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道法则

  “所以,你是在找,可以改造寒鲤血脉的书籍吗?”

  偌大的藏书阁内,星宿老君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牧鱼,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但语气中,却透着不容置疑的笃定。

  “其实准确地来讲,我更想打破血脉的桎梏,而不是改造我的血脉。”

  “哦?所以说,你对于你的寒鲤血脉,感到不满意,是吗?”

  李牧鱼看着眼前的星宿老君,虽然他知道星宿老君的这一番话都是出于善意,但是李牧鱼听着,却是有些……烦闷。

  “恳请老君指点迷津。”

  星宿老君对他有着知遇之恩,也是引荐李牧鱼加入天庭的一位伯乐。

  虽然血脉之事对于尚处提升期的李牧鱼来讲,算是不大不小的隐秘。但对象若是星宿老君,他也不想藏着掖着,所幸就全盘托出,抛开心里那些无用的心思,坦坦荡荡地做出请教的姿态,恳请星宿老君为他解惑。

  “你说你想提升血脉资质,无非就是嫌寒鲤跟脚低微,对你结妖丹时会有极大的限制。但是,你可曾想过,你的寒鲤血脉,也恰好是你的一种优势。”

  “优势?”

  李牧鱼皱着眉头,眼中的不解都要溢了出来。他最为苦恼的血脉限制,居然在星宿老君口中被称之为优势?

  “你知道真龙吗?”

  “真龙?我知道,但是却从未见过。”

  “那你知道,这世间的第一条真龙,是从何而来的吗?”

  “天地降生?或是从其他世界过来的?”

  “都不是,咱们九州之中的第一条龙,就是由一条鲤鱼,进化而来的。”

  “您是说,鲤鱼化龙?”

  李牧鱼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星宿老君,这一刻,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震动。

  鲤鱼化龙的梦,他怎么会没做过?只是,自打他穿越到修真界之后,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龙的消息。

  即使他见过蛟,即使他听过鲤鱼跃龙门的典故,但龙这种神秘的物种,他一向只是在传说中听过,即使是这书籍典藏浩如烟海的藏书阁,都没有任何关于龙的典故。

  “那老君,您可曾见过真龙?”

  “我?”

  闻言,星宿老君只是笑了笑,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没见过。”

  “那您为何说,真龙是由鲤鱼所化?”

  “这可不是我说的,关于龙的记载,都是禁书中所描绘的罢了。”

  “但您怎么知道,那些禁书之上所记载的,不是骗人的呢?”

  “骗人?小辈,你可知道那本书是由何人所著?”

  李牧鱼自觉说错了话,便抿紧嘴,茫然地摇了摇头。

  “所谓禁书,便是放置在禁区内的典籍,而其中的内容,乃是天庭的创始人,第一代帝君所著,你说,帝君会骗人吗?”

  “是晚辈唐突了。”

  见到李牧鱼躬身告罪的样子,星宿老君颇为淡然地捻了一把白须,一晃拂尘,便转身朝内走去。

  “你且跟上我。”

  闻言,李牧鱼知道星宿老君是要指点他,便更是不敢怠慢,恭敬地跟在身后,随着星宿老君向藏书阁的上层走去。

  “这里你本是不能进去的,但如今你突破在即,便破例一把,让你提前进去看一看吧。”

  “多谢星宿老君!”

  “进来吧。”

  穿过一排排高耸的书架,终于,两人在第三层的一个隔间之前,停了下来。

  “撤。”

  拂尘一挥,结界尽散,当李牧鱼推开门时,发现偌大的书架之上,竟然只放着一本书。

  《神道法则》。

  洋洋洒洒的四个泼墨大字,瞬间,便映入李牧鱼的眼帘之中。

  “希望这本书里,能有你需要的答案。”

  言尽于此,星宿老君也未久留,一挥拂尘,人便消失在层层叠叠的书架之中。

  “神道法则……”

  李牧鱼拿起书架上的墨皮书籍,颦蹙着眉头,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翻开了这本奇怪的书。

  “何为神道?”

  刚翻开第一章,一个直扣心灵的问题,便冲击在李牧鱼眼前。

  “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顒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

  李牧鱼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书上晦涩难懂的文字,随着内容愈来愈深,他念书的频率便越来越慢。到最后,几乎是在逐字逐句的去参悟着书中的内容,不敢有丝毫的含糊。

  ……

  五日后。

  李牧鱼颇为疲惫地合上了手中的书籍,在细读过一遍之后,他心中的那层阴霾,渐渐有了散开的痕迹。

  何为神道?

  神道,便是一群受到天道眷顾的生灵,天生就有着对天道法则运用的能力,即神道法则。

  物竞天泽,适者生存。这神道,不同于仙、魔、佛三道,神道天生就是一种顺应天地之道,即顺天之道。

  顺应天道,感悟法则,物进废退,以无尽的天道法则之力,使得自身得到强大,从而也使得自身的一切,更加适应神灵所掌控的神道法则,而这个过程,则名曰:进化。

  李牧鱼不断揉着额角的太阳穴,看了这么久,若是他还没有理解星宿老君话中的涵义,那么星宿老君这番苦心,也算是被他辜负了。

  鲤鱼化龙,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星宿老君说了这么多,也许是想告诉自己,寒鲤血脉并非一无是处,这貌似低级的血脉之中,其实有着诸多的可能性。

  与其追求那些强横的血脉,还不如从本身他所拥有的出发,以神道为基,法则为媒,在顺应自然与天道的情况下,选择一条最适合他的进化之路,也是他感悟神道法则之路。

  将墨皮书籍重新放到书架之上,合上门,沿着原路,李牧鱼又重新退回到藏书阁门口。

  “你们可曾见过星宿老君?”

  见四下无人,李牧鱼便朝着门口的同意挥了挥手,出口询问道。

  “回禀神君,星宿老君在三日前便已经离开了藏书阁。”

  “离开了?那你可知道老君是去了什么地方?”

  “这个……小神不知。”

  闻言,李牧鱼沉吟片刻,便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