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李牧鱼的手段

  夜晚的风,凉凉地吹在李牧鱼的身上,吹平了衣衫上的褶皱,却抚不平李牧鱼眉头上的烦琐。

  “嗖——”

  遁光飞逝,在天色即将大亮的时候,李牧鱼终于赶回了弱水域。

  “噗通——”

  水花飞溅,没有丝毫的停歇,李牧鱼直接一个俯冲,直接遁入河伯府之中。

  “看来,神魂上的伤,比我想象之中还要严重得多。”

  李牧鱼揉了揉额角的太阳穴,努力压制住神魂中所传来的尖锐痛感。虽然,他的伤在三天前已经恢复大半,但今晚动用的法力过多,引起神魂疲惫,使得神魂上残留的灼伤,有着复发的趋势。

  “法体,现。”

  哗啦——

  李牧鱼手上快速凝结着法诀,只是一瞬,一道蔚蓝色的水流便将李牧鱼的双腿包裹在内,法光一闪,一条近两米长的修长鱼尾,便自李牧鱼腰下,凝聚而出。

  “逝水法则——轮回。”

  修长的鱼尾轻轻一摆,随着李牧鱼口中的咒文的吐出,一道猩红色圆形结界便罩在了李牧鱼的身上。

  霎时间,灵气凝聚,代表逝水法则的法则之光,透过李牧鱼的眉心,落在了神魂之上,没一会儿,李牧鱼整个神魂,便被带有血色咒文的红光,严严实实地裹挟起来。

  “呼——吸——呼——吸——”

  随着李牧鱼绵长的吐纳声,丹田内光泽暗淡的水神妖丹,也开始不断地汲取着弱水河底的浓郁水气。

  渐渐的,随着李牧鱼吐纳的频率越来越快,丹田中的水神妖丹吸收水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没一会儿,一个以李牧鱼为中心的灵力漩涡,在河伯府中,霍然形成。

  滴答滴答滴答——

  仿佛钟表的指针在打着刻度,在李牧鱼的神魂被轮回之光包裹在内的时候,这种奇怪而熟悉的声音,便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一刻都没有停过。

  “呼——”

  李牧鱼长吐一口浊气,随着水气聚聚的速度越来越快,没过多久,笼罩在神魂之上的轮回之光便渐渐暗淡了下来,连同神魂之上的灼伤,也悄然愈合。

  “凝。”

  口中轻吐,一朵水色莲花,悄然出现在李牧鱼的掌心之中,花朵凝实,恍若实物,而且李牧鱼的脑中,也没有再出现法力过度消耗的刺痛感。

  “这一次的治疗速度倒是快了许多,连法力恢复的速度,都较之前,提升了些许。”

  李牧鱼缓缓睁开了双眼,鱼尾一摆,腰下又重新恢复成了双腿的模样。

  逝水法则,可以将一切事物,都恢复成最初的样子,可是,即使是恢复如初,但还是会出现一些细小的差别。有好有坏,但目前为止,这些差别,却并没有对李牧鱼造成太大的影响。

  “昨晚,虽然阻止了食梦虫吞噬梦靥,但是,这个方法的效率却是太低,而且对梦神所造成的影响,也是微不足道……”

  李牧鱼召出若水琴,双手轻轻地拨弄着琴弦,琴调起伏,可李牧鱼的双眼,却有些微微出神。

  “梦神,你当日伤我,我曾说过,这份礼,我必当百倍奉还……你我本属天庭神灵,但你仗着修为神龄高于我,就要硬夺我弱水域的气运……既然你舍得下脸面,那也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铮——

  琴声骤停,李牧鱼微微眯起了双眼,眼神泛冷,一股犹如实质的寒气,自李牧鱼周围,四散而出,没一会儿,寒气扩散,刚刚立秋没多久的弱水域,竟开始飘起了细密的雪花来。

  “恩?”

  察觉到身体周围越来越浓的寒气,李牧鱼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又没有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收。”

  收敛了寒气,但李牧鱼也来不及叫停外面的大雪。

  如今,他虽已经凝聚了水神妖丹,但是对于法力的控制,还是不能做到得心应手。尤其是在他凝聚了法体之后,只要稍不注意控制,鱼尾上的神通便会随着他的情绪自动施展,而且极难停下来。

  因此,自李牧鱼结丹回到弱水域之后,弱水域的天气,根本就不按照外面的季节走的。

  时冷时热,忽风忽雪,有时候闭关久了,整个弱水域还会持续不断地下着大雨,连止都止不住。但幸好,半妖城还有忘忧树和弱水河来保护,还不至于涝得太厉害,可是这种阴晴不定的状况,也将那些半妖折磨得不轻。

  “看来以后,还是得多花点儿时间琢磨一下,对法力的控制力度才行。”

  弱水域的寒风,依然还在呼啸着,而刚从睡梦中陆续醒来的半妖,则见怪不怪地看着屋外的大雪,只是摇了摇头,便纷纷拿起木锹,去屋外铲雪去了。

  ……

  “轰隆隆——”

  子时刚过,天空中便准时地开始打起了雷,而得了经验的灵州生灵们,见天空开始打雷,便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

  “终于能安心睡觉了……”

  一连半个月,每一晚上的这一刻,所有人都会准时被这雷声震醒,对他们的睡眠质量构成了极大的影响,使得不少人开始怨声载道起来。

  雪花似的告状贴纷纷投到各个城的城主府中,以乞求各域神灵解决这夜空巨雷。可是,不尽人意的是,即使抱怨再多,但这雷却依旧响个不停,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叮咚——

  “总算是结束了……”

  雷声过后,便是琴声。

  在熬过雷电摧残之后,终于,灵州的生灵伴着绵长的琴声,满怀怨念地闭上了双眼,可神奇的是,没过多久,凡是在听到琴声入睡之后的生灵,便会睡得格外香甜,连梦都不会做,而且第二天起床时的精气神,更是出奇的好。

  只是,不好的是,他们起床的时间,不得不向后延长了许多。

  “啪塔——”

  万籁重新归于俱寂,在万物沉睡之时,宝蓝色的幻魔蝶扑打着翅膀,犹如潮水涨涌,向灵州各域铺天盖地地飞了过去。

  纸片洒落,犹如白雪,每一只幻魔蝶都会夹着一张被写满的纸,向灵州众生灵的头上倾洒而出。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