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新的神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藏身在忘川河之中的李牧鱼,则不断催动乾坤戒中的水灵石,恢复着体内的灵力。

  冥界与天庭素来交好,他作为天庭身份尊贵的天生神灵,若是到了冥界,必然会受到冥界诸神的礼待。

  只是,由于他方才对于灵力运用不当,使得他体内中的灵气早已所剩无几,化为寒鲤原形。若是此人不认得他神灵身份,又或者是一只智商不完备的阴鬼,那么,他此时贸然发问,很可能会将自己陷入不利之境。

  “咕噜咕噜——”

  强忍住吐纳冲动,李牧鱼不自禁地吐了一连串的泡泡出来。

  边际之地死气浓郁,他根本无法吸收外界灵力为己用,小心地将神识探出识海,以一种潮水似的流动方式,向气息晦涩的地方摸索而去。

  “李牧鱼,我劝你最好不要把神识伸过来。”

  恩?

  就在李牧鱼的神识即将探到那人的位置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清冷男音,令李牧鱼接下来的动作微微一滞。

  “冥远?”

  “好久不见。”

  情绪就像是坐云霄飞车,一会儿跌宕,一会儿起伏,直到李牧鱼得到了那声笑盈盈的回应,他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好久不见!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

  “巧吗?其实从七日之前,我便已经到这里了。”

  “七日之前?”

  “对,七日之前。”

  清冷的男声不断地自李牧鱼耳边回荡,见冥远这么久也不现身,他也猜到了几分缘由。

  “这几天,谢谢你为我护法。”

  闻言,栖身在黑暗中的冥月抿嘴一笑,明明是一副倾国倾城的女子面庞,但口中吐出的声音,却是极为清冷的男子声音。只是这一切,沉在忘川河里的李牧鱼,却是无法看到了。

  “不必谢我,你是天庭神灵,而我作为冥界使者,为你护法,也是我应该做的。”

  “嘎嘎——什么应该做的!冥王只是让您吩咐其他人过来就行,您倒好,搁这儿没日没夜的呆了这么久……嘎嘎!公主我错啦!公主我错啦!”

  公主?

  翅膀的扑腾声,以及乌鸦的惨叫声,两种声音一气呵成,只是一瞬,方才那既聒噪,又嘶哑的声音,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冥远,刚才那个声音是……”

  “刚才是我宫里的一只渡鸦而已,它正叫我这个‘宫主’回宫殿去呢!”

  冥月的声音有些慌乱,甚至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起来。而早已经见过冥月真容的李牧鱼,也只是颇为尴尬地吐了个气泡,便顺着冥远的话,接了过去。

  “冥远兄,现在我正处于十年保护期内,所以无法见你,等到时候时限一过,我必会亲自前来冥界感谢你的。”

  “你要来冥界见我?”

  “当然是要见你。”

  冥远的声音中有着片刻的慌乱,但捋了捋气,清冷的声音又重新恢复如常。

  “那好,我就在冥界等着你,你可不要食言哦。”

  “一定。”

  莫名之间,李牧鱼忽然不知道要继续聊什么了。

  想叙叙旧,但他们二人此时的状态,貌似又不太合适;而聊别的,李牧鱼又无从下口。

  “李牧鱼,我宫里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啊……那好,那……我们到时候再见了。”

  这个傻瓜!

  冥月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随即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不远处的忘川河畔一眼,微微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再见了。”

  傻瓜。

  “嗖——”

  流光飞逝,李牧鱼还没来得及反应,冥月便已经飞遁离开了此地。

  “唉——”

  李牧鱼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但随即,又忽然反应了过来。

  “我为什么要叹气?”

  冥远为什么还要瞒着我呢?

  这一切,皆化为一声幽幽的低叹,在蔚蓝色的忘川河里,吐出了一串又一串有情绪的泡泡。

  ……

  “嘎嘎——公主!你快放开我!我的脖子都要让你勒断了哇!”

  “闭嘴!”

  天空中,冥月颇为气愤地揪着渡鸦的脖子,银齿紧咬,脸上的表情犹如结了一层寒霜一般,让委屈的渡鸦,不由得瑟缩起来。

  俺这是招谁惹谁了哇!

  ……

  三个月后。

  泠泠清水沿着忘川河畔潺潺流淌,水气清冽,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气,不断地自河底,向上溢出,伴着摄人的灵压,令整个忘川河的上空,都铺满了雪花。

  “呼——”

  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流光穿梭,在忘川河底闭关整整三个月的李牧鱼,在十年保护期的最后一日,终于上了岸。

  “唰——”

  水光一闪,一身由弱水幻化而出的淡蓝色长袍,便出现在李牧鱼的身上,紧接着,飘雪骤停,忘川河上方的天空,重新变为了原来了灰白色。

  三个月的苦修,使得李牧鱼的修为,彻底得到稳固。不仅如此,二十四时令神通、御雷之术、太阴法典之上的全部法术,在这三个月内,他都尽数融汇贯通。

  只是……

  手指轻点,寒冰凝聚,一条冒着寒气的冰龙,瞬间自李牧鱼的手指上,呼啸而出。

  “吼——”

  冰龙狠狠地撞击不远处的地面上,除了满地的冰屑之外,一个巨大的深坑也出现在李牧鱼眼前。只是,这个法术的威力,却并没有达到李牧鱼真正的预期。

  “看来,《太阴法典》上的法术,已经不能再满足我的要求了。如今,只有再重新寻找一门新的功法才行……”

  李牧鱼眉头轻皱,旋即便又舒展了下来。

  在每一个神灵结丹之后,都可以在天庭领一样赏赐。目前,他的手上有若水琴,以及还没有炼化完的混天绫。对于灵宝,他倒是不太急需。反倒是对于上等的功法,才是他目前最需要的。

  “传承跟不上自己的修炼速度,这也是我始终比不上那些天生就拥有强大传承的妖族……”

  耸了耸肩,虽然血脉比不了,但幸好他身后还有天庭这颗大树能够倚靠,这些难题,对于天庭来说,也算不得棘手。

  “恩?”

  就在李牧鱼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一种若有若无的奇怪通感,忽然,在他的神魂中,隐约划过。

  “这是,神域感召?”

  但这丝联系,却并不是开自弱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