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帝后的裁决

  阴冷的煞气,自梦神凄厉的面具之后,簌簌而出。仅仅几个字,就仿佛是从牙缝里硬生生地挤出来的一般,令人心底发凉。

  灵犀童子见状,也自知拦不住他,更不敢触梦神的霉头,便躬着身,老老实实地向帝后传报了一声,带着梦神,进入偏殿的湖心小亭。

  “梦靥之神——周玄,求见帝后。”

  “进来。”

  “是。”

  原本杀气腾腾的梦神,在迈入偏殿侧门那一刻,身上的气势骤然一敛,躬身稽首,丝毫不敢怠慢一处,恭恭敬敬地走入帝后所在的侧殿之中。

  “哗啦——”

  铁索浮水,一条极为狭窄的吊桥,便自湖下升起,转到梦神的脚下。

  “你也过来说话吧。”

  “是。”

  全程为止,梦神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前方,直到帝后下令,他才踏上吊桥,谨慎地走向湖心凉亭。

  “梦神大人,您好啊。”

  “果然是你!”

  熟悉的声音,在梦神的耳旁轻轻响起,猛一抬头,那张可恨的脸,正摆出一副笑容可掬模样,颇为“和善”地向着他笑道。

  “周玄,你可认识他?”

  前脚才刚刚踏上凉亭前的石阶,还没来得及将胸口的气捋顺,一声柔媚沙哑的女声,便从前方传来,令梦神的肩膀,不由得一沉。

  “认识。”

  “那你可同意,与李牧鱼握手言和?”

  握手言和?

  帝后的话,让原本满腹怒火的梦神微微一愣,继而转头看向一旁的李牧鱼,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接话。

  “李牧鱼方才来我这儿,说你与他最近因为一点儿误会,而关系紧张,特意来此求我为你们二人修复关系,不知,你意下如何?”

  仿佛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明明有一肚子的火气,但不知为何,他却一句话都呛不出来。

  无论是语气上,还是神情上,帝后完全就是一副淡然的模样,根本瞧不出任何的情绪。而反观一旁的李牧鱼,则嘴角噙笑,躬身有礼,脸上的笑容,要多和善有多和善,犹如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倒是显得他,格外的凶神恶煞。

  “帝后娘娘,这个名唤李牧鱼的水神,前几日在灵州各地,大量地传播一种专门克制我的咒文,不仅令梦靥之乡气运大失,连带着小神在灵州的信仰功德也损失大半,乃是动摇梦界根基,阻我道途的不共戴天之仇!”

  “梦神可不要乱说,你我之间,只是因为一些小误会而产生的摩擦,我可没有故意害你的意思。”

  “你还说没有?那些咒文可都是你传播的,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听到梦神的言辞如此激烈,李牧鱼却是“无辜”地摇了摇头,一脸受伤地看着帝后,抿着嘴,不发一言。

  “李牧鱼,他说的可是真的?”

  帝后一脸玩味地看着眼前的两人,脸上的表情虽然严肃,但是眉眼之间的趣意,却都要溢了出来。

  有趣,当真是有趣!

  “帝后娘娘,小神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梦神想要夺取弱水域的气运,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况且,小神从来没有想过动摇梦神的气运根基,梦神大人的话,倒是有些诛心。”

  “放屁!”

  “周玄——”

  凉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犹如一盆凉水,一下子让梦神心中的燥火,浇得个透心凉。

  “帝后娘娘,小神方才因情绪激动,所以才口不择言,请帝后娘娘责罚。”

  仿佛刚才生气的人并不是梦神一般,只是扭头间的功夫,梦神的语气重新变回波澜不惊的样子,一如往常,不见丝毫的失态。

  而在一直在察言观色的李牧鱼,见梦神居然可以这么快俯首认错,心中却并不惊讶。

  作为一个修炼数百年的天庭老神,虽然平时一直身居高位,地位尊崇,但凡是修炼了数百年的修士,哪一个是无法收束情绪的人?只是这一次,梦神作为一个修为、神龄皆比李牧鱼长得多的神灵,却一直在李牧鱼面前屡屡碰壁,原本不屑一顾的桀骜之心,难免会被刺痛,所以才会不顾帝后,而大发雷霆。

  “李牧鱼,你怎么说?”

  “帝后娘娘,小神今日来此,就是恳请娘娘为我与梦神做个见证,对于‘清心咒’一事,小神自会为梦神解决,但小神也希望,梦神可以不要再做出抢夺弱水域气运之事,且保证,永远不会操纵食梦虫吞噬半妖城中任何半妖的梦境。”

  “呵呵,我为什么要信你?如今‘清心咒’已经在灵州传遍,你又如何能解决此事?”

  “三天。”

  “你说什么……”

  “只要再过三天,我可以保证,灵州之中便不会再有人诵读此咒。”

  “我凭什么要信你……”

  “够了。”

  帝后见梦神有些不依不饶的架势,便直接出言制止,淡淡瞥了梦神一眼,然后又定定地看着李牧鱼,说道:“三天的时间,你确定你自己可以解决得了吗?”

  “小神确定。”

  点了点头,帝后继而又向一旁的梦神说道:“若是他解决了,他所说的事情,你又能不能办到?”

  “我……”

  “你难道是要拒绝和解么?”

  梦神见帝后的语气有些转冷,心中也不敢托大,两人修为天差地远,即使他是作为近几百年来,最有潜力的新锐神灵,也不敢和帝后造次。

  “小神答应他,只要他能解决‘清心咒’之事,那么,我梦靥之神,绝对不会再动弱水域一下!”

  语气犹如寒冰般森冷,梦神虽是服软保证,但是看向李牧鱼的眼神,犹如两把尖刀,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捅得个稀巴烂才能泄恨。

  “哈——”

  就在两人之间的硝烟味儿越来越浓之时,帝后却朝着他们二人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你们这两个小辈,如果没什么事儿,就赶紧退下,莫要再扰老娘清修,听到没有?”

  “是……”

  唰——

  眼前一花,还没等李牧鱼拜谢,他们二人就直接被帝后一袖子给扫了出去,赶到了云霄宝殿的大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