《御水三千道》外部结界之上悬浮的小字,他的双眼不由得微微一亮。

  这本功法主要以水道术法为主,每一种术法练到极致,皆可化为水道神通。而走法身一路的李牧鱼,与这本功法,倒是十分契合。

  “就选这本吧。”

  做好决定,李牧鱼也不再犹豫,运起法诀,将手上的青灵珠贴在《御水三千道》功法外围的结界之上。

  顿时,青光涌动,《御水三千道》中的所有内容,顷刻间,以一种神识篆刻的方式,传录到青灵珠之中。

  “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抄录完了,这其中的原理,应当是属于阵道的法门吧。”

  小心地将青灵珠收入乾坤戒中,刚一转首,顿时,天旋地转,选好功法的李牧鱼,就在这么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传送了出去,再一睁眼,李牧鱼已站在了藏书阁一层的门口。

  “神君,您是要离开了吗?”

  闻言,李牧鱼转头看去,与他搭话之人,原来就是上一次在藏书阁门口阻拦他的那个守门童子,只是,与上次的嚣张不同,此时的他,却是一脸紧张地看着李牧鱼。

  “恩。”

  淡淡地应了一下,也未多言,足尖轻点,衣带蹁跹,李牧鱼便化为一道水色流光,消失在皑皑的云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