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种田从建村开始

  “你是弱水域新来的半妖吗?”

  “啊,我……我是……我是刚刚才来到这里的……”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身着粉裙,与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肤白似雪,两只圆滚滚的大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而第一次被同龄异性注视的他,竟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过来参拜神树吧。”

  神树?

  闻言,金鳞顺着粉衣女孩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河畔的不远处,正立着一颗翠绿新嫩的柳树。

  荧光闪烁,灵气盎然,庞大的生命力,不断地从那颗鲜嫩的小柳树中,磅礴而出。

  只是,灵树孤独,这方圆数十里之内,却只有这唯一一棵树,矗立在这绿莹莹的草地之上。

  “忘忧大人,今天是我来这里引路了。”

  双手合十,小小的身子恭敬地在忘忧树下行着礼。庄重、肃穆,一种由心底而发的尊敬,在这个粉衣小女孩身上得到最直观的体现。

  “这是忘忧树,是弱水域中唯一一棵树,也是所有半妖的神树。最开始,我们都是借助忘忧大人的神力渡过弱水河的。”

  “弱水河?”

  那不就是身后那条蔚蓝色,却又无法靠近的河流吗?

  “弱水河是弱水域的主人——弱水河伯居住的地方,普通人不要轻易地靠近,否则,到时候丧了命,谁都救不了你。”

  “丧命?难道……那位神君,会杀人吗?”

  听到会有生命危急,金鳞的心不由得一紧。

  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求庇佑,虽然不期待弱水域的神灵会真的好好地待他们这群半妖,但他也不希望会被这里的神灵随意杀戮。

  “神君才不会杀人呢!他是一个好神!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神了!”

  金鳞的话仿佛一下子就点燃了粉衣女孩的怒点,嘟着个嘴,一双圆圆的眼睛,颇为气愤地看着金鳞。原本还算和气的气氛,现在反而变得有点儿剑拔弩张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神君的坏话的……我只是……我只是好奇,为什么靠近那条弱水河,会丧命。明明那条河,是那么的美……”

  蔚蓝色的河水拍打着河畔,波光粼粼,就像是自然中奇妙的乐章,让人的心,不由得随着河水流淌的频率,静了下来。

  确实很美。

  “神君不会杀人,但是弱水会。神君说过,弱水河是一条危险的河流,凡是落入水中的生灵,都不可能浮得上来的。”

  看着蔚蓝色的弱水,粉衣女孩心里的那一口气,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但是,作为弱水河伯最衷心的信徒,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轻易玷污弱水河伯的神誉的!

  “还有,你最好不要长时间的去看弱水,神君说了,这条河沾了他的法力,普通人看了,容易被法力之中蕴含的的幻灵之气迷失心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恩,我记住了,谢谢你的提醒。”

  “你能记住就好,快过来参拜神树吧,一会儿我还得带你去登记身份呢。”

  “好。”

  “对了,我叫牛蕊,我可是第一个到弱水域的半妖哦。”

  金鳞小心地跟在牛蕊身后,抬起头,远远地看着眼前的那抹翠绿。

  有样学样,他仔细地模仿着牛蕊的动作,小心地对着忘忧树参拜着。

  他知道,刚才绑在他身上的那根柳条,就是忘忧树为了渡他过河才会这样的。

  听了牛蕊对弱水河的解释,金鳞此时由衷地感激着,眼前渡他过河的忘忧树。

  “我们走吧。”

  “恩。”

  河畔新树,杨柳依依。

  金鳞深深地朝着忘忧树的方向看了一眼,沐浴在忘忧树的灵光之下,仅是片刻,他就觉得他身上所有的伤痕与疲倦,都被缓缓地修复了。

  告别了忘忧树,金鳞就随着牛蕊向起伏不定的平原深处走去。

  青草铺地,夏风吹拂,弱水域中的一切,都让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得到一种许久未有的抚慰。

  “就是那里了。”

  抬眼望去,一个由数十座木屋组成的村落赫然出现在金鳞面前。

  淡蓝色的袅袅炊烟飘荡在黄昏的村庄,长满青草的小路上,每一座房屋的影子都被拉得老长,似乎比这八月的时光还要漫长得许多。

  蓝幽幽的炊烟从屋梢缓缓升起,外界的喧嚣声仿佛在这片刻间,就随着炊烟随风而散,给这片祥和的村落画上一个诗意的符号。

  “爹!”

  不远处,一个头顶牛角,方脸络腮的大汉从房屋中走来,原本严肃的面孔,看到一脸灿笑的牛蕊时,就轻易地舒展了开来。

  “今天出去的倒是挺早,这个人就是新来的半妖吗?”

  “嗯呢,他叫金鳞,是今天新人。”

  “只有他一个人吗?”

  “恩,只有他一个人。”

  闻言,牛蛮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孱弱的半妖少年,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半妖,居然能凭着一人之力,跋山涉水,不远千里地来到这里。

  弱水域路途遥远,这其中的艰难,也许对于修真者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没有修为的半妖来说,这其中的不易,足以劝退大多数人了。

  可想而知,支撑这个半妖来到这里的,只有那坚毅的求生信念了。

  “蕊儿,你带他去里面登记一下,我要去一趟河伯府,找一下神君。”

  “找神君?爹你说你要去找神君是吗?”

  仿佛是听到这普天下美妙的消息,就像是一只雀跃的鸟,小小的少女一下子,就蹦到了牛蛮的怀里。

  “爹,我可以跟着你去吗?我也想跟着你去见神君。”

  “不行。”

  牛蛮摇了摇头,且不说弱水凶险。弱水河伯一向喜静,若是带自己女儿过去,惹恼了神君,反而不好。

  “这一次我有要事要和神君相谈,你一个小孩,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爹——”

  “不行就是不行。”

  牛蛮也不再理会自己女儿的苦苦哀求,放下怀中少女,直接化为一束流光,向弱水河畔飞去。

  “切,真小气,不带就不带嘛,生什么气啊。”

  噘着嘴,小声嘟囔了一句,看了看旁边的金鳞,牛蕊赌着气,也不理他,自顾自地朝前走去。

  “哼,大不了,我以后自己去找神君。”

  想到此处,牛蕊那颗气鼓鼓的心,不由得柔软了下来。

  他,真的会见我吗……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