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十年保护期

  仙格进阶、神品升级、修为突破,这三件大事是李牧鱼在升级神域之后给自己定下的奋斗目标。

  仙格,是奠定他天生神灵最重要的基石,也是李牧鱼可以与其他神相竞争的一个筹码。

  下品水德仙格,在所有的天生神灵之中,算是最低等的存在。

  仙格就像是每个天生神灵潜在的核心竞争力,越高级的仙格,就象征着越尊贵的出身。

  而李牧鱼所拥有的下品水德仙格,亦如李牧鱼的鲤鱼跟脚,在未晋级之前,他在灵州其他天生神灵之中,永远都是末流的存在。

  神品,则象征着他的诸神之中的品级。而到目前为止,他的神品依旧停留在下六品上,在天庭所有神灵之中的排行,仅属中下游。

  但所幸的是,李牧鱼还拥有一个天生神灵的加持光环。这个光环,无疑令他在同品阶的后天神灵中脱颖而出,但若是与先天神灵相比,他又是属于末流。

  低阶仙格,低级神品,即使弱水河伯的名号,已经开始在灵州中打响,但在老牌先天神灵的交际圈子里,他还是一直处于被排外的状态。

  即使他拥有着百花仙子等几个老朋友,但下界中,更上层的先天神灵圈子,他却依旧没有触及到。

  “还在观望期吗……”

  李牧鱼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在椅子的把手之上,表情有些沉重,连心情也跟着压抑起来。

  每一个天生神灵在收集信众资源的时候,都有一个十年为限的保护期。

  这个保护期,主要是为了防止那些老牌天生神灵,去恶意截胡那些新晋神灵的信众资源。毕竟,没有哪个天生神灵,会嫌自己的信众资源少。

  升级神域,凝结功德,都是需要大量的信众资源的,为了给他们这些新晋神灵一个更宽裕的成长空间,天庭不得不为他们设立这么一个保护期。

  在这十年里,李牧鱼可以随意地去筹划他自己的神域,只是,在这期间内,他不能寻求其他天生神灵的帮助,就连带着他那四个老朋友,在保护期里,也万万是不可以联系的。

  “唉——”

  李牧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果然,任何事情都没有所谓的捷径。

  同行相轻,想得到上面的认可,就得好好打他手上的这副牌。

  否则,保护期一过,那些伺机而动的天生神灵们,免不得要对他这个新人下手了。

  “看来,所有的计划,都必须要加紧一点儿了。而且还得保证计划的每一步,都要万无一失。”

  唰——

  水光一闪,水雾缭绕的若水琴便出现在李牧鱼的腿上。双手未动,但若水琴的琴弦,却随着一收一紧的水光,弹奏了起来。

  “叮——”

  手指一勾,六弦齐止,唯有一弦,在李牧鱼的拨动下,不断流转出铿锵的音符。

  “叮咚——”

  十指联动,音调转高,呜咽的琴鸣声,就如破天而飞的海鸟,瞬息间,每一节音符犹如实质一般随着波纹状的音波,自李牧鱼抚琴的双手中,荡漾了开来。

  水气氤氲,烟波浩渺,磅礴的太寒之气不断自李牧鱼十指尖流出,一捻一挑,法力凝实,在幻术中的升华中,每一道太阴法力都有着凝华成型的征兆。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双手抚琴,口中诵经,《妙品莲华经》中的真意随着李牧鱼手中的琴,不断地融合在每一道太寒法力之中。

  渐渐的,颜色变换,原本冰蓝色的太寒法力开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佛光。

  “观自在菩萨,行深版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起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咒文一变,《妙品莲华经》的内容,直接倒换为清心咒。

  随着咒语成型,李牧鱼的琴,也是一变再变。若说方才的琴音是高山流水,那此时,便是宁静致远的悠扬音调。

  “凝。”

  咒文轻吐,配合着手中的琴,氤氲的水气在瞬息间化为一朵朵金色的佛莲,寒气流转,托着每一朵佛莲,在空中滴溜溜地转着。

  “还剩下最后一步了……”

  李牧鱼依旧紧闭着双眼,通过神识,他可以清晰地感受着周围的法力波动。

  这一次,是他在无数次的实验之后,组成的一个更加完整的神赐术。

  配合着《妙品莲华经》中的佛门之力,与太寒之气中的太阴朔月之力,以清心咒凝为佛莲实体,便完成了他独创神赐术的一个基本雏形。最后,便是为这个雏形,点上最重要的一笔。

  “叮咚——”

  若水低鸣,素寒的冷光骤然消逝,紧接着,幻光朦胧,一道瑰丽的宝蓝色的彩光自琴弦中缓缓地荡开。

  “啪嗒啪塔啪塔——”

  蝶翅声起,朦胧的幻光犹如万千毫针,在瞬间,随着嘈杂的振翅声,映照在所有浮在空中的佛莲之上。

  “叮叮叮叮——”

  琴声转疾,突然,一股巨大的风自李牧鱼袖口中流出,紧接着,便有铺天盖地的幻魔蝶自宝蓝色的幻光中争相飞出。

  鳞粉四漾,数百只幻魔蝶一齐震动着翅膀,配合着李牧鱼的琴声,在河伯府内编织着一张蓝色的梦。

  要到最后一步了!

  “唰——”

  双目紧闭的李牧鱼骤然睁开了眼睛,只见双眼之中,眼白退却,漆黑如墨的光斑犹如深渊梦靥的倒影一般,染透了李牧鱼的双眼,连同李牧鱼身上的气质,也被染上了一种颠倒众生的妖冶感。

  “入梦。”

  声音沙哑,入梦咒的繁杂咒文就像一只只扭曲的蝌蚪,在仙格神力的支持下,不断向周围游动着。

  “幻魔蝶,助我!”

  啪嗒——

  随着一声暴喝,铺天盖地的幻魔蝶整齐地扇动着翅膀。

  蜃气、幻灵之气、水月之气,自幻魔蝶的鳞粉中肆意漂荡,散落在半空中的每一朵佛莲之上。

  (求票票(ง•̀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