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真正的神赐术

  没有人见过未来,也没有人的未来的永远都是灰色的阴天。

  希望与绝望层层交织让绝望者迷失方向,而这,却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一味地等待什么都不会改变,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未来里,绝望者会一步步向前,一边思念着珍视的人,一边仰望天空,祈祷着明天也许会是个好日子。

  走越千山万水,行过火海荆棘,本以为一切的苦难都会在这一刻了断,其实,他们只是不断地对着名为绝望的希望报以期待罢了。

  如今,妖气爆发,刚从苦难中爬出来的泗水城半妖们,现在的心情,却是说不出来的迷惘。

  “我……终究还是要死了吗……”

  妖气涌动,蔓延神魂,剧烈地疼痛不断席卷着半妖的神经,他本以为自己早晚会习惯这种疼痛,但在生命的末时,他才知道,终究还是他太天真了。

  他叫野狗,一个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的半妖孤儿。

  他自灵州中一个很小的人类城市长大,他没有名字,没有姓氏,也没有尊严,有的只是这个自出生起,就坠在头顶上的外号而已。就如同他的狗耳,与身边的所有人相比,是那么的不同。

  当他以为,他这一生,就会像其他半妖一样,浑浑噩噩,麻木不堪,每一天都在等着自己的死期。

  可是,今年的一场大雨,却让他这个从来没有奢求过光明的卑虫,看到了一丝动人心魄的光亮。

  “半妖城……”

  倾盆的大雨将一切都浇灭,但唯独这雨声中传出来的琴声,却让他心中,燃起的那一簇名为希望的火苗。

  那是多美的琴声啊!

  仿佛来自九天神国,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梦幻,人人都唯恐不及的滔天大雨,唯独他,在雨幕琴声中,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升华。

  他发现,在他听到琴声的那一刻起,一直在他体内滋长不停的妖气,竟开始慢慢平缓了起来。

  连带着神魂中的烦躁感,也在这琴声的洗涤中,安静了下来。

  “如果……在死之前……能再听一次那到琴声……就好了……”

  驱邪符的作用开始起效,神魂中的疼痛感也渐渐褪去,意识模糊,整个大脑开始泛起一种想要入睡的冲动。

  但他知道,这一睡,便是永别了。

  “如果有来世……希望……我可以不当半妖吧……”

  意识渐渐虚弱,神魂慢慢溃散,狂暴的妖气就像一条发了疯的野狗,癫狂地撕咬着这一切。

  “咔嚓——”

  弱水河面,寒冰破裂,一道玄色水流自裂痕中涌出,卷到天上,化为一道人形水茧。

  “叮咚——”

  水茧化人,半空中,一位身着玄袍,神轮涌动的清贵水神,正盘膝端坐在由水流凝聚而成的玄色墨莲之上。

  容貌俊美,气质高雅,一种与生俱来的神威,从李牧鱼的身上透体而出。凡是见到李牧鱼的半妖,心中竟升起一种想要跪拜的冲动。

  “是神君!是弱水域的神君!”

  见到李牧鱼现身,面色潮红的牛蕊,不禁激动地叫了起来。

  她日思夜想的人儿,在今天,终于让她见到了。

  “没想到……神君居然,如此俊美……”

  而同样认出李牧鱼的,还有小宝和阿蛮。

  几乎是在李牧鱼出现的瞬间,他们兄妹二人就立刻认出了这个同样令他们日思夜想的人。

  “恩公……”

  泪眼朦胧,阿蛮的眼眶,在她见到李牧鱼的脸时,竟一下子红了起来。

  他依旧是那么美好,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简直就是天上的皓月,是他们这些萤火连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只能装在心里,美好地向往着。

  “叮咚——”

  若水琴七弦齐动,一朵金莲升起,李牧鱼口中诵咒,手抚长琴,叮咚之声不绝于耳,朵朵金莲连绵不绝。

  他指间飞出一朵又一朵金色莲花,莲花从他身前络绎不绝地上升,一朵、两朵、十朵、百朵,片刻之间以铺满弱水河畔的上空,千莲摇曳。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罗菠萝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起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李牧鱼口中诵咒,随着咒语形成,弱水域中的幻魔蝶也化为一道宝蓝色光海,向着李牧鱼的方向,涌动飞来。

  “好……好……”

  好壮观啊!

  弱水域中,近七千的半妖,同时仰望着李牧鱼所在的天空,随着琴声奏起,他们体内潜藏的妖气竟也开始躁动起来。但这种躁动,却不是上脑,而是一直向丹田处下沉。

  “凝。”

  咒文轻吐,配合着手中的琴,氤氲的水气不断地在空中凝成一朵又一朵佛莲,寒气流转,托着每一朵金莲,在空中滴溜溜地转着。

  ……

  我已经死了吗……

  无边的黑暗中,野狗无力地倒在地上,喘着粗气,明明想起来,但身体之上却仿佛压着一座千钧大山,不断碾压着他的身体。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为什么死了,还会痛呢……

  黑暗中的压迫感越来越强,仿佛要将他每一块骨头都要碾碎一般,血肉模糊,脑浆迸溅,无尽的痛苦就像一个轮回,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叮——

  忽然,无边的黑暗中,响起了一道琴音。

  叮叮——

  琴音再起,却是那么的熟悉。

  当野狗想去寻找琴声的源头时,他颓然的发现,此时的他,竟然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叮叮叮叮——

  琴音越来越快,越来越疾,如雨落芭蕉,密集地打在他的心里。

  忽然,黑暗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点,光点慢慢的,慢慢的……竟在他的不远处化为一朵金色的莲花。

  野狗睁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朵金色莲花,仿佛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在他枯败的心中,给了他一丝鼓励和一丝对生的希望。

  “这个琴声……”

  居然就是雨幕幻像中的琴声!

  野狗的嘴唇不自觉地开始抖动,明明痛苦,但他的嘴脸却不自觉地开始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