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李牧鱼的雷(第二更)

  寒风肆虐,冰雪咆哮,一冷、一热,两种截然相反的极致的温度,在梦靥之乡中来回交替着。

  沙漠炎热,风暴寒冷,在李牧鱼的操纵下,漫天的昏黄灼沙,已经被太寒之域,冰封千里。

  “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天就亮了。”

  凌空而立的李牧鱼,依然紧皱着眉头,时刻观察着梦神的动向。心中暗算,但手中的法术却从未停歇,不断拖住梦神的攻势。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李牧鱼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防御露出丝毫的破绽。

  随着法术不间断的施展,李牧鱼的神魂灵光也逐渐黯淡了下来。若是再不离开梦靥之乡,及时回归本体,那么,他的神魂不仅会大失元气,就连他留在弱水域的本体,也会开始逐渐虚弱,重则更会直接现出原形。

  “呼——”

  李牧鱼深吸一口气,狠狠地朝着天空吐出,瞬间,雪云凝聚,簌簌的雪花自雪云中飘零洒落,落在沙漠之上,使得整个沙漠的气温愈来愈寒冷,到最后,茫茫的黄沙已经变为的一眼望不到边的雪原。

  “还有半柱香……”

  李牧鱼警惕地搜寻着梦神的踪影,不知为何,随着时间越近,他的心犹如被一双手攥紧了一般,越来越紧,就连同他的心跳,随着一种惊悸的心绪,在恍惚间跳得越来越慢。

  “时间,倒流。”

  唰——

  阴冷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犹如梦靥诅咒。一瞬间,冰雪消融,冻土解封,就连天上的雪云,也溃散殆尽,而被李牧鱼施法覆盖的冰冷雪原,也随那声迷蒙的呓语,重新变回了沙漠。

  “这是……”

  楼兰法则!?

  李牧鱼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可是转瞬间,他又摇了摇头,否定了他荒谬的猜想。

  方才的一切,虽然看上去是对时间的倒转,但是他能感觉的到,外界的真实时间,并没有变,依旧还剩半个时辰的时间,就会天亮。

  只是,梦境轮转,在梦靥之乡,梦神便是这里绝对的主宰,他虽无法操控外界的时间,但是在梦中,他却可以随意调动梦境的长度,压缩时间流逝的真实感,连同李牧鱼对于梦境的感知能力,也被迅速调低。使他误以为,方才的一切变换,是时间的倒流。

  其实,真实的情况却是,梦神调用大量的梦靥神力,转换了李牧鱼所在的梦境场景,虽然还是那片荒漠,但却是同属于梦靥之乡的另一个梦境空间罢了。

  “你还想逃吗?”

  这一次,出现在李牧鱼面前的不再是那条瘆人的眼镜王蛇,而是一个头戴白色恶鬼面具,身披乌黑梦靥斗篷的男性神灵,正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疲惫不堪的李牧鱼。

  “我虽然不能杀你,但是在梦靥世界,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乖乖听话,只是,你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比较好。”

  很强,真的非常强。

  李牧鱼仰着头,静静地看着眼前神秘至极的梦神。

  结丹期巅峰与结丹初期,虽然修为只是相差了两个阶段,但是其中的差距,却如山岳鸿沟一般,根本不是此时的他能够迈得过去的。如今,他技不如人,要么臣服,要么被折辱,这两种选择,便是梦神给李牧鱼所下的最后通牒。

  若是臣服,那么从今以后,他这个弱水河伯,将会是整个九州神灵,人人所轻视的存在;可若是拒绝,那么,这个看起来极不简单的梦神,必然会有千万种方法折磨他,直到他最终就范为止。

  “臣服么……”

  李牧鱼摇了摇头,可是被折磨,自己又不像是那种意志坚定之辈,他可没有绝对把握可以扛过去。那么,在一和二之中,他唯有选择第三条了。

  “我选择……引雷之术,落!”

  梦神嘲弄一笑,见李牧鱼催动法术,以为他依旧还要顽抗到底,便耸了耸肩,伸手朝前一指,突然,昏暗的天空之中,数以万计的食梦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梦神周围。随着梦神的指令,那铺天盖地的食梦虫犹如饿极了的疯狗一般,撕咬着,向李牧鱼的方向,齐刷刷地飞来。

  “轰隆——”

  就在食梦虫即将以排山倒海之势,将李牧鱼整个人吞没之时,紫色的电光,在电光火石之间,从九天苍穹之上,狠狠地落了下来。

  “噼里啪啦——”

  雷声震耳,电光刺目,原本势在必得的梦神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鱼,看着眼前的那道雷光,他本以为这手雷法,会是李牧鱼深陷囚笼之前的最后挣扎,没想到,那道雷劈落的位置,赫然就是李牧鱼身上。

  他居然自己劈自己!?

  “轰隆——”

  紫色的电蛇,狠狠地落在了李牧鱼的身上,而此刻的李牧鱼,却是双眼猩红,满脸邪肆地看着梦神,猩红色的血珠缓缓自嘴角滑落,但是随着这道雷的降落,李牧鱼的身体,也在这梦靥之乡中,缓缓溃散着。

  “梦神,你的这份大礼,我会永远记住的。”

  癫狂的目光,狠辣的手段,便是李牧鱼在离开时,给梦神留下的最后印象。他万万都没有想到,这个修为不如他,神位不如他,甚至是手段都不如他的新晋神灵,居然肯狠得下心,对自己的神魂下手。

  雷电属火,秉性刚正,一向是淫邪鬼魅所惧怕之物,而作为梦境之主,他的梦靥手段,尤其被这雷电克制。因此,李牧鱼以雷法自残,虽会重伤,但是却可以强行将自己的肉身在现实中唤醒,由此令自己的神魂,也得以归位。

  “当真是一个……狠角色。”

  ……

  “轰隆——”

  晴天霹雳,白日生雷,就在晨曦初露的那一刻,李牧鱼的神魂,成功地归了位。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李牧鱼口中喷洒了出来,面若白纸,手脚轻颤,一种尖锐的疼痛感,一下子从神魂中喷发了出来,让李牧鱼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今日之仇,我李牧鱼必当涌泉相报!”

  (要月初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