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来自地球的李牧鱼

  神州历,一零六五年。

  距离李牧鱼第一次踏上前往灵州的航船的时间算起,已经整整过去了五十六年。

  而其中将近有五十四年的时间里,李牧鱼的精力几乎全都花在了建设神域之上,孜孜不倦,不厌其烦。

  时光易逝,如果按照凡人的年龄推算的话,他也算是已经有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可若是在修真界,尤其是在这个神灵遍布,妖类纵横的灵州之中,九十多岁,对于拥有漫长寿命的妖族来讲,连成年都算不上,更何况,李牧鱼还是受到天地眷顾的天生神灵?即使他不修炼,他的寿命也比寻常妖修,还要长得多。

  十七岁化形,不到百年结丹,这种修炼速度,即使在人族中,也是属于天之骄子一列,更何况是以修炼缓慢著称的妖族。

  这其中,虽然有部分功劳是因为在他还是一条鲤鱼时,便吞服了一枚化形果。但最大的原因还在于,他体内的那枚仙格,以及天庭源源不断地资源照拂。

  他的资质真的很高吗?

  李牧鱼摇了摇头,厉害的是他的运气,还有他背后的势力罢了。而他,只是芸芸众生之中,比较好命的那一个,但好命,却不代表他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

  还记得在鲤鱼湖的那个春天,他懵懵懂懂,误打误撞地领悟到吸取日月精华的窍门。那时的他,迷茫、绝望、无助,唯有修炼,才是他的一切,也只有修炼,才能让他有机会摆脱鲤鱼湖的生活。

  而那时的他,修炼,只是为了摆脱鲤鱼的宿命。

  第二次,在他刚来到灵州之时,曾在蛟王域停留许久,当他看到那些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依附于蛟王域的龙宫奴仆,他的心中有了明悟。让那个对未来迷茫的他,真正地认清了自己的本心,知道了自己内心深处最深最真的渴求:顺应本心,随心而为。

  那时的他,修炼,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时光荏苒,再转眼,已是现在。

  “呼——”

  凉风席卷,云卷风舒,不知不觉之间,李牧鱼已走到云水长堤的尽头。

  “该回去了。”

  李牧鱼看了看九天之下的风煞,吸了口气,便将金纸鹤从袖口中抛了出来。没一会儿,纸鹤迎风而长,足足长到三米,才堪堪停了下来。

  “神君——李牧鱼神君——”

  就在李牧鱼即将跨上纸鹤,离开天庭之时,一声玉佩相撞的叮当声,以及被风扯破的呼喊声,在李牧鱼的身后,急切地传来。

  “灵犀童子,有什么事吗?”

  见李牧鱼终于停了下来,灵犀童子不由得长舒了口气。他生来分量就极重,每次走在云水长堤这种由云雾构成的道路上行走,心里总有一种即将坠落九天的恐高感。因此,每一次踏上这里,他都要鼓起好大的勇气,可事后,他的脸色又会被吓得苍白,免不得要被白鹤嘲笑。

  “神君,这是帝后让我交给您的青灵珠,您现在已经成功结丹,按照天庭的规矩,您在结丹之后,可以凭此物,在天庭免费领取一样宝物。”

  闻言,李牧鱼伸手接过灵犀童子手上的青灵珠,看也没看就收到了乾坤戒里。

  “多谢帝后关心,也劳烦灵犀童子大老远送过来。”

  “不麻烦的,这都是小神应该做的。小神虽然无法像神君那般,建立神域,恩泽灵州,但是,小神可以尽自己所能,为神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说完灵犀童子白净的小脸变得尤为苍白,虽说恐高,但是灵犀童子看向李牧鱼的双眼,依旧是那么的认真,而不掺任何的杂质。

  “神君,小神要走了。”

  朝着李牧鱼深深地鞠了一躬,亦如第一次在水域分别,灵犀童子对天庭的一心一意,永远都是那么的纯粹。

  “灵犀童子,再见。”

  李牧鱼淡淡一笑,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目送着不远处小小短短的身影,迷迷糊糊地消失在云雾之中。

  “是啊,变得不是他们,自始至终,变得只有我自己而已。”

  实力越强,就越自私。以为自己说得过梦神,就能连自己都骗得进去么?

  什么“为了天庭的立场”,什么“为了灵州苍生”,这些狗屁借口,都是他为了掩盖自己的自私,而编排违心话罢了。

  他当初为什么会大肆虐杀泗水城妖族,他又为何一言不合就屠戮牛蛮手底下的那些妖族,明面上是为了那些半妖着想,说到底,只是为了功德,只是为了半妖群体的那一块气运罢了,其实说实话,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神阶修为罢了。

  但是,为了自己而自私,有错吗?

  李牧鱼摇了摇头,他不知道,他也不明白,但是唯独有一点,梦神所说的那些话,听到他的耳朵里,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其实,梦神压根不在乎有多少妖族死在李牧鱼的手里,他方才只是要李牧鱼明白,即使他现在是半妖城的守护者,但是他的根,还是妖族,他的所作所为,也绝对不能侵犯整个灵州妖族的利益。

  “呼——”

  九天的煞风,狠狠地打在金纸鹤的结界之上,可是那凄厉的风声,却无法被隔绝,始终如一条长鞭,狠狠地抽打在李牧鱼的耳膜之上。

  他来自地球,一个人人受到法制保护的世界。可现在的他,却几乎都快忘记了地球生活时的样子,反而是他当鲤鱼那几年的记忆,还犹记于心。

  两个世界,两种活法,李牧鱼第一次察觉到,原来他在地球上时所建立起来的三观,早就已经面目全非。

  他如今的这个世界,可不是什么法制世界,能保护自己的,也唯有拳头上的实力罢了,而所谓的人命,在这个修真世界里,是那般的不值钱,又那般的卑微。

  实力为尊,命如草芥。

  即使如今的李牧鱼对于普通生灵来讲,是一个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天生神灵;即使他的三观已经面目全非;即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但他,却不想成为那种漠视他人生命的冷酷修真者。

  他是李牧鱼,他自始至终就是那个来自地球的李牧鱼。

  他自私,他冷漠,他甚至可以为了提升修为而不择手段。

  但他,永远都是那个来自地球的李牧鱼,而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