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泗水城的半妖们

  河伯府。

  一望无际的队伍,数也数不清的人流,水镜之上,一支密集的人潮,正朝着弱水域的方向徐徐前进着。

  “终于要到了吗……”

  李牧鱼看着水镜之上所呈现的景象,他的嘴不自觉地抿了起来。等着这么久,泗水城的半妖,终于要在今天抵达弱水域了。

  从水镜上所投射的景象上来看,这支半妖队伍的数目,应该差不多达到了三千。

  而这么庞大的人口迁徙队伍,却不再是那些摆渡人可以接应得了的。想让他们横渡弱水,唯有他这个河伯亲自出面了。

  ……

  弱水域外。

  队伍最前面是一对头顶兽耳的半妖兄妹,不同于其他半妖的风尘仆仆、疲惫不堪,他们二人的精气神倒是好得多。

  到了!

  小宝看着眼前茫茫的白雾,从眼前幻魔蝶的反应可以看出,这白雾之后,便是他们每天朝思夜盼的弱水域了。

  “我们进去吧。”

  小宝看了身旁的阿蛮一眼,便向着身后的半妖队伍喊去,再回过头,随着这一路上一直给他们引路的幻魔蝶,半妖队伍很轻易地便穿过了迷雾结界。

  “哗啦啦——哗啦啦——”

  耳畔,不断传来弱水流淌的声音,顺着水声,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整个队伍十分整齐迅速地向浓雾深处走去。越往前走,扑打在身上的水气便越浓重。

  ……

  弱水域内。

  “神君有令,所有人现在立刻撤离弱水河,退回到半妖村中!”

  牛蛮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一下子就将河畔边呆愣的半妖给震得回过了神。

  “是牛蛮大人的声音。”

  听出了声音的主人,金鳞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新来的半妖离开了忘忧树。没一会儿,整个河畔上,便再也没有一个人影。

  “呼——”

  在金鳞等人后脚刚离开的时候,整个弱水河上,忽然开始卷起一阵刺骨的冷风。

  “姐,你有没有觉得,这天气忽然变冷了?”

  楠楠搓了搓手,有些瑟缩地和旁边的茜茜说道。

  “确实变冷了,但不是天气的事儿,你看那里。”

  朝着茜茜所指的方向看去,弱水河上,居然开始飘起了白雪。

  寒风阵阵,原本波光粼粼的弱水河,竟在这片刻的功夫里,逐渐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而弱水河的变化,不仅是半妖双胞胎姐妹,渐渐的,其他半妖也开始注意到弱水河的异像,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幅白日生雪的画面。

  “呼——”

  弱水河上的风雪越来越大,隔着水幕结界看去,天上的空隙完全被白茫茫的落雪所填满,而河面上稀稀落落的冰层,也渐渐开始连成一片。

  “太寒之域。”

  呼——

  寒风刮过,一道水色身影从风雪中淡出淡入,轮廓朦胧,就连声音也变得格外缥缈。

  “凝。”

  李牧鱼朝着河面轻轻一指,顿时,风雪愈疾,仅是眨眼间的功夫,冰霜凝结,寒冰积高,一层丈许厚的河面冻层,便在弱水河面之上迅速结成。

  “停。”

  李牧鱼见弱水河上的坚冰差不多结成,便再伸手朝前轻轻一点,霎那间,风雪骤停,连带着河畔的那层水幕结界,也悄然消失。

  “差不多也该到了。”

  接收到幻魔蝶传来的信息,水光一闪,李牧鱼直接没入到冰层之下,静静地等着泗水城的半妖进入弱水域。

  “咯吱——咯吱——”

  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正从河岸的另一头传来,先是黄沙,再是积雪,连绵不绝的踩踏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近。

  来了!

  穿过茫茫的白雾,跳过荒芜的黄沙,走在队首的小宝和阿蛮,在进入弱水域的路上,见识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

  “所有人跟紧了,别掉队!”

  朝着身后喊了一声,压制住内心的震动,小宝和阿蛮两人率着一众半妖,踩在了弱水河的冰层之上。

  “呼——”

  长舒一口气,当小宝的双脚真实地感受到了脚下冰层的结实,他那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去。

  “走吧。”

  首尾相连,庞大的半妖队伍陆陆续续地走入到弱水域中,沿着河面坚冰雪层上的脚印,这些跋山涉水,从泗水城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极西之地的半妖们,终于在今日,抵达了他们的梦想之地。

  “金鳞,你一会儿带人过去,把这些半妖领到村子里安置好。”

  “是。”

  得到牛蛮的命令,金鳞非常麻利地带着几个村里熟络的半妖,朝着那群跨河而来的队伍走去。

  衣衫褴褛,面容憔悴,走近了,金鳞才发现,这群半妖的形象,比起他初来到弱水域时的模样,还要不堪。

  只是,相似的是,这些半妖的外表虽然十分狼狈,但他们每一个人的眼中,却迸发着希望的光芒。

  “我们是弱水域的引路人,奉神君指令,一会儿就由我们来为你们引路。”

  “有劳了。”

  小宝看着眼前几个半大的少年,微微一笑,便领着身后的队伍,朝前走去。

  “半妖村的房子比较少,可能容不下太多人居住,这几日,你们其中一部分人,得先挤一挤,等房子盖好了,你们再住进去。”

  “没事儿,只要有地方休息,我们就很满足了。”

  金鳞看着眼前和他谈笑自如的小宝,他发现,这个半妖的年纪,好像比他大得多。

  “啊——”

  突然,凄厉的惨叫声自浩浩荡荡的队伍中响起,紧接着,妖气冲天,几个虚弱至极的半妖,直接在这一刻,被冲天的妖气吞没了神魂,整个身体,都在巨大的痛苦中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糟糕!是妖气发作!快去拿驱邪符将那几个人的神魂封住!”

  “啊——”

  惨叫四起,也许是久压之后的松懈,这些原本以为可以重见天日的半妖,居然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体内的妖气,接二连三的爆发了起来。

  “小宝大人,他们体内妖气爆发的太过猛烈,那些驱邪符根本就没有用处,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他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

  什么是绝望?

  绝望就是,当希望的曙光明明近在眼前的时候,黑暗又在猝不及防之间,将所有的美梦吞噬殆尽。

  (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