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凝聚功德(第一更)

  黑暗中的光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大片大金色莲花在黑暗中徐徐绽放。

  一朵、两朵、十朵、百朵……数以千计的金色莲花不断地填满着无尽的黑暗,金光普照,也不断地驱散着野狗心中的阴霾。

  “这是……好多的莲花啊……”

  陷入惊讶之中的野狗,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动了。

  而且神魂上的疼痛感也开始逐渐消失,压抑在身上的沉重感也不断地褪去。

  “这是……怎么回事?”

  野狗看着空中大片大片的金色莲花,金光照耀在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入梦去吧——”

  缥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而漫天的莲花也犹如受到牵引一般,化为一股金色的莲海,瞬间就将他的神魂卷入其中。

  意识变得越来越混沌,困倦感忽然袭来,深处金色海洋中的野狗,渐渐放松了身体,不一会儿,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真的,好温暖啊……

  ……

  “妖气消失了!他们体内的妖气居然都消失了!”

  当金色的佛莲,没入到那几个陷入昏迷的半妖身上时,本已经判定为必死无疑的半妖,居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似曾相识的场景重新出现在阿蛮眼前,泪眼婆娑,一种由心而发的喜悦瞬间填充了她整颗颤抖的心。

  恩人,正在为那些濒临死亡的半妖,施展神赐术。

  他还是那么的慈悲。

  “这是神赐术!是天生神灵的神赐术!”

  也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但这句话中的意思,却令在场的所有半妖都安静了下来。

  “神……神赐术?”

  光华落下,熙熙攘攘,数千朵金色佛莲,化为点点星光,向弱水域内的每一个半妖飞去。

  见光点袭来,所有半妖都没有丝毫的闪躲,敞开自己的身心,一脸激动地看着眼前的光点,任由其光芒没入到自己的眉心之中。

  唰——

  金光一闪,顿时,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温暖,将弱水域中的每一个半妖都包裹住。温暖散去,只在所有半妖额间留下一个淡淡的金色莲花印记。

  神赐术,成!

  “铮——”

  琴声乍停,佛莲顿消,一切又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呼——”

  李牧鱼长吁了一口气,鬓角微湿,额头也布上薄薄的一层汗水。

  俯身看去,那些被笼罩在神赐术中的半妖,到现在还没有回过来神儿。

  “扑通——”

  见事情完成,本想重新潜入弱水河中的李牧鱼,被河畔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扑通扑通扑通——”

  不约而同之间,河畔上的所有半妖,竟直接朝着李牧鱼的方向跪了下来。

  呜咽声起,一种悲喜交加,劫后余生的狂喜之情,蔓延在整个弱水域中。

  仰起头,看着半空中的玄色身影,不知为何,早已习惯了麻木对待人生的半妖,竟在此刻,泣不成声。

  “谢谢……谢谢……”

  谢谢你,让我们活下来。

  李牧鱼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听着风中的传来的杂乱道谢声,不知为何,他看着身下感恩戴德的半妖们,他的心里竟有点儿别扭起来。

  “唰——”

  忽然,一道道白色的气体自弱水域的半妖头上涌出,似一道道浓稠的白烟,不断地在空中凝结,密密麻麻,犹如天上的云层,完全遮住了李牧鱼的视野。

  “终于让我等到了……”

  白色的气体不断地在空中汇聚,七千个半妖,七千份气运,此时这滚滚气体化为一道擎天白柱,犹如一道龙卷风,缓缓地在这群半妖的头顶上凝聚了起来。

  气运化形!

  “呼——”

  飒飒的冷风,吹过李牧鱼的黑发,又沿着他的耳际,卷到了那道白色气柱之中,直到,气柱转青。

  “是青色气运吗……”

  李牧鱼激动地看着空中的气运异象,嘴唇也开始不自觉地抖动,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埋下的种子也开始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呼——”

  气运卷动,一如往时,那道青色的气运长柱,在瞬息间,化为一条鳞爪俱全的青色蛟龙。

  “吼——”

  青蛟驾风,呼啸而来,在电光火石之间,这因七千半妖的功德所分化凝聚而成的青蛟气运,便彻底地没入到李牧鱼眉心处的仙格之中。

  “唰——”

  水光一闪,在吸收了这股气运之后,李牧鱼便直接遁回弱水河中,施展了一个闭关禁制,急匆匆地进入练功房。

  “凝。”

  双手捏诀,口中诵咒,端坐在蒲团之上的李牧鱼,不断地操控着方才没入到仙格之中的磅礴气运,用力压缩,将这些气运转化为成一朵又一朵青色的功德莲花。

  宁心静气,在仙格的刺激之下,李牧鱼再也无法再维持住人身,浊气一吐,一条长鳍扇尾的冰蓝色寒鲤,便出现在蒲团之上。

  “呼——吸——呼——吸——”

  水润色的光泽在每一个鳞片上流转,随着气息规律的吐纳,李牧鱼的寒鲤真身也在逐渐变大,没一会儿,修长的体型已长为一个成人的大小,甚至,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

  河畔上,所有的半妖依旧维持着跪谢朝拜的样子,只是随着李牧鱼的消失,他们神情上所有的激情澎湃都没由来地一愣。

  神君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本以为李牧鱼在施救之后,一定会对他们有话要讲。

  比如敲打,比如施威,又或者是对他们的要求。可是,他们所设想的这一切,居然全都只是他们的假想而已,人家压根就没搭理他们。

  “啪塔——”

  宝蓝色的幻魔蝶飞到牛蛮的耳边,过了一会儿,牛蛮的表情,竟开始古怪了起来。

  摇了摇头,肃清了脑中不该有的想法,站起身子,向一众下跪不起的半妖下令说道。

  “神君有令,在他闭关期间,所有人不得打扰,违者,将直接逐出弱水域!”

  牛蛮的话,成功的引起了一众半妖的注意,只是这话中的意思,却令他们的困扰感,越来越浓。

  这世间,居然真的有挟恩而不图报的人吗?

  风声乍起,卷起一地的愁思,就像他们的心,飘飘洒洒,随着那道玄色身影,一同没入到弱水河中。

  (第一更(ง•̀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