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天庭的态度(求订阅)

  金溪江神的死,在整个灵州引起了轩然大波;而弱水河伯的名号,在一夜之间,传遍了下界所有神灵的耳中。

  “你是说,他把人给杀了?”

  “千真万确。”

  听着夜游星君上奏的话,帝后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你觉得,那个下界神灵,该不该杀?”

  “该杀。”

  “哦?”

  原本只是试探的问了一下,但帝后没想到,一向喜欢置身事外的夜游星君,这一次,居然会这么果断地作出决断。

  “你说说看。”

  得到帝后的许可,夜游星君双手作揖,朝帝后行了一礼,沉声说道:“此次建立半妖城,弱水河伯乃是行此举的第一人,而金溪江神不仅效仿,而且还筹谋夺取弱水河伯的信众资源。此举偏激,已是阻道之举;

  而阻道者,死有余辜。况且,弱水河伯对灵州有大功德,天庭功臣的神威,更是不容侵犯。”

  听到夜游星君的话,帝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其实很明显,且说两人对于天庭的贡献,就说李牧鱼天生神灵的身份,也不是区区一个下界神官可以侵犯的。

  虽说,天庭鼓励竞争,但恶意地截取豪夺,却是违背了天规。

  何况,金溪江神截胡的对象,还是天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李牧鱼。

  到底说,天庭真正的掌事者,还属天生神灵。

  所以,从利益的角度出发,他们偏袒的,也是同为天生神灵的李牧鱼。

  但随意杀戮神官,却是触犯了天条的大事,若是处理不当,反而会寒了后天神灵的心,从而助长了有些天生神灵不可一世的气焰。

  “传下旨意,金溪江神因谋害同僚,剥夺其神诏,逐出天庭;

  而弱水河伯李牧鱼,因防卫过当,造成金溪江神身死,罚面壁思过十年。

  在此期间,没有传令,不得离开弱水域半步。”

  “遵命。”

  “还有,这几日,你就在金溪江域,重新封一个神官。这一次用人不当情况,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了。”

  “是。”

  摆了摆手,挥手宣退了夜游星君,偌大的云霄宫偏殿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碧波湖水,清幽凉亭,盘膝坐在凉亭中央的帝后,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这小鲤鱼精,平时看着也老实,没想到,居然也会有这么心狠的一面。

  不错,当真是不错。”

  什么狗屁天条天规,在从前,她只要看谁不爽,那便是直接杀了,哪有那么多叽叽歪歪的破道理。

  反倒是这帝后当久了,平时受到的条条框框的约束反倒是多了,平时想寻个乐子,也没什么机会。

  “小鲤鱼啊小鲤鱼,你可要快快长大,千万别让我失望了。”

  勾了勾嘴,帝后笑得有些狡黠,幻光一闪,一只宝蓝色的蝴蝶,正扇动着翅膀,落在了帝后的身边。

  ……

  这一天,整个灵州发生了两个大新闻。

  第一,金溪江域要重新封一个水神。

  而第二,则是杀掉“原金溪江神”的弱水河伯,被下令禁足于弱水域十年。

  这个旨令,犹如一个警钟,狠狠地敲在了那些对半妖图谋不轨的下界神官心中。

  重封金溪江神,是在告诉他们:天庭从来都不缺想当神官的妖,即使是死了,也是有好几个排着队上位。

  而对弱水河伯的这个不轻不重的禁足令,则更令他们心冒冷气。

  虽说是惩戒,但十年的时间,对于修真者而言,根本就是弹指一挥罢了。

  与其说是惩罚,还不如说是给他们这些下界神官一个交待,以及一个警告。

  天庭共有一千零五十七位神官,其中普通司职神灵有一千零八位,天生神灵只有四十九位。

  其中已经建立神域的,才四十位而已。作为弱水域的天生神灵,李牧鱼就是属于这些神灵中的一小部分,而且,还是小部分中的小部分。

  偌大的天庭,其实就是掌握在这一小撮的人手中,而作为其中的一份子,作为拥有自己神域的李牧鱼,才是天庭真正的亲儿子。

  其余的那一千零八位普通神灵,更像是在天庭打工而已,二者的地位,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风声鹤唳,灵州那些原本还蠢蠢欲动的“假半妖城”,在一夕之间,全都化为泡影,消失不见。从今往后,灵州的半妖城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极西之地弱水域的半妖城。

  ……

  三个月后。

  极西之地,密林深处。

  一个孱弱的削瘦身影,正拄着一根木头拐杖,艰难地在密林中前行着。

  衣衫褴褛,脚步虚浮,脸上、胳膊上、腿上,皆是一道道极深的伤痕,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旧伤已经渐渐开始开始结痂。

  “终于快到了……”

  翠幕峰峦之后,一股淡淡的咸腥气搅着泥土的气息,不断掠过金鳞的鼻尖。

  随着气味儿越来越浓稠,金鳞知道,他日盼夜盼的弱水域,终于要到了。

  “呼——”

  一阵海风吹来,绿叶颤动,整个密林,好似掀起了一股奔腾涌动的绿浪,令他久经尘埃的心,忽然得到了一次通透的洗涤。

  他叫金鳞,是泗水城的一个半妖,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因妖气发作而痛不欲生的他,决定挥别泗水城,前往雨幕幻像中所显示的“半妖城”。

  在他离开的那一日,金溪江域忽然开始传起了一个“新半妖城”的传言,但当他听到,这个“新半妖城”的位置,就是他所在的泗水城的那一刻,他知道,这一定是金溪江神的阴谋。

  一个他呆了数年的城市,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城市的最真实的模样?

  若是金溪江域真的会出现半妖城,那也绝对不会是泗水城。因为,他太了解这座城市了。

  无论是里面的妖,还是掌管泗水城的神灵,他们对半妖的态度,根本不可能对得起“半妖城”这三个字。

  “咯吱——咯吱——”

  拄着拐杖,金鳞颤颤巍巍地朝前走去,步履沉重,但每走一步,他的心中的激动却是更深一分。

  “啪嗒——”

  蝶翅振动,一只宝蓝色的蝴蝶自白雾中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