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养蝶室

  咚咚咚——

  “进来。”

  吱呀——

  牛蛮小心翼翼地推开河伯府的月白色贝壳大门,又扒开门口处的随水游荡的水草门帘。

  水波荡漾,随着牛蛮走近,一阵刺骨的寒意从河伯府内扑面而来。仿佛是藏在夏日深处的冰窖,不禁让牛蛮的身体打了个好大冷颤。

  好冷。

  “牛蛮参见神君。”

  停脚止步,牛蛮躬着身,作着揖,低眉顺眼,就在门口的位置朝着前厅的方向行着礼。

  河伯府是李牧鱼亲自开辟的场所,其中布置的阵法是数不胜数。若是牛蛮踏错一步,他就很有可能触动河伯府内的阵法,遭到无妄之灾。

  “啪嗒——”

  一只宝蓝色的幻魔蝶从内厅处飞来,扑闪着翅膀,似是引路,似是打转,滴溜溜地转着弯,飞到李牧鱼面前。

  “你随幻魔蝶进来吧。”

  “是。”

  得到李牧鱼的回应,牛蛮那颗悬着的心,不由得一松。

  他虽只是零星地接触过李牧鱼几次,但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李牧鱼的强大。

  在不久之前,整个灵州都在传着李牧鱼诛杀金溪江神的事迹。

  金溪江神是什么人物?

  那可是统治了整个金溪江域好几百年的强大妖修!

  法力深厚,性情阴冷,而且背靠着天庭这棵擎天大树,即使妖丹期的普通修士,遇到金溪江神都得给几分薄面儿。

  而且,金溪江神还是牛蛮的前任上司,对于金溪江神这个人的一切,牛蛮都可以说是十分清楚。

  就这样一个老牌神灵,居然就那么轻易地被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新生神灵给杀了?

  想到深处,牛蛮的头不禁垂得越来越低。

  在没彻底了解透这个人的真正性情之前,他一切的行径还是要以谨慎为重。他在泗水城当了这么久的城主,谨慎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无数的城府与手段,早已把他磨成一个没有棱角的圆球。

  既然已经决定了转投到弱水域之中,那他牛蛮,算是彻底告别了往日的一切。

  权力、地位、名声,从今以后,便是过眼云烟。只求与自己的女儿,在这个弱水域中,安安稳稳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啪嗒——”

  又是一拍振翅声,打断了牛蛮满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就这么一小段路的功夫,他却觉得过去了许久许久。

  若不是幻魔蝶,他可能还会陷入到那繁杂的思绪当中。

  “好厉害的幻术。”

  心中暗暗感叹,牛蛮依旧没有抬头。

  这座河伯府中,除了无处不在的寒意之外,更潜藏着一种极强的幻术波动,不断地在他的潜意识里影响着他。

  “现在的弱水域里,一共有多少个半妖?”

  “回禀神君,到目前为止,弱水域中一共有九百四十三个半妖。”

  听到牛蛮的汇报,李牧鱼暗暗地点了点头。

  三个月内,能聚集九百多个半妖,对于一个新生神域来说,已经算是颇为不错的壮举。

  更何况,弱水域地处极西之地,路途遥远。这些半妖,大部分都是弱水域周边地域内的半妖而已,更远的,凭借半妖的脚程,没有个一年半载的功夫,是走不到这里了,再远一些的,走个四五年都有可能。

  并且,凭借半妖的孱弱身躯,让他们长途跋涉地走上四五年,对于他们来讲,还是太牵强了。

  如今他被天庭所罚,禁足在弱水域内。这段时间里,他无法离开弱水域半步。所以,想去接他们的心思,也就落空了。

  “我这次找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下去安排。”

  说完,一张轻飘飘的宣纸,飞到了牛蛮的手中。

  “养蝶室设计图?”

  看着图纸上醒目的六个大字,牛蛮的眉头,不禁疑惑地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图纸上画的东西,牛蛮暗暗叹道。

  他发现,这个弱水河伯不仅实力强悍,而且脑子里经常会冒出一些十分新奇的点子。

  就像之前的“个人信息登记表”,这个“养蝶室设计图”也让他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新奇感。

  “这是我专门为弱水域的幻魔蝶设计的养蝶室,以后,凡是幻魔蝶产下的虫卵就收入但养蝶室中即可,而培育幻魔蝶虫卵的工作,就都交给半妖吧。”

  “是。”

  “还有,从今以后,只要在登记册上有名的半妖,都可以在养蝶室中领养一只幻魔蝶,而具体的培育步骤,我都记录在那张设计图上了。”

  “神君,您刚才的意思是……这幻魔蝶,所有半妖都可以养吗?”

  “恩,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看着眼前的蛮牛精,即使他在低着头,李牧鱼依然可以察觉到他心中的震动。

  “那你先下去吧。”

  “是。”

  牛蛮双手捧着设计图,小心翼翼地随着幻魔蝶离开。

  注视着牛蛮离开,李牧鱼不禁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牛蛮在惊讶什么。

  幻魔蝶作为李牧鱼的私人蛊虫,其培育方法一直是他的隐私。

  可是,就在刚才,李牧鱼居然让轻易地就将幻魔蝶的培育方法交给了牛蛮,这在旁人眼中,分明就是白白的送宝行为。

  只是,这却是李牧鱼所有的计划中,不得不进行的一环。

  幻魔蝶虽然珍贵,但对于神灵来讲,信众资源的珍贵程度,远远高于幻魔蝶。

  他之所以会在弱水域建立一座养蝶室,不仅仅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而是以幻魔蝶作为他的一种监视手段,让他可以时时关注弱水域内所有半妖的动向。

  而且,半妖孱弱,在他们尚未有自保能力之前,幻魔蝶可以作为他们的一种自保手段。

  况且,幻魔蝶是以幻灵之气为灌顶灵气,没有幻灵之气的供养,这些幻魔蝶也是无法诞生的。

  所以,这幻魔蝶最终能否被养活,还是得由他说了算。

  “唉,没想到建立一个真正的神域,居然会这么麻烦。”

  现在的弱水域,比起三个月以前,兼职是得到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不仅如此,他体内那久久都没有动静的仙格,在这三个月内,居然隐隐有着突破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