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告状

  大街小巷,屋舍院落,凡是人流密集的地方,皆被雪花似的纸张铺得不留一丝缝隙。日光倾洒,余光反射,亮晃晃的白光,就仿佛是秋日白雪,令来往的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惊奇。

  《清心咒》。

  洋洋洒洒的三个大字落在每一张纸的章首,紧接着,将近一百来字的咒文,便排版工整地篆写在纸张的中央。

  “睡前……诵读此咒,可……可什么雷声惊扰,不入梦……梦……这个字怎么念啊?”

  小狼妖吭哧瘪肚地念着纸张末尾的注释,一字一顿,挠了挠头,却读不太懂句里的意思。

  ”睡前诵读此咒,可缓解雷声惊扰,不入梦靥。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你,睡觉前念上面的东西,可以让你一觉睡到大天亮,连雷声都吵不醒你。”

  闻言,小狼妖懵懵懂懂地抬起头,发现刚才为他解惑之人,正是住在泗水城外不远山头上的水牛精。

  “原来是这样……”

  抬起头,小狼妖警惕地看了水牛精一眼,刚才水牛精虽然帮了他,可是食草妖与食肉妖,天生就不对付。况且水牛精修为远高于他,作为生性谨慎的狼妖一族,除非同类,否则一切外族皆不可信。

  “那我这就拿给阿娘看。”

  嘴上叼着白纸,小狼妖直接恢复了原形,见水牛精没有注意到他,小狼妖便直接撒开腿,头也不回地朝着城外跑去。

  “真是一个谨慎的小妖。”

  水牛精摇了摇头,也自觉地收起几张写有《清心咒》的白纸,摸了摸牛角,便向泗水城内的集市走去。

  灵州妖类虽多,但大部分还是不像凡人那般早生慧根,所以,即使是最低级的清心咒,对于没有传承的妖修来讲,都是弥足珍贵的。

  更何况,这个咒文,与寻常的清心咒还不大相似,更像是青州佛修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写有《清心咒》的纸张,可以说是被传遍了整个灵州。

  无论深山老林,还是坊市城镇,就连灵州几座为数不多的凡人城市,都有大量的纸张,在半夜时,从天上飘落。因此,在这几天内,一股睡前诵读《清心咒》的风潮,悄悄地在整个灵州生灵中,刮了起来。

  ……

  梦靥之乡。

  “岂有此理!”

  轰隆——

  天空转阴,雷声凄厉,在梦神阅读完手中的《清心咒》之后,一股滔天的怒火,转瞬间,便在他的心头熊熊燃烧。

  最初,当他知道李牧鱼在灵州各个区域,悄悄地发放关于清心咒的纸张时,他却并没有特别在意。

  诵读清心咒,虽然有着清心明脑,摒除杂念的效果,但是,对于普通生灵夜间生梦的情况,却并不会起到丝毫的用处。

  梦神一直以来,都笃定李牧鱼会向他求饶。不仅因为李牧鱼引雷自劈神魂,落得自身伤痕累累,而且,他一直觉得,作为一个修炼时间不足百年的新晋生灵,是不可能有手段可以同他作对的。

  只要时间一长,等李牧鱼伤势复发,无法再护弱水域周全,那么,便是他的食梦虫大军,攻陷整个半妖城之日。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在他眼里根本上不得台面的水神,在他的手上,居然会有如此克制他的咒文!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清心咒!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梦神的气性虽大,但他的理智还是清醒的,这篇所谓的“清心咒”压根就是一个顶着清心咒的名字,但被改的面目全非的新咒文。而且,这篇咒文内容不全,仅仅只是取其中的一小段而已,但就是这一小段,却可以令诵读者轻易地摆脱梦靥,而不受侵扰。

  “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黑袖一挥,漫天的白纸无火自燃,眨眼间,便化为恼人的黑屑,纷纷扬扬,洒落在梦靥之海的漩涡之中。

  “看来,现在有必要去天庭一趟了。”

  ……

  天庭,云霄宝殿。

  “小神拜见梦靥神君。”

  “灵犀童子,帝后可在殿中?”

  偌大的云霄宝殿之中,身穿一袭黑色灵梦神袍,头戴噩鬼面具的梦靥之神,正匆匆地自梦界驾云而来,见灵犀童子守在殿门口,便撤下云头,淡声问道。

  “回禀神君,帝后此时正在偏殿中接待访客,神君可能要在此稍等片刻了。”

  “恩?是什么访客,进去多久了?”

  “来访者,是下界弱水域的弱水河伯,刚进去没一会儿,若是神君有要事相报,小神可以代神君先向帝后禀报……”

  “等一下,你刚才说,来访的人是谁?”

  被梦神打断话头,灵犀也敢不恼怒,依旧垂着头,不紧不慢地朝着梦神回道:“是弱水域的河伯,李牧鱼。”

  “居然是他!?”

  灵犀童子察觉到梦神语气中的恼意,也不慌张,下界之中,弱水河伯与梦神之间的矛盾,可以说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成为所有大小仙神共同讨论的热门话题。

  神灵之间竞争激烈,尤其是天生神灵,对于资源气运上的竞争,可以说是锱铢必较,分毫必争。

  若是按照往常的经验来讲,新上位的天生神灵,必然会被后面的老牌神灵所打压,不仅如此,若是在初期打压中表现懦弱,那到最后,其他老牌神灵也必然会各分一杯羹。虽然老神不会将新神逼得太狠,但是没个几百年的积累,新晋神灵想要冒头,还是太过于困难。

  可是,这一次,这个名唤李牧鱼的天生神灵,他的所作所为可以说,令天庭上下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在最初召集信徒时的轰动,已经惹了很多人的侧目,其中手刃金溪江神,更是将李牧鱼这个名字,抬到风口浪尖之上,名扬整个灵州。

  可是,仅是如此,还并不能真正地入那些天庭老牌神灵的法眼。就在最近,当所有人都认为,李牧鱼必然会步往年新晋神灵后尘之时,一个巨大的反转,直接让李牧鱼的名字,真正地烙印在天庭所有人的心上。

  “我现在就要见帝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