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食梦虫(求订阅)

  溶溶月色,悠悠弱水,当弱水域的夜幕将近之时,缀在夜空中的幻月,便为这摸不着手的黑暗,披上一层薄薄的银纱。

  静谧的夜,柔美的月,在一片祥和之中,却有一股令人心悸的不安,悄然降临在半妖城之中。白色的雾,化为氤氲的烟,顺着鼾声,窥入无眠梦乡。

  “终于来了么。”

  融于黑暗之中的李牧鱼,骤然睁开了双眼,千万缕神识,化为灿烂的星光,一一落在了潜伏在黑夜中的幻魔蝶身上。

  幻光莹莹,随着那股诡异的烟雾,幻魔蝶扑闪着翅膀,飞到城中半妖的枕边。

  “入梦术,结!”

  铮——

  琴声低鸣,口中诵咒,琴与夜,幻与梦,一场无声的交战,在瞬息之间,悄然拉开了帷幕。

  “唰——”

  画面一转,黑夜转淡,在幻魔蝶的蜃气增幅下,李牧鱼很容易地便操控着附着在幻魔蝶身上的灵识,遁入到每一个半妖的梦境之中。

  只是,一心万用,使得李牧鱼的实力大打折扣,所以在弄清情况之前,进入梦境中的李牧鱼,不得不以化身幻蝶的乔装状态,掩藏着自己的踪迹。

  “果然是梦靥之乡。”

  遁入梦境之中的李牧鱼,看着眼前的盛景:洁白的沙滩,碧蓝的沧海,在万里无云的碧洗天穹之中,数以万计的食梦虫,正摆动着如蛇一般的滑腻身躯,尖尖的长嘴,漆黑的虫目,不断地在空中翻涌,紧接着一声尖啸,数万只食梦虫一齐涌入海中,吞噬着梦靥之海上,不断游动的噩鱼。

  “啪塔——”

  化身为幻魔蝶的李牧鱼,一挥羽翅,直接跳入梦靥之海之中,蝶身化鱼,眨眼间,李牧鱼便化身为碧海中的一条噩鱼,随着鱼群,遁入深海。

  “嘶嘶——”

  半空中的食梦虫依旧在尖锐地嘶叫着,而李牧鱼身边的噩鱼,则不断地被涌入梦靥之海的食梦虫撕咬碾碎,吞入腹中。

  “不愧是介于虚实之间的完整神域,无论是气运的采取方式,还是伴生生灵的灵性程度,都不是新生的弱水域可以比拟的。”

  化为噩鱼潜入深海中的李牧鱼,正一脸思索地看着海面上的“鱼虫之斗”。曾几何时,当他还是一条小鲤鱼的时候,这副天敌厮杀的场面,几乎时常会在他的身边发生,为了食物,为了生存,李牧鱼不得不拼命躲藏着,以避过长嘴鹰的袭击。

  可是,李牧鱼看着眼前的这副场景,那些被作为口粮的噩鱼,却都是无意识地在海里游动着,没有规律,没有躲藏,仿佛这群噩鱼根本就没有看到天空中的食梦虫一般,悠哉地划动着鱼鳍,根本不知道危险的降临。

  但是,作为对天地万物具有超强感知能力的天生神灵,李牧鱼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来自噩鱼的恐惧情绪,只是这些情绪的来源之处,却并不是在这些麻木的噩鱼,而是来自这些噩鱼鳍背之上的梦靥之乡。

  梦靥之乡,分为两层。第一层,便是这处介于虚实之间的梦靥之海,以及这些仿照外界万物,所诞生而出的运转体系;第二层,则为小梦靥之乡,是藏在每一条噩鱼鳍背之上的一枚鳞片之中。

  噩鱼,则代表着一个未成型的噩梦,而噩鱼的数量,则代表整个灵州中,正在做梦的生灵数目。

  当噩鱼被食梦虫所吞噬之时,则噩梦成型。而这藏在噩鱼鳍背之上的小梦靥之乡,就会被当做食梦虫的食料,连同恐惧,一同被撕碎殆尽。

  而那些被食梦虫吞掉梦境的生灵,他们的精元便会以这种方式逐渐流失,连同那些生灵的气运,命数,一一化为整个梦靥之乡的养料。

  “噗通——”

  一回身,食梦虫的虫牙就擦着李牧鱼的边儿,游了过去,虫鸣嘶吼,一种诡异的惊悸感,在李牧鱼的心中,油然而生。

  “好险。”

  李牧鱼迅速地捏起一个幻术,将自己的身体隐匿在梦靥之海之中。

  目光泛凉,李牧鱼躲在暗处,冷冷地看着那只袭击他的食梦虫,心中虽动了杀意,但此刻,却不能轻举妄动。

  灵州广博,神系庞杂,而其中的天生神灵的数目,却并不多。

  天生神灵,大多因众生愿力,又或者天地业障而降生下界,虽分五行,但主要的却是按照特性划分。

  虽有金、木、水、火、土大类在前,但五行属性神灵,却大多都为后天,反倒是天生神灵,他们的神职并不在五行之内。

  比如佘山的万蛇之母,属阴,掌管着灵州蛇类;又或者在镜中世界凝结仙格的镜神,一体两面,一虚一实,一面花团锦簇,一面丑恶肮脏……

  四十九位天生神灵,每一个神灵所司掌的神域、能力、神职,都全然不同,每一个领域,永远都只能够有一位天生神灵。而这,就是天生神灵的唯一性,以及不容替代的特性。

  而梦靥之乡的主人,就恰恰是一个在数百年前,才新崛起的一个神界翘楚——名曰梦神。

  “嗖——”

  裹着一道不显眼的水流,李牧鱼依旧幻化成了一条噩鱼的模样。一面躲避着来自食梦虫的攻击,一面又不断地在这偌大的梦靥之海,寻找着弱水域半妖们的梦靥气息。

  “找到了!”

  在李牧鱼游了不知多久的时候,一丝属于弱水域的隐晦气息,在不远处的食梦虫扎堆的地方,隐约地传了过来。

  “嘶嘶——”

  尖锐的嘶吼声,不断地自食梦虫的喉咙中发出,俯冲、撕碎、吞噬,不同于其他地方,这片区域内的食梦虫,则显得更为凶悍。

  “找死!”

  李牧鱼看着浮在梦靥之海上的噩鱼,它们身上的气息,分明就是属于弱水域半妖的。而随着噩鱼被吞噬,李牧鱼明显地可以感觉到,那份原本属于弱水域的气运,正在被这些食梦虫,蛮横吞噬。

  “太寒之域。”

  查明了真相,李牧鱼也不再东躲西藏,鱼身化人,水色长袍在梦靥之海上无风自动。

  “呼——”

  寒气凛然,瞬间,原本还在海面上猖獗嘶吼的食梦虫,直接被封入无尽的寒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