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忘川河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一晃眼,已过去了九年。

  “哗啦啦——哗啦啦——”

  冰河刚刚解冻,严寒尚未退却,弱水泠泠,整个弱水域都蒙上了一层湿润的春意。

  蔚蓝色的河面上,漂浮着一粒黑沙,小小的,暗暗的,却在这片蔚蓝中,显得那么的显眼。弱水羸弱,一切没入弱水中的事物,皆应被吞没于底,可唯独这粒沙,沉沉浮浮,在弱水的水浪中,飘荡了九年。

  “呼——吸——呼——吸——”

  凑近些,那粒浮沙仿佛有生命似的,随着弱水流淌的频率,一起一伏,一松一紧,而方圆十里内天地间的灵气一松一紧,也如这吐息的频率,不断地收放着。

  紧闭双眼,幻化为浮沙的李牧鱼,正不断地任由自己的身体,随着弱水流动着。一进、一退、一顺、一逆,逝水如斯,原本浮沉在弱水河中的李牧鱼,就这样,再一次顺着水流,向弱水域外流去。

  “哗啦——哗啦——”

  熟悉的旋律再一次在李牧鱼耳旁响起,他知道,此时他这粒浮沙,应该又是被卷进弱水域旁的那无名海中。

  放开身心,感受着海水流动的频率,随它动、随它静、随它怒、随它喜,李牧鱼将身体上的一切感官,都置身在潮汐起伏的律动之中,没一会儿,一种久违的天人合一的感觉,便席卷了李牧鱼的神魂。

  “哗啦——”

  忽然,一个浪花卷来,将李牧鱼化身的这粒浮沙拍入深海之中,可此时,李牧鱼却没有挣扎,任由那道波浪,卷着自己,随水流动。

  滴答滴答滴答——

  深渊海底,明明没有任何东西,但李牧鱼的耳畔,却清晰地传来了滴滴答答的钟表声,没有止境,没有尽头,顺着他心脏跳动的频率,不断地在耳畔回荡着。

  “这是……”

  哗啦——

  阴气扑面,伴着巨大的水声,一股冷冰冰的极寒气息,将李牧鱼的身体包裹在内。紧接着,阴冷转柔,周边的排斥感瞬间消失,一种久违的熟悉气息,顺着李牧鱼的感知,将他的神魂浸泡在内。

  “弱水的气息?”

  呼——

  清风徐来,一望无际的花海遥遥看去,仿佛吹起了波澜,百花摇曳,千花曼舞,万花成浪;花海中,一条蔚蓝色的小河连着天,接着地,仿佛一条通往世界尽头的索道,流水伴着风声,静谧地流淌;天空中,火云成霞,仿佛被烧着了的云彩,渲染了灰白色的天空。

  “不对!这里是,边际之地!”

  一片美丽的画面出现在李牧鱼的感知之中,但这副画面,却只是通过他对冥界气息的捕捉,从记忆中映照出来的昔日场景。

  此时,他的意识融于天,正处于参悟法则的紧要关头,可是周围环境阴冷,冥界的气息犹如一张大口,不断地吞噬这他周围的水道法力,让他天人合一的境界,岌岌可危。

  “要失败了吗……”

  察觉到水道法则的不稳定,李牧鱼的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需要极大的机缘,想要再重新进入,那是难上加难,没想到,这一次,他所化身的这粒浮沙居然会飘到边际之地,使他刚碰触到的水道法则,又被边际之地的阴气,吞噬殆尽。

  “哗啦——”

  就在李牧鱼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异变生起。

  原本流淌在边际之地的忘川河骤然静止,有些暗淡的蔚蓝色,向河中心汇聚,转瞬间,李牧鱼的身体,便被包裹在由忘川河凝聚而成的水膜之中。

  “忘川……”

  感知到周围的异动,李牧鱼的心,不由得收紧。

  没想到,就在他闭关即将失败的时候,居然是他当年无意间凝练而成的忘川河救了他。

  汇聚水魄,抽干河魂,以举河之力,为李牧鱼升起一道结界,将边际之地的阴气,尽数隔绝在外。只是如此,在李牧鱼闭关结束之后,这条本就孱弱的忘川河,便会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间。

  “谢谢你。”

  明明他已经将它抛弃,却为何,在这时,它又要牺牲自己,护他周全呢?

  哗啦——

  水声漫漫,起起伏伏,李牧鱼的幻术早已破解,此时已现出近十米长的寒鲤真身,裹在忘川水魄里,不停地参悟着水道法则。

  “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的钟表声再次响起,而此时,一朵妖冶的红蕊自李牧鱼口中吐出,花瓣散落,化为一个血红色的花瓣漩涡,将李牧鱼的寒鲤真身给包裹了起来。

  “呼——吸——呼——吸——”

  吐纳的声音,重新趋于平静,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层层结界包裹住的寒鲤真身,骤然变小,十米、九米、八米、七米……在一吞一吐之间,一个一人大的血色光茧,便悄然出现在忘川水魄之中。

  “黄泉路漫彼岸花,忘川曼珠望沙华。

  三生石旁望三生,唯有相思念断崖。”

  熟悉的口诀不断地自李牧鱼口中吐出,紧接着,降雨咒、降霜咒、小风咒、聚云咒……种种咒语,一一被李牧鱼诵出,一环扣着一环,每一道咒语就像是一个包裹着血珠的小蝌蚪,不断地涌入血色红茧之中。

  “叮咚——”

  忽然,就在血色红茧越结越厚的时候,缭绕着水雾的若水琴,凭空出现在忘川水魄之旁。

  琴弦轻鸣,明明无人在弹,一首琴曲却自然地结成,化为幻灵、太寒二气,疯狂地涌入到血色红茧之中。

  “咕噜——”

  往生、幻灵、太寒,三种属性不一的法力不断地涌入到李牧鱼的体内,而因着三种法力长久以来的相伴,没有冲撞,这三种法力,化为一朵三色丹花,不断地在李牧鱼的丹田之中凝结。

  “逝水……逝水……”

  轻声的低喃声,不断地自李牧鱼口中响起,《神道法则》之上的晦涩内容,就像一个个流畅的画面,不断地在李牧鱼脑中闪过。

  “凝!”

  一声闷哼,一道水蓝色的晶体自忘川水魄中凝成,歪歪扭扭,晶体拉长,竟化为一道花状轮环法则,烙印在李牧鱼的鱼尾之上。

  逝水法则,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