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激战(第一更)

  呜咽的风,嘶吼的浪,梦靥之乡的天在变,海在变,就连气味、视觉、感官,所有的一切都在变。

  “吼——”

  苍凉的嘶吼声,划破整个天空。犹如两只月亮一般大的眼睛,赫然出现在李牧鱼的面前,与之相比,李牧鱼的存在,几乎犹如海滩中的一粒沙,是那么的不起眼。

  “哗啦——”

  咸湿的呼吸打在李牧鱼的脸上,巨鲸一呼,风声便疾,鱼鳍一甩,血海便翻,不知为何,随着巨鲸离他越来越近,李牧鱼心中的心悸感,便越来越深。

  “不愧是看遍红尘七情的行家,即使是神域的冰山一角,也足以令普通的神灵毫无招架之力,被这无尽的梦靥,消耗至死。”

  李牧鱼忍着心中的不适,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的他,是以神魂离体的方式被梦神拖入此界,因此本体并不会受到任何的侵害。只是,若是处理不当,他的神魂,便永远都会被这无尽的梦靥所笼罩其中。

  “与其在这儿说废话,还不如趁早求饶,兴许我还能留你一命。”

  “求饶?”

  铮——

  就在血海即将要把李牧鱼吞噬的时候,异变升起,随着一声铿锵的琴调,一股比血海更大的滔天巨浪,向着那一头无边无际的巨鲸,席卷而来。

  “幻魔蝶,助我!”

  啪塔啪塔——

  随着琴声越来越疾,数以千计的宝蓝色幻魔蝶自李牧鱼的袖中飞出,幻蝶振翅,幻化为光,紧接着,一道不下于巨鲸的庞大的虚影,向海面上快速浮升。

  “这是……”

  堪堪避过海浪的梦神,一脸惊诧地看着李牧鱼。

  此处,为梦靥世界,更是独属于梦神一人的绝对神域,若是寻常神灵闯入此地,必然会被压制得难以翻身,更别提能使出如此大的阵仗来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修为足足比他低一大截的新晋水神,居然会有如此本事。明明在他的地盘,居然可以做到不受干扰,行动自如。

  “吼——”

  熟悉的兽吼声,自海底传来,顿时,风声大起,海浪滔天,一个同样无边无际的庞大身影,自梦神所化的巨鲸面前,缓缓而出。

  “铮铮——”

  当李牧鱼弹响最后一节音符时,突然,在李牧鱼悬空的脚下,一头犹如海岛一般庞大的巨鲸,在梦神的对立面,浮了上来。

  “吼——”

  犹如龙卷风一般的水柱,自李牧鱼身下的巨鲸鳍背上喷涌而出,而此时,梦神仿佛是在照镜子一般,看着与自己的巨鲸化身一模一样的庞然大物,眼中的惊愕,仅是一瞬,便已经被李牧鱼清晰的捕捉在眼中。

  幻术——镜花水月,成。

  见梦神被幻术骗过,李牧鱼也不敢多留,此处到底是梦神的地盘,他作为一个修为仅是结丹初期的新神,根本就不敢和梦神正面硬刚,如今最好的办法,便就是快速离开梦靥之乡了。

  “去!”

  李牧鱼收回了若水琴,朝前一指,顿时兽吼声起,仿照梦神所化的庞然巨鲸,便拍打着尾巴,朝着梦神撞去。

  “吼——”

  梦神看着眼前向自己撞来的巨鲸,心中一颤,本能地想要向旁躲避着,但当水花泼溅在身上之时,他又猛地打了一个机灵,重新反映了过来。

  这压根就是一个幻术!

  “小子,你居然敢蒙我!”

  察觉到梦神滔天的怒火,李牧鱼没想到自己的幻术,居然会这么快就被人破解了。也不在理会身后的状况,运气法力,双手化刀,狠狠地向天空之中的残阳劈去。

  “你还想跑?”

  就在李牧鱼即将触碰到残阳之后的梦靥裂痕之时,异变再生。

  血海干涸,天空转暗,眨眼之间,整个梦靥之乡的场景骤然一变,一片金灿灿的沙漠,骤然出现李牧鱼的眼前。高温、干涸、炎热,浓郁的炎火之气,犹如一股火浪,狠狠地扑打在了李牧鱼的身上。

  “哼,我看这下子,你要怎么跑!”

  沙海之中,一条百丈之长的眼镜王蛇,正吐着蛇信,瞪着竖瞳,阴冷地看着犹如蝼蚁一般大小的李牧鱼,毒气喷洒,怒火鼎盛,刚刚被李牧鱼摆了一道的梦神,此时恨不得直接将眼前这个该死的小神,生吞活剥,一口吞入腹中。

  可惜,他却不能这么做……

  “只要你答应,以后弱水域的气运将分我一份,那么,我就可以放你离开……”

  “太寒风暴。”

  李牧鱼压根连听都不听,知道自己现在无法离开此地,便也不说废话,直接将体内的太寒之气尽数涌出,配合着他所蕴藏在丹田之中的混天风气,使出他到目前为止,所领悟到的攻击力最强神通。

  “呼——”

  冰雪纷飞,几乎在同时,足足有三十多道百丈高的龙卷风自李牧鱼身边形成,温度骤降,冰幕笼罩,漫天的冰雪无穷无尽,夹带着最凛冽的气势向四周刮来。

  随着李牧鱼双手合十,朝前一指,三十多道龙卷风同时向着梦神所化的眼镜王蛇的方向汹涌袭去。

  “找死!”

  原本以为是个刺头,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碰到了刺头中的铁板。他作为一个比李牧鱼拥有更长神龄的老牌神灵,没想到,这个小辈居然连他的话都没听完,直接就对他“痛下杀手”!而且这道法术的威力,连他,都觉得头皮发寒。

  蛇身一扭,眼镜王蛇直接遁入到身下的荒漠之中,以躲避陆地上的风暴。

  可没想到,整个身体才刚刚没入一半,一种极其寒冷的危机感,便瞬间笼罩在梦神的心头。

  “太寒之域。”

  立在半空中的李牧鱼,就跟不要命似的疯狂地催动着一道又一道法术,不顾体内法力的急速消耗,冰霜、弱水、风暴、冻土,一样接着一样,铺天盖地地打在梦神的头上,使得梦神,根本就没有近身的机会。

  “该死,他是想等到天亮,趁机逃走!”

  察觉到李牧鱼的意图,原本被愤怒冲昏了头的梦神,忽然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这里,可是他的神域!

  怎容一个结丹期初期的小神,如此轻视?

  (月初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