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清理

  “嗖——”

  拨开浓雾,穿过春霾,化为一道水色流光的李牧鱼,便翩然遁入弱水域之中。

  此时,正逢初春,料峭的春风扑打在身上,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便在心中荡了开来。

  流光渐消,水色转淡,赶回弱水域中的李牧鱼,并没有急匆匆地返回河伯府,而是捏着幻术,踩着云雾,化为一道无声无息的风,拂过整个半妖城。

  “城主府?”

  李牧鱼看着市中心府邸匾额上的三个大字,微微皱了皱眉,脸上表情有些疑惑,但旋即便缓和了下来。

  这府中妖气环绕,分明就是牛蛮的住所,可这十年里,李牧鱼虽然将管理半妖城的权柄交给了牛蛮,但他却并没有封牛蛮为城主。可他方才环顾自周,发现半妖城的城市建设还算不错,便也熄了不快的心思。

  牛蛮是妖,而半妖城的居民则是半妖,二者在灵州地位悬殊,一般的妖是全然看不起半妖的。

  只是,李牧鱼当初瞧着牛蛮爱女心切,而且颇有治城之才,便也属意牛蛮做这个半妖城城主,但没想到,一别十年,牛蛮倒是已经提前给自己封了个位置。对于此事,李牧鱼虽有些不满,但也称不上是什么问题,如果牛蛮当真对半妖城尽心尽责,给他个城主之位,也并无不可。

  “咚咚咚——”

  就在李牧鱼刚想进府一观时,一个眉旁生鳞的半妖青年,便急匆匆地跑到城主府门口,用力敲打着城主府的大门。

  “牛城主,金鳞有要事求见!请您开一下门吧!”

  见状,李牧鱼悄然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看着这个名唤金鳞的焦急半妖,他的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个半妖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咚咚咚——

  “牛城主!请您开一下门吧!金鳞求求您了!”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急切,而一旁的李牧鱼眼中的疑惑之色,则越来越浓重。

  吱呀——

  就在此时,朱红色的大门应声开启,但迎门之人,却不是牛蛮,而是一个人头牛鼻,头顶生角,才刚化形没多久的黑牛精。

  妖怪?

  李牧鱼虽知道这府邸之中存有妖气,但没想到,除了牛蛮之外,这里居然还有其他的妖?

  “怎么又是你?你耳朵是聋了吗?城主大人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拿你们的那些小事儿,来烦城主大人的吗?”

  见敲门者依然是上回被城主赶出去的半妖,黑牛精的语气颇为不善,牛目怒瞪,一股煞气自黑牛精身上凝聚而出,压在了金鳞的身上。

  “半妖城如今被梦靥袭扰,遇困的半妖已经不再少数,若是城主大人再不施手救助的话,那些夜夜做噩梦的半妖,恐怕会因精气衰竭而亡……”

  “闭嘴!区区一个没有修为的半妖,居然敢在这里放肆,如今城主大人正在修炼,不能打扰,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不是……但……半妖城如今……”

  “我叫你滚!”

  一声暴喝,满脸煞气的黑牛精,直接一脚向门口的金鳞踹来,脚风如刀,这一脚若是真的踢下去,对于金鳞这种没有修为的半妖而言,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咔嚓——”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黑牛精踹向金鳞的脚,忽然定在了半空之中。白霜覆盖,只在眨眼间的功夫,黑牛精的整个身体便被一层寒冰冻在原地,微微一晃,冰块破碎,那被冰封在寒冰之中的黑牛精,则随着那一地的冰屑,化为血沫,碎裂在地上。

  “你刚才说,半妖城出了什么事?”

  犹如清风拂面,清朗的声音在金鳞耳边化了开来,还没来得及从黑牛精突兀的死中回过神,金鳞便再一次被眼前的人,震得说不出话来。

  “神……神……神君!”

  方才救他的,居然是半妖城的守护者!弱水神君!

  “啪——”

  响指一弹,金鳞瞬间从惊愕中醒了过来,心中既惊又喜,只是余光又瞥到一旁的血沫,金鳞的心,又忍不住升起一些惧意来。

  “回……回禀神君,最近的半妖城,怪事频发,许多半妖在夜晚中都陷入梦靥之中,精力大失,憔悴不堪,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呓语起来,情况十分危急!”

  金鳞原本那颗悬着的心,在看到李牧鱼之后,便渐渐落了下来。

  作为半妖城的守护者,以及所有半妖的救命恩人,见到李牧鱼,一直都是他们这些半妖一生的梦想。他们心心念念的盼了这么久,终于将李牧鱼盼出了关,这份感激涕零的喜悦,怎么会因为一个平日里素来欺辱半妖的黑牛精,而淡化呢?

  “你的意思是,那些半妖每一晚都会陷入梦靥之中?”

  “是。”

  李牧鱼的眉头越皱越深,点了点头,便转身朝着身后城主府走去。入目之处,假山林立,花团锦簇,整个府内的布置,简直极尽之奢华。不仅如此,来来往往之间,居然全都是妖怪,而无一个半妖。

  “你们这些该死的半妖,居然敢擅闯城主府!”

  门口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城主府内不少的妖怪,看到门口一摊血迹,便以为是半妖前来滋事的,神情一愣,随即恶狠狠地冲着李牧鱼二人吼道。

  “封。”

  看到越聚越多的妖怪,李牧鱼理都没理,口中轻吐咒文,瞬间,以李牧鱼为中心,漫天的大雪在空中飘洒,没一会儿,整个城主府的一切,便被封冻在无尽的寒冰之中。

  “牛蛮,你还不出来么?”

  泠泠的声音犹如寒冬中的一把冷刀,明明不含感情,但其中的凛冽却让一旁的金鳞心中陡然一凉。

  “果然,神君永远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君,而神的威仪,却是不容许任何一个人去冒犯的。即使那人是牛蛮,但在神君的面前,也不过只是一个能干活的妖而已。”

  果决的杀戮,令金鳞对身边的李牧鱼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心中虽有感叹,但脸上确实越发的恭顺。

  作为弱水域的神灵,也作为半妖城的守护者,李牧鱼的恩情,也只会给予他的信徒罢了。

  而对于那些无用,却冒犯神威的闲杂人等,终究只是地上的一粒尘埃,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