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报复

  夜色微凉,月明星稀。

  秋天的夜,飘着一股果香,顺着河川,荡过山谷,令灵州的生灵,很轻易的,在这片爽朗的夜空下,入了眠。

  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一切又都是那么的安详,月色朗朗,连带着睡意,都变得浓稠了起来。

  “嘶嘶——嘶嘶——”

  子时,当朦胧的睡意笼罩在整个灵州大地上时,灰白色的梦靥之乡,悄悄地降临在每个生灵的睡梦之中。

  虫声嘶鸣,白影绰绰,数以万计的食梦虫,滑腻地从梦靥之乡钻了出来。

  “不要……不要……不要打我……”

  当食梦虫悄悄靠近灵州的生灵之时,一声声深陷噩梦中的呓语,不断地自或人、或妖的口中颤抖说出。双目紧闭,额角生汗,充满噩梦气息的梦靥,就像黑夜中的蝙蝠,轻轻地咬着每一个人的喉咙,吸吮着鲜血。

  “不要……不要啊!”

  梦呓声越来越密集,而由梦靥所化的噩鱼,也从每一个深陷噩梦的生灵神魂中游出,继而被卷入梦靥之海,暴露在那些择梦而噬的食梦虫眼下。

  “嘶嘶——”

  就在食梦虫兴奋地准备狩猎之时,突然,异变升起。

  “轰隆隆——”

  漫漫长夜,漆漆夜空,就在万籁俱寂之时,一道震耳欲聋的九天长雷,霍然间,划破了灵州的整个天空。

  “噼里啪啦——”

  雷声过后,便是电鸣,两种声音一气呵成,而且这令人心悸的巨大声响,一下子打破了静谧的夜,连带着那些已经陷入梦乡中的灵州生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给劈了起来。

  “嗷呜——”

  泗水城中,一个原本深陷噩梦的小狼妖,突然被漫天的雷电所惊醒,就连方才刚做到一半的噩梦,也一下子被掐断,囫囵地清醒了过来。

  “呼——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小狼妖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天上连绵不断的恶雷,又情不自禁地用自己的小爪子,捂住了耳朵,想继续睡下去。

  可是,这次的雷,却不同于往日,那响声简直令人心惊肉跳,就连小狼妖的注意力,都忍不住被天上的电光吸引,连带着睡意,也越来越淡。

  “轰隆隆——”

  就在越来越多的生灵,被这雷声惊醒之时,突然,那令人心颤的雷,又在一个非常奇怪的节奏点上戛然而止,而且在这一通电闪雷鸣之后,却连半个雨滴,都没有落下。

  “怎么回事儿?干打雷不下雨,这天儿是有毛病吧……”

  就在小狼妖心感疑惑之时,忽然,九天之上,一道幽幽的琴声,伴着微凉的夜风,拂过他的耳畔。

  “叮咚——”

  琴声绵绵,洗涤尘心,就连刚通智的小狼妖,都觉得这随风入夜的琴声,分外好听。仿佛让他那颗被噩梦侵扰的心,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嗷呜~~”

  小狼妖长大了嘴,有些笨拙地用小爪子揉了揉眼睛,紧接着,便随着那清心拂沉的琴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

  梦靥之乡。

  “该死!”

  碧波蓝天之下,头戴鬼头面具的梦神,真被一群白色滑腻的食梦虫裹挟着。

  此时,正是子时,也是夜最浓的时刻。而这个时候,梦靥降临,也正是梦神没晚固定收割灵州生灵气运之时。

  只是,就在食梦虫即将吞噬噩鱼的时候,那突兀的雷电,一下子把大部分深陷梦靥之中的生灵,给惊醒了起来。

  初时,梦神还不在意,毕竟雷声总会过去,等那些生灵重新入睡的时候,梦神也可以继续派遣食梦虫收割噩鱼。可是,在雷声过后,那道来自云幕之后的琴声,却成了食梦虫入梦的最大阻碍。

  “又是那个水神!”

  穿过云幕,梦神通过食梦虫的视角看到云端抚琴之人,他心中的满腔疑惑,一下子尽数转化为滔天的怒火,就连梦靥之海,也因受到他情绪的影响,开始狂躁地翻腾起来。

  “没想到,他会想出这种办法来对付我,真是一个让人烦心的小虫子……”

  面具之后,梦神一双狭长的凤眼中,迸发出极为危险的光芒,只是,让他深感疑惑的是,这个水神的神魂应该伤得极重才是,若是没有好好休养,那神魂的伤,必然会越来越严重,重则更是会有修为倒退的风险。

  可让他疑惑的是,此时,这个水神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不仅施雷破坏他的梦靥,而且还能弹奏出奇怪的琴声,让灵州生灵,脱离梦靥的困扰。而这一切,根本不是一个神魂受伤的神灵能够办得到的事情。

  “哼!我看你到底还能坚持到几时!”

  梦神一声冷笑,便召回了食梦虫。

  他笃定李牧鱼是带伤施法,即使他不出手,那个屡次破坏他好事的水神,必然会因神魂受伤而遭到反噬,自食恶果,后患无穷。

  ……

  悠扬的琴声,依然自云幕之后倾泻而下,而端坐在云端之上的李牧鱼,则不断地催动灵力,将清心咒糅合到琴声中,不断地去驱赶梦靥的侵扰。

  就在三日前,李牧鱼以引雷自劈的方式,从梦靥之乡中成功地逃了出来,可付出的代价,却是神魂受损,修为动荡。

  原本按照这个受伤的程度,没个一年半载的修养,是无法彻底复原的,只是,若真到了那时,弱水域的气运,怕真要被那些虎视眈眈的神灵各分一杯羹了。

  “收。”

  嘴上默念缩小咒,原本端坐在云端上奏琴的李牧鱼,直接将若水琴缩小收入丹田之中。

  若水琴,是他的证道之琴,虽然是他在凝体期时所炼制,但凝结妖丹之后,李牧鱼却依旧将若水琴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宝来孕养。

  “嗖——”

  水光一闪,李牧鱼见梦靥消失,便驾着云头,向弱水域的方向飞去。

  如今,他的修为已至结丹,若水琴声遍及的范围也扩大了十数倍。

  但是,想要做到遍及整个灵州,还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李牧鱼只能选择小范围地去破坏梦神的梦靥,但是如此做法,还是无法真正地威胁到梦神,只能让他稍微吃点儿苦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