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立场

  “梦神大人可要同往?”

  被帝后扫出云霄宝殿门外之后,李牧鱼晃了晃神,便看向一旁的气息凛冽的梦神,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很好,非常好。”

  头上的恶鬼面具很好地遮住了梦神的表情,但是通过梦神的语气,李牧鱼知道,他已是气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还梦神大人的一片恩情罢了。”

  气氛有些凝固,两人久久不语,李牧鱼依旧是那副眯着眼淡笑的表情,一丝未变,灼得梦神十分刺眼。

  “你可知道,你今日所做的,是犯了整个天生神灵圈的规矩?”

  “不知道,但我清楚,修真界的规矩,向来是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灵州也不外如是。”

  闻言,梦神身上的气息更为冷冽,灰白色的梦雾在灵梦神袍之中若隐若现,仿佛有千万只食梦虫,正阴测测地藏身在雾中,择人而噬。

  “我告诉你,天生神灵之间的竞争,向来残酷,即使是一丁点儿资源,也是锱铢必较。更何况,半妖这么一块大蛋糕,虽说是你最先发现,但是,我怕你的胃口未必能吞得下。与其到最后被人不留情面的瓜分,还不如,趁早交出来,好给你自己留点儿立足之地……”

  “这也是天生神灵圈的规矩么?”

  李牧鱼的笑容渐渐收敛,森冷的寒气,不断自李牧鱼身后神轮中,溢散而出,在整个云霄宝殿外的阶梯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当然不是,这个是整个妖族的规矩。”

  妖族?

  李牧鱼深深地皱起眉头,眼中的冷光越来越盛,只是梦神的话,他却无法反驳。

  “你是妖,你该庇护的也应当是妖族,半妖那群废物,养养就得了,难不成,你还想当圣人,让那群废物抢占灵州的资源,从而让他们在妖族的地盘,也有一席之地么?”

  灵州的神,绝大多数确实都是出自妖族,就连李牧鱼现在所依附的天庭,其掌权者,也是妖族。

  若说灵州是妖族的地盘,也确实如此。妖族虽然信奉森林法则,但并不代表着,他们能容许异族之人,抢占他们的地盘。

  见李牧鱼不说话,梦神忽然觉得心中的恶气消了一些,笑容邪肆,嘴上依旧不依不饶:“李牧鱼,我告诉你,你当初为了那群半妖屠杀金溪江神以及泗水城群妖,已经是犯了灵州妖族的大忌,你若是还想力保半妖城,那你的弱水域注定会被灵州群神孤立,你也不要装什么慈悲的救世主,当初你杀妖类同族时,我可没见你手软。”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梦神,他的表情早已变得十分平静。

  梦神连珠带炮的警告,虽然刺耳,但却句句诛心。只要李牧鱼敢表露一丁点儿不坚定的立场,甚至保持中立,都会带入那个“妖奸”的角色,被灵州妖族不喜。

  “呵——”

  一声轻笑自李牧鱼口中发出,嘴角上扬,眼尾弯弯,虽说是满脸的笑容,但李牧鱼双眼之中的冰冷,却是只增不减。

  “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妖,而且我也杀了很多的妖。”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站在半妖那一方……”

  “你错了!”

  梦神之后的话还未曾说完,便直接被李牧鱼粗暴地打断,但嘴角噙笑,一双眼直直地看着梦神,没有丝毫地闪躲。

  “我从前是妖,将来也只会是妖,若是在种族存亡的立场上,我李牧鱼,必然坚定无比地站在同族的立场上,但是现在,却并不是这样。你说灵州的妖族的,天庭也是妖族的,但是你却忘了一件事……”

  李牧鱼顿了一下,见梦神没有插嘴,便继续说道:“天庭建立的初衷,是为了整个灵州的气运,以及让灵州众生灵在不公的天道之下,能公平地活着。

  如今的我,倚靠着天庭,那么天庭的立场,便就是我的立场。所以,如今的我,既不被妖族代表,也不会被半妖代表,我代表的,始终就是天庭,是那些以灵州天道苍生为己任的天庭神灵!”

  “哼,天庭可没让你杀妖族。”

  一声嗤笑,梦神却是对李牧鱼的话表现得不以为然,可面具之后的眼神,却犹疑起来。

  “我是天庭神灵,理应保护我的信众。他们予我功德,我便给他们守护,我杀妖,是杀那些侵犯神域的妖,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李牧鱼,作为弱水域的守护者,我就有能力有义务去守护弱水域的一切,因为我这么做,始终是为了弱水域的气运,也是为了我自己的证道之路!

  所以,我没错。”

  清声朗朗,目无尘埃,此时本应该满肚子恶气的梦神,透过噩鬼面具,却看到了一双极为澄澈的双眼。

  黑白分明,独行坚毅,有那么一瞬间,梦神居然被眼前这个神龄不足百年的小神,说得极为动容。

  他们是神,是天生神灵,本就是顺应天地而生,他们属于天地,从来不是某一个种族。他们,始终代表的就是天庭的立场。

  “既然梦神无意同行,那么我便先行一步了。”

  转身,跨步,一步一个石阶,一步一个脚印,那一袭的水色,就在梦神出神的功夫,消失在仙山脚下。

  “哼,牙尖嘴利的小子。”

  想到李牧鱼的种种行径,梦神依旧会气到青筋暴起,但是,李牧鱼最后的潇洒离去时的水色背影,却犹如一泓泉水,涓涓地流淌在他怒火焚烧的心中。

  “这一次,就算你命好了。”

  恶狠狠地啐了一句,但梦神却还是觉得特别不解气,拳头捏的直响,只是噩鬼面具之后的煞气,却已悄然消逝不见。

  ……

  云水长堤。

  缭绕的云雾自行走间徘徊变换,万丈高空,坠沉沉的惊悸感不禁令长堤上的神灵,心生敬畏。

  一步一顿,这一次,李牧鱼并没有走通往降仙阵的路,而是云水逆行,在熙熙攘攘之间,看着似云似雾的尽头。

  “我错了吗?”

  看着身侧来来往往的妖族神灵,不知为何,方才还言之凿凿的他,却在原本一往无前的单行道上,出现了片刻的迷茫。

  生而为神,睥睨众生。

  在这不到百年的做神时光里,李牧鱼觉得,他真的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