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幻魔蝶出动

  金色的光罩笼罩在李牧鱼的身上,纸鹤振翅,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自九天煞风之中,俯冲而逝。

  “呼——”

  风声灌耳,虽然有纸鹤结界的保护,但是李牧鱼依然无法睁开双眼。

  即使他已步入结丹,但是对于漫天的风煞以及金纸鹤恍若流光的速度来说,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一些。

  不仅如此,由于他走的是凝聚法身,参悟法则的路子,所以,比起其他血脉高端的神灵来讲,他的肉体强度,还是差了许多。

  “啵——”

  仿佛石子落入湖泊,一声脆响,自李牧鱼耳边响起,再抬头,满耳满脑的的风声戛然而止,入目之处,皆是随风徜徉的蓝天白云。

  “总算是结束了。”

  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手指轻点,金纸鹤外围的结界便被撤了下来,顿时,云伴风舒,李牧鱼随着疾驰的金纸鹤,任由风云打在了他的身上。

  “结丹虽然对于绝大多数妖修来讲,都算是已经步入高阶修士的行列,但是在面对这些自然异象的时候,结丹的修为,委实还是太不够看了。”

  开窍、凝体、妖丹、元婴、出窍、化神、大乘……

  结成妖丹,对于这个修真世界来讲,也只是处于金字塔的中段罢了,想要看到最顶层的风景,活得更肆意,那唯有攀得更高,走得更远,以实力这块敲门砖,狠狠地扣响堵在面前的那扇擎天大门。

  “嗖——”

  李牧鱼也不再耽搁,一路疾驰,越过山川河水,穿过苍林巨树,在晚霞刚刚铺满天空的时候,乘着金纸鹤的李牧鱼,终于回到了弱水域。

  “还剩下两天了么……”

  抬头看了看天色,李牧鱼的眉头不禁轻轻皱了起来,但旋即摇了摇头,皱起的眉头也重新舒展了开来。

  “从今天晚上开始,也不算晚。”

  ……

  弱水域,养蝶室。

  “参见城主。”

  养蝶室内,原本正在打理幻魔蝶所住花圃的两个半妖少女,见金鳞走来,两人的行动不由得一顿,有些慌张地放下手中的工作,红着脸,低着头,向金鳞躬身说道。

  “之前飞出弱水域外的幻魔蝶,这几日,有回来吗?”

  闻言,两个半妖少女紧张地对视了一眼,便低声回道:“回禀城主,之前被放出外的幻魔蝶一直未归,如今,半妖城绝大多数的幻魔蝶,皆在此处。”

  “恩,我知道了,如果出现什么状况,记得及时向我汇报。”

  “是。”

  就在金鳞即将转身离开养蝶室的时候,突然,异变升起。

  “城主小心!”

  “恩?”

  啪塔——

  夕阳西下,正是幻魔蝶要入睡的时候,可是,就在方才,一向喜静乖巧的幻魔蝶,忽然,在同一时刻,一齐展开了翅膀,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养蝶室中所有的幻魔蝶直接化为一道宝蓝色的飓风,扑闪着翅膀,向着养蝶室的门口,铺天盖地地飞去。

  “砰——”

  刚刚走到门口的金鳞,察觉到身后的风声,想都没想,凭着本能,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直到风声渐逝,他才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

  “城主,你没事儿吧。”

  看到两双担忧的眼睛,金鳞摇了摇头,抬眼看着不断向弱水域外飞去的幻魔蝶,一时间,他的目光微微有些发愣。

  “城主,这可怎么办啊,弱水域的所有幻魔蝶全都飞走了,神君回来,定会责罚我们的。”

  两个半妖少女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尾音都有些发颤,而金鳞见状,却是站了起来,轻声安慰道:“幻魔蝶一向只听从神君的命令,这一次幻魔蝶离开,应当也是神君的命令。”

  “真的吗?那神君为什么让这么多幻魔蝶离开弱水域,是神君那里出了什么麻烦吗?”

  听到幻魔蝶离开并非是自身的原因,两个半妖少女不由得舒了口气,但随即两人却不由得担心起来,眼圈通红,声音抖得更加厉害。

  “不要瞎想,神君乃是天庭上神,怎么会遇到麻烦,你们不要胡思乱想。”

  “是,谢谢城主。”

  金鳞虽然将两个半妖少女的心情抚慰平静,但看向幻魔蝶离去方向的眼神,却满是担忧。

  虽说李牧鱼是灵州天庭之中地位尊崇的天生神灵,但是李牧鱼与梦靥之神因为半妖城相斗之事,在整个灵州,却并非是什么秘密。

  梦靥之神修为高深,而李牧鱼作为天庭的新晋神灵,两人的修为本就是天差地元,一旦相斗,以李牧鱼的实力,必然会落得下风。

  “神君,您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夕阳的余晖彻底被夜晚吞没,而幻魔蝶飞离之事,却让整个半妖城的氛围,变得更加压抑起来。

  李牧鱼作为弱水域的守护者,也作为半妖城真正的主人,李牧鱼在所有半妖心中的地位,早已经不能用高低来权衡。

  他,是他们毕生铭记的恩人;他,也是他们黑暗人生中的第一缕曙光;没有他,就没有如今的半妖城;没有他,就没有所有半妖生存的余地。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不知不觉之间,李牧鱼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半妖城中,所有半妖心底深处,最重要的信仰。

  不可取代,更不容侵犯!

  ……

  “啪——”

  双手合十,口中诵咒,迷离的幻光自李牧鱼的双眼之中若隐若现,十指翻飞,合十的手掌不断地捏着繁复的法诀,红霞照耀,就在夕阳即将西下的时候,忽然,一阵宝蓝色的光海,自弱水域的浓雾结界之中,呼啸而来。

  “去!”

  见群蝶飞来,李牧鱼两脚一点,直接落在了蝶海之上。

  身披黑暗,脚踩繁星,水色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而这个绮丽壮观的场景,不禁令弱水域周围的飞禽走兽,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仰着头,看着这令它们毕生难忘的“神迹”。

  “嗷呜——”

  “叽叽——”

  “吼——”

  群兽朝拜,虎啸猿啼。

  那夜、那神、那个蝶海盛景,在不自觉之间,弱水河伯的神秘形象,又在这些尚未化形的生灵心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