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梦靥

  “哗啦啦——”

  水声澎湃,李牧鱼顺着神魂中的那一丝联系探去,他发现,感召他的,居然是自己眼前的这条忘川河。

  “这是……怎么回事儿?”

  忘川河,是他参照弱水河随意捏出来的一条冥界之河罢了。虽然河水是李牧鱼取一缕弱水之精凝练而成,但是河流源头,却是出自边际之地冥界他域的一条支流。说到底,这条河并不算是李牧鱼真正的独创。

  记得,因为紫阳神君的那次考验,李牧鱼以及百花仙子、冥远几人,合力将此处的死气全部转化为了五行灵气。

  可过了十数年之久,边际之地又重新被死气所占据,不仅百花凋零,灵气消散,就连岩融以及漠北合力所凝练而成的岩浆之土,在死气的腐蚀下,又重新变得荒芜了起来。

  可是,就唯独这条河,这条由他亲自命名的忘川河,却在死气污染之下,硬生生地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挺了过来。

  即使,弱水不凡,但是真正让忘川河保留了一线生机的,却并不是他那缕弱水之精,而是由他牵引过来的那条支流而已。冥冥之中,那条支流的主干,竟分出了一缕气运,保住了忘川河。

  “哗啦啦——”

  忘川河依旧在静静地流淌,只是,仔细观察,整条河的流动方向,却是变了。

  “变了?”

  李牧鱼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再三确认之后,他发现,忘川河水流淌的方向,果真是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没了主干河水的补给,那忘川河的源头又出自哪里?”

  忘川河原本的流淌方向,应当是自东向西,顺着冥界他域的河道支流,向无名海流去;可如今,忘川河却是自西向东流淌,这河水竟然开始向原本的支流流去,而河水的源头,则变为了上界的无名海。

  这可是相当于,忘川河从一条支干,变成了一条主干,从此便不再依赖于冥界的气运,而是自成体系。

  “幻魔蝶。”

  掌上生花,眨眼间,一只宝蓝色的蝴蝶,便忽闪着翅膀,自李牧鱼的手掌中飞了出来。

  “沿着这条河的气息,去找出它的源头。”

  啪塔——

  得到命令,幻魔蝶便沿着忘川河畔,徐徐向黑暗中飞去。李牧鱼则静静地立在原处,通过幻魔蝶的视角,向那未知的深海中,屏息看去。

  “果然……”

  没多久,那只被派遣出去的幻魔蝶便顺着忘川的气息飞到了源头,可是,那所谓的源头,居然是来自他的弱水河!可是这两条河的气息,虽有相似,但本质上,却并不相同。

  归根到底,忘川河还是冥界之河,只是忘川的气运,却已经与弱水域,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弱水域的一种延伸,同时也是李牧鱼神域的一种向外扩张的趋势。

  “只是,若真的任由忘川河发展下去,那么这气运之事,反而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出来……”

  眉头皱得极深,可过了一会儿,李牧鱼却是喜忧参半的摇了摇头。

  神域扩张虽是好事,但他本是天庭水神,神域延伸的方向也应该是对世间之水的掌控,而不是冥界。

  可如今,出现了忘川这个巧合,那么从今往后,弱水域的气运,必然会与冥界产生交集。说不准,再发展下去,这冥界之水,也要被忘川沾染上了。可这种情况,对于固守一地的冥界来说,却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唉——算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半妖城的建设之事,如今十年保护期已过,再在这里耽搁下去,免不得会被灵州其他的神灵,钻了空子。”

  哗啦啦——哗啦啦——

  蔚蓝色的河水,依旧静谧地流淌,可是不同于之前的沉寂,此时的忘川河,却是充满了蓬勃的生机。

  “这件事,只能等到下回在与冥远见面时,与他商议对策了。”

  下定了决心,李牧鱼也不再纠结,深深地凝望了忘川河一眼,展齿一笑,便化为一道水色流光,遁入到无名海之中。

  ……

  弱水域。

  初春,蒙蒙的细雨打湿了河畔的柳梢,轻烟渗柳色,整片弱水域都被笼上了一层薄如轻烟的翠绿纱幔。

  十年里,从一个狭小破旧的村子,到如今有模有样的城镇,而昔日的半妖,也从一个个弱不禁风的小小孩童,蜕变成了半妖城的最重要的劳动力。

  岁月如梭,时间的神奇就在于此,原本脆弱的生命,在时间的洗礼下,竟也开始变得成熟起来。

  “牛城主——牛城主——”

  在市中心的一个院落中,一个眉角生鳞的冷峻青年,正急匆匆地跑进院落之中,对着花圃旁的牛蛮急声喊着。

  “怎么了?”

  原本正在照料幻魔蝶的牛蛮,听到身后的声音,便皱着眉,有些不满地问道。

  “城主大人,最近城里又有半妖开始做噩梦了!”

  “噩梦?”

  闻言,牛蛮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本不愿理会此事,只是细想一番之后,却又觉得不妥。

  “做梦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更何况是做噩梦?你让他们多加休息便是,平日里也不要胡思乱想,等过了几日就好了。”

  “可是,城主……”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你便退下吧。”

  说完,牛蛮便重新转过身子,不再理会身后的金鳞,拿着剪刀,重新开始做起了饲弄花草之事。

  “是……城主。”

  见牛蛮不再理会自己,金鳞抿了抿嘴,便很识相地退出了院子。

  自李牧鱼闭关以来,半妖城中的一切事物,便全都由牛蛮开始打理。

  最初几年,牛蛮对于半妖城的一众半妖还算是尽心,可是,随着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牛蛮对待他们这些半妖的态度,便越发的漠不关心起来。

  到如今,除了城市建设之事之外,但凡关于半妖的事情,牛蛮大都搪塞过去,有时候,干脆不问缘由,直接将他们赶走。

  “唉——也不知道,神君何时才能出关。”

  金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担忧便越发浓重起来。

  从近几日开始,半妖城内诡异的事情越来也多,其中,连续不断的梦靥,更是一系列诡异之事的根源,让那些陷入梦靥中无法自拔的半妖,越发憔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