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幕降临

  “牛蛮参见神君。”

  漫天的寒气,满院的肃杀,一直甩手而不理他事的牛城主,总算是在群妖被屠之后,姗姗来迟。

  “你可要解释?”

  牛蛮看着满地的狼藉,以及李牧鱼眼中的漠然,一种由心而发的压抑,瞬间便笼罩在心上,张了张口,却又咽了下去。

  “你不想说?”

  “回禀神君,小妖不知何错之有。”

  听到牛蛮这句话,李牧鱼眼中的温度更为冰冷,可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低头而沉声的牛蛮,便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小妖按照神君的吩咐,一直悉心照料着半妖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院中的妖族,则是一些寻求小妖照拂的妖族同类,小妖不知,这些妖族同类因何触怒了神君,而惹起杀身之祸。”

  姿态恭顺,语调低沉,若是只听牛蛮的语气,必然以为他是在真诚地向李牧鱼告饶,可是牛蛮方才话中的每一个字,却是颇为酸涩。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自己为了半妖城,如何的委屈了自己;然后,又将“妖族同类”四个字咬紧,暗指李牧鱼出身为妖,却反而对妖族苛刻,对半妖包容,而且为了半妖,直接一言不合灭杀妖类,实则在对李牧鱼的行为,颇有微词。

  李牧鱼眯起眼睛,静静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牛蛮,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整个城主府中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了起来。

  就连一旁的金鳞,都觉得周遭的温度开始逐渐降低,更别提处于李牧鱼目光审视下的牛蛮,身上早已开始冻得哆嗦起来。

  “牛蛮,你错了。”

  我错了?

  闻言,牛蛮只觉得身体上的压力骤然一松,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眼前挺直而立的李牧鱼,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是没由来的一紧。

  “我先为神,而后为妖。我的本体虽为妖类,但是,现在的我,是弱水域的神灵,更是整个半妖城的守护者。

  我当初因为信任你,所以才将管理半妖城的权柄交予你。可如今,却任由你的‘妖族同胞’欺辱我的信众,你以为你是在为我管理半妖城,实则,你是在轻贱我的信众,动摇我的根基,着实该杀!”

  “神……神君……”

  原本还振振有词的牛蛮,听到李牧鱼语气中的杀意,原本挺直的身体,一下子瘫软了起来。

  “你当初求我救你的女儿,可如今,你却如此怠慢我予你的恩情,虽然这十年以来,你代我管理弱水域,但这也是你应背的债,弱水域,可不欠你的!”

  “神君……小妖……知错了,是小妖看顾半妖城不周,请神君责罚。”

  牛蛮的沉稳,是李牧鱼之前最欣赏他的地方。而且,他当日不顾金溪江神的威胁,独自带着女儿跋山涉水来到弱水域,这份果决与舐犊之情,即使是李牧鱼也是颇为触动的。

  虽然,他已经为牛蕊治愈了体内的妖气,但这些年来,牛蛮费心费力地管理半妖城,也是破费心力。这份苦功,倒也是恩债相抵。

  只是,到头来讲,对于牛蛮这种灵州本土的妖,还是不适合管理半妖城的。不论私心,只因他们从骨子里带来的歧视。即使牛蛮的女儿也是一个半妖,但他的心,终究还是瞧不起半妖的。

  “你走吧。”

  闻言,牛蛮微微一愣,随即抬着眸,看向眼前一脸淡然的李牧鱼。此时他的心很空,但脑中的思绪却是如闪电般,一一飞转。

  “金溪江神已死,牛蕊体内的妖气也已经尽数治愈,现在,你可以带着牛蕊,一起离开半妖城了。”

  “神君……”

  牛蛮嘴张了合,开了闭,表情有些僵硬,却又无从说起。

  金溪江神确实已经被李牧鱼杀死了,而牛蕊的病也确实被李牧鱼治好了,如今的他,能够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完全可以带着牛蕊远走高飞。

  只是……

  “在你离开之前,需要发一个心魔誓。永远不可背叛弱水域,绝对不可升起任何对弱水域的加害之心,否则,神魂俱灭,修为尽毁,永世不得超生。”

  原本一再踌躇的牛蛮,听到李牧鱼的话,他原本那颗侥幸的心,彻底沉寂了下来。

  “是。”

  ……

  自那日过去以后,城主府便被彻底地清理干净。紧接着,弱水河伯出关,并重新任命金鳞为新一任半妖城城主的事情,在整个弱水域,掀起了轩然大波。

  城主府。

  “神君,这些便是资料,也是我在近几日所调查出来的信息。”

  偌大的城主府大厅之内,金鳞躬着身,将手中的资料递交给首座之上的李牧鱼,双唇抿紧,低着头,静静等待着李牧鱼的回答。

  “好,我知道了。”

  李牧鱼点了点头,便从金鳞手中接过了资料,快速了浏览了一番。

  果不其然,半妖城梦靥第一次发生的时间,恰好在弱水域十年保护期满的第二天。可见,这次的梦靥之灾,并不是因其他自然因素的影响所造成,而是神灵所为。

  只是通过这手段,他却还不能准确地分析出是出自灵州哪位神灵。

  “对了,我交给你的事情,完成的怎么样了?”

  “回禀神君,您所下传的那些五行基础功法,已经分发到半妖城所有的半妖手中,只是,大多数半妖的年纪已经颇大,过了修炼的最佳年纪,而且半妖中拥有妖气者甚多,而拥有灵根者,却是千里挑一,因此,收获甚少。”

  “恩,我知道了,若没其他事儿,你先下去吧。”

  “是。”

  见金鳞退下,李牧鱼便不自禁地陷入沉思。

  催人生梦,乃是许多神灵天生就拥有的手段。只是手法粗鄙,大多数的神灵也只能够简单地对指定的一两个人托梦而已,可想令拥有上万人口的半妖城,在同一时刻入梦,其需要的术法威能,已经与神通不遑多让。

  就像李牧鱼天生就会的降雨,可这又对于其他非水属神灵来讲,却又是千难万难的事儿。因此,想要探寻线索,就要从操梦手段极为了得的神灵入手。

  “恩?”

  原本陷入沉思的李牧鱼陡然一惊,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滑腻感觉,就在刚才,突兀地降临在了整个半妖城之中。

  夜幕,终于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