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梦醒

  哗啦——

  水花迸溅,李牧鱼再一次被倒入水盆之中。

  十几年前的剧情似乎重现,被捕,然后再被贩卖到集市之中。

  “小师傅,要买鱼吗?”

  李牧鱼睁开眼睛,避开刺目的日光,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形身影。

  “我要买这条鱼。”

  “好嘞,一共十五文钱。”

  ......

  日光愈来愈晃眼,晃得李牧鱼看不清到底是谁买下了他。

  “现在的我,除了胖了一点儿,颜值什么的完全泯然众鱼,看来,我还是逃不出变成红烧鲤鱼的下场啊。”

  噗通——

  脱水许久的李牧鱼正盼望着自己能早点儿被晒死,却不曾想,正在他打算安详地和这个世界道别的时候,他又再次被人投入水中。

  唉——看来,这场梦,还是没到谢幕的时候,所以他这个小龙套还是得等到主角正式上场,才能正式领盒饭。

  “灵玉,你怎么又买鱼回来了?”

  “师傅......我看他可怜,就......就想着,能不能把他带回来......”

  老和尚无奈的皱了皱眉,在这么下去,他这个院子里就要变成菜市场了。

  闻声,李牧鱼终于看清了他的买主。

  小和尚?

  李牧鱼也跟着笑,他还真是与佛有缘。

  李牧鱼打量了一下周围,好家伙,院子里鸡鸭成群,还有几只兔子欢脱地蹦来蹦去。再说他此时栖身的水池子里,乌龟、青蛙......简直就是一池子大杂烩啊。

  “灵玉,如果你下次再敢买动物回来,你就别怪为师心狠,把院子里这些牲畜都给赶出去了。”

  “师傅......”

  老和尚看着眼前这半人大的小徒弟,心里也跟着叹息。但是,他们目前经济拮据,自给自足尚可,但是若叫他们拿出一半的余粮来喂养这些牲畜,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君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况且他们师徒二人也只是靠化缘为生,勉强只是填饱肚子罢了。

  也不见心不烦,老和尚狠下心肠,不再理会自己这个愚善的小徒弟,袖子一甩,便进了屋子里。

  “今晚罚你不许吃饭。”

  “谢谢师傅!”

  灵玉心里一松,看来师傅暂时不会把这些小动物赶出去了。

  此时,李牧鱼也松了口气,看来他的戏份还挺长的,不用担心太早领盒饭了。

  ......

  春去秋来,转眼间已经过去五年了。

  “小黑,你看啊,下雪了!”

  李牧鱼无奈地看着这个蹦蹦哒哒的少年和尚,十分配合地扑腾了一下。

  “小黑,你也喜欢下雪天吗?”

  被唤作小黑的李牧鱼麻木地扑腾了一下,以作赞同。

  “小黑,你可真聪明!”

  说完,少年和尚便兴冲冲地跑回屋里,抱出一张陈旧的古琴。

  “今天我便给你弹一曲《暮雪》如何?”

  听到有琴曲可以听,李牧鱼心里有些期待。

  五年里,李牧鱼靠着鲤鱼冗长的寿命,生生把那些鸡鸭鹅全都靠死了,现在除了水里那几只呆愣的乌龟之外,整个院子中,就他最受小和尚的喜爱。

  叮——

  一曲起,风雪骤静,空灵的琴声仿佛有着某种魔力,洗涤身心,抚慰灵魂。

  五年里,李牧鱼日日听琴,观琴,学琴,在结合他前两世的“做琴”生涯,倒是生生让他学出几分门道来。

  只是,空有一肚子乐理,却无法弹奏,也是应了那句俗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他却是想家了。

  地球吗?还是鲤鱼湖,黑沙河?

  他却不知道哪里才算他的家。

  在地球,他从小便是孤儿,生来便无父无母,穿越到这个世界,虽最开始无法接受自己鲤鱼的身份,但若说情感上,他却谈不上来有什么不舍。

  鲤鱼湖和黑沙河,周围更是连灵智都没没开全的山野精怪罢了,连最初的沟通都做不到,何谈感情呢?

  云姬......

  脑中忽然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心狠手辣,孤注一掷,与李牧鱼的关系亦师亦主,骨子里更是充满了赌徒的性质。

  说实话,李牧鱼对于云姬,感激虽有,但忌惮更多于感激。

  摇了摇头,竟是想远了。

  当了两辈子琴,又做了一辈子鱼,这三世,倒是让他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越来越简单了,地球的记忆越来越模糊,而他也越来越安于现状,越来越习惯当一条鲤鱼了吧。

  也许现在这种生活也不错呢?

  这也许是我想要的生活吧......

  是吗?

  视线越来越模糊,突如其来的睡意让李牧鱼猝不及防。

  这辈子要这么结束吗?在这个幻境之中。

  ......

  “李牧鱼,你说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世界,像这部电影里说的一样,所有人都困在自己的梦里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

  “那你说,如果是你,你愿意一辈子都活在美梦里面吗?”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愿意?”

  ......

  对啊,我怎么可能会愿意?

  一直活在梦里,那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我不愿意!”

  嘣——

  琴弦断了,声音戛然而止,李牧鱼霍然睁开了双眼。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公子,奴家有礼了。”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树下绝色女子,眼神警惕。

  “公子入梦数年,奴家也在此弹了数年。”

  “不知前辈可否告知在下,已经多长时间?”

  “三年。”

  三年了吗?在梦中,却感觉一晃已经数十年之久。

  “奴家三年以来,日日弹奏,今日,公子脱梦,奴家的心愿已了,便在此拜别了。”

  言罢,绝色女子微微一笑,竟然随风而散,一袭白衣,化为合欢花瓣,消弭在这方天地之中。

  “前辈......”

  李牧鱼愣愣地看着这神秘女子,原本一肚子的疑惑也无从求证,这女子的种种举动,更是让李牧鱼不思其解?

  她是谁?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李牧鱼皱了皱眉,心里却升起一些不舍。

  短短数面,这位绝色女子的面容,却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里。

  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花痴的一面。

  唰!

  还没等李牧鱼一探究竟,便直接被弹了出来。紧接着,大段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入脑中,像一部超长的电视剧,强迫着李牧鱼看完。

  神魂之中,一颗浑圆的粉色宝珠逐渐显现,刹那间,宝光大现,粉色的光晕透着一丝隐晦的魅惑,摄人心魄。

  原本安静如鸡,在神魂安家落户的仙格,见到显现的粉色宝珠,如遇大敌人,竟疯狂的朝着粉色宝珠反扑。

  此时,李牧鱼呆愣的看着这段记忆中的画面,一颗粉红色的珠子一闪而过,却恰恰是这颗珠子,让李牧鱼如同晴天霹雳,一副失了魂儿的样子。

  幻灵珠——九霄美狐的内丹,居然是害他穿越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