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李牧鱼的尾巴

  “啪塔!”

  水魄四裂,血茧崩塌,各色法力随着水珠向四周迸溅开来。

  “轰隆——”

  突然,天生异象,一朵硕大的劫云,骤然出现在灰白色的天空之中。

  紫雷闪耀,雷火重重,漫天的劫气自李牧鱼所在的忘川河畔,席卷而来。

  “轰隆隆——”

  雷声划破冥界的宁静,阴气沸腾,一股磅礴的水气,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自边际之地,不断向四周卷去。

  ……

  冥府,鬼蜮。

  边际之地的动静,将闭目修炼的冥月,从入定惊醒了过来。

  不仅如此,冥王、鬼仙、阴兵,凡是在边际之地周遭区域内的阴魂,皆看到冥界天空中的那朵灿烂劫云。

  “有人在渡劫?”

  冥月感受着阴气之中所混杂的浓浓水气,她的眉头不禁疑惑地皱了起来。

  “渡劫的位置居然在边际之地……会是谁呢……”

  “公主——公主——”

  就在冥月凝神思考的时候,灰白色的天空之中,飞来了一只颇为肥硕的乌鸦。

  “公主——冥王让我告诉你,此时在边际之地渡劫的人,是一个天庭神灵,冥王让你速速前去,为那个神灵护法。”

  “天庭的神灵?”

  “嘎——对了!冥王还说,那个神灵,现在正处于十年保护期,所以,让你不要轻易地去接触他,免得违反天庭那些个臭规矩。”

  “十年保护期?”

  思绪电转,转瞬间,一个模糊的水色身影,便浮现在冥月的脑海之中。

  “居然是他!?”

  嗖——

  破空声起,残影连连,冥月闻言,根本没有多说一句废话,直接化为一道黑色的流光,像西方的边际之地飞去。

  “嘎嘎——公主!你等等我哇!”

  见冥月飞远,肥乌鸦无奈地扇动着翅膀,颇为艰难地随着冥远的气息,向西方飞去。

  ……

  边际之地,黑云涌动,紫色的电蛇不断地在劫云之中若隐若现,而其中浩然正大的劫雷之气,也令方圆数百里的阴鬼,瑟瑟发抖,尽数逃散。

  “轰隆隆——”

  而身处劫云中心的李牧鱼,却不急不慢地捏着法诀,口中诵读着大段大段的咒文。

  玄光缠绕,水德神袍迅速地披在李牧鱼的身上,连带着袖中的混天绫,也迅速地缠绕在李牧鱼的腰间,为他死死地抵抗着天空中的流火。

  “呼——成与不成,都在此一举了!”

  李牧鱼目光变得有些凛冽,准备了这么久,没想到,这妖丹劫雷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虽然他心中并不惧怕,可是如今这个场地,却是处于冥界的范围内。就这么贸然地在人家的地盘上渡劫,于情于理,他的所作所为,都十分欠妥当。但所幸的是,他所处的地方是冥界的边际之地,位置偏僻,阴气稀薄,并不会出现伤及冥界阴鬼的情况。

  “轰隆隆——”

  雷声加剧,李牧鱼也不敢分心,一层一层的结界打在自己的身上,神情专注,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等待着劫雷降临。

  “轰隆——轰隆——轰隆——”

  凡是生灵结丹,皆会有劫雷涌现。只是,神灵天生受到天道眷顾,若是在劫雷来临之时,躲避在神域之内,那么这结丹雷劫便会不渡而化,轻而易举地躲避了过去,不用受到雷电劈身的痛苦。

  可是,如今李牧鱼身处冥界,雷劫又来势突然,没有了弱水域的庇护,他只能凭着他自己的本事,去硬抗这雷劫了。

  所幸,他有水德神袍在身,而且还有混天绫这种强大灵宝的庇护,想要渡过结丹雷劫,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雷云巨响,电光四射,加上方才的劫雷,一共足足有七道劫雷向他劈来。

  前三道劫雷都被混天绫所抵消,中间两道则被水德神袍抵消,唯有最后两道,才是李牧鱼凭着自己的肉身,去强硬地抵抗着劫雷之中的浓重劫气。

  “噼里啪啦——”

  紫雷降落,通体生烟,李牧鱼的鳞片、肉身在最后两道劫雷之中,皆被劈成了黑炭,远远看去,仿佛一条被炭烧的鲤鱼,在近处,还能隐隐约约地闻到烤鱼的芳香。

  “呼——总算是过去了。”

  吐了一口黑烟,李牧鱼见紫色的电蛇逐渐开始收敛,淅淅沥沥的劫后雷雨,正顺着漆黑的劫云,缓缓地落在他这副遍体鳞伤的身体之中,逐渐地恢复着他的伤势。

  “咔嚓——”

  在雨水的滋润下,包裹在李牧鱼身上的黑炭缓缓龟裂开来,紧接着,一只晶莹剔透,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掌,从黑炭中伸了出来。

  “咔嚓咔嚓——”

  黑炭龟裂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化为四散的炭尘被雨水冲刷殆尽,而这副漆黑的黑炭之后,一个人身、鱼尾的瑰丽生物,正悄然出现在这愈渐磅礴的雨势之中。

  “这就是,我的法体么……”

  水镜凝聚,李牧鱼看着镜中的景象,心中不禁生出许多感叹。

  他的脸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眉心之中的那一点朱砂却消失不见,反而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水蓝色冰晶,代替了神道朱砂原来的位置。

  两耳尖尖,就像是两只水蓝色的剔透鱼鳍,眼旁生鳞,一股浓重的寒气不断地自眼中流转。身体上,除了肩膀和胸膛上依稀间覆盖了一层细密的蓝色鳞片之外,唯一的不同,便是在他的肚脐三寸旁,一朵妖冶的彼岸花,正恍一团火焰般,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烧着。

  “咦?逝水法则,居然会印在了这条鱼尾之上……”

  一条近两米长的修长鱼尾,正在李牧鱼腰下游动着。鳞片泛光,寒气涌动,每一片晶莹剔透的鳞片之上,都雕刻着不同的瑰丽符文。

  或冰、或莲、或风、或幻……每一片鳞片之上,居然都是他自修炼以来所修炼的神通法术。只是,在鳞片之上,除了原本的神通咒文之外,居然还多了许多崭新的神通。而这些新神通,则按照逝水法则的位置,规律地排列在他的鱼尾之上,颇为玄妙。

  “唰——唰——唰——”

  突然,玄光四起,就在李牧鱼认真观察他鱼尾上的新神通时,仙格、妖丹、神册,就在这同一时间,一齐飞出了他的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