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他的自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仰起头,金溪江神看着高高在上的李牧鱼,淡然的语气一如他这个人,明明充满了杀气,却依旧清冷得不沾丝毫烟火。

  “因为,我恨你!”

  “我恨你,明明你是灵州最尊贵的神灵,明明你是天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明明你生来就是为了弥补灵州的气运,明明你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灵州罢了。可是,我就是恨你。

  我恨你的高高在上,我恨你生来就拥有我一生都得不到的一切,我恨你的光明前途,我恨你一出现,就会受到所有人的敬仰与爱戴。

  我也恨我的出身,我恨天庭,我恨自己的运气不够,我恨自己还没来得及成功就背负了失败。

  我把对我自己的恨一并给你,全部用来恨你。”

  流水慢动,水魄妖身又重新恢复成了人形。

  金溪江神有些哀戚地看着李牧鱼,他的目光很黑,很暗,还有些失焦。

  明明是在看他,但金溪江神的瞳孔中却没有他的影子。

  仿佛他所控诉的对象并不是李牧鱼,而是李牧鱼所代表的那个群体,那群灵州中最尊贵、最显赫的天生神灵。

  这天道,何其不公!

  李牧鱼淡淡地看着嫉妒得有些发狂的金溪江神,眉头轻皱。

  他知道,天庭的神灵一向就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种,但他却并不清楚,后天神灵对于先天神灵的怨怼会有这么深?

  摇了摇头。

  “冰川风暴。”

  冰蓝色的太寒之气自李牧鱼身下磅礴而出,瞬间,空中生雪,整个地下洞窟骤然降了下来。

  “呼——”

  太寒之域内,以金溪江神为中心,忽然开始卷起一道极为强劲的风,紧接着,风声愈烈,一道数十丈高的龙卷风,在金溪江神的周围卷起。

  “呼——”

  冰蓝色的太寒之气被卷入到龙卷风之中,夹着雪,带着霜,一道气势极为骇人的冰川风暴,带着无尽的凛冽气势,将金溪江神彻底的吞没其中。

  “不——你不能杀我——”

  感受到法术中的凛冽杀气,金溪江神瞬间从哀戚中回过了神。

  没想到,这个弱水域的天生神灵,居然真的要杀他。

  “凝。”

  十指轻点,一道蔚蓝色的水幕屏障将所有半妖笼罩在内。虽隔绝了狂风的侵袭,却无法完全抵抗住太寒之气的极低温度。

  “砰——”

  在强势之下,金溪江神再一次现出水魄真身,直接在风暴中炸了开来。

  逃!

  漫天的水珠如同蝌蚪一般在空中四散,根本不敢有任何的顽抗,凭借水魄真身的特性,只要能保住一小部分的本体,他就能凭借神诏重新凝练法身。

  只是这样的话,他的修为估计会直接回暴跌到凝体期初期。

  “冻。”

  看到已经起了逃意的金溪江神,李牧鱼直接以太寒之域封锁了所有的退路,在风霜之下,金溪江神的水魄本体又重新被压成一团。

  “封。”

  风声似雷,直接撕碎了风眼中的惨叫声。

  即使两人的修为同处凝体期后期巅峰,但神位的压制,以及对于神域之力的运用,都是金溪江神所远远不及的。

  蔚蓝色的冰川席卷满地,寒霜封冻,在众目睽睽之下,金溪江神直接被李牧鱼冻杀在冰川风暴之中。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李牧鱼看着被封杀在寒冰中的金溪江神,淡淡地说了一句。

  他根本就不知道,天生神灵对于灵州的贡献;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今日杀他根本就不是因为神位之分。

  半妖是他一手谋划的信众资源,而阻碍他们人,就是他神道之上的阻碍。

  阻道者,就该杀!

  ……

  “啊——”

  另一头,凄厉的惨叫声自半妖群中发出,但这一次惨叫声的主角却不是半妖,而是被半妖团团围住的泗水城侍卫。

  “啊——”

  豺狼精惊恐地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半妖,捂住一只已经瞎掉的眼睛,不断地向后退去。

  “不要杀我……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噗嗤——

  先是耳边一凉,紧接着一阵强烈的剧痛自耳朵处传来。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鲜血如柱,豺狼精的一只耳朵,直接被人切了下来。

  噗嗤——噗嗤——

  紧接着,手、胳膊、脚、腿,豺狼精的整个身体已经被肢解得支离破碎,其惨状简直不忍直视。

  不仅是他,连同其他之前欺辱折磨过半妖的侍卫,皆被以同样酷刑对待,折磨到,只剩下一口气为止。

  李牧鱼看着下面的地狱般景象,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寒意,蒙上心头。

  即使是最弱、最被人看不起的群体,一旦拥有了力量,那心中的恶意就会以最直接的方式宣泄出来。

  偏激、残忍、狠毒,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脸,恍惚间,李牧鱼的心中,却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弱肉强食,强者为尊。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是什么救世主。就像是他,即使救了这群半妖,但他却并不想当他们的救世主。

  信众奉神气运,神予信众守护。

  他们二者之间,没有什么主仆之分,有的,也只是互利互惠的利益关系罢了。

  人性有善,更有恶,与其在信任耗尽之前,尝尽恶意苦楚;还不如在初时,划清界限,扫掉不必要的情感接触。

  他永远都是神秘的神灵,而他们,也永远只是神灵守护之下的信众罢了。

  神不要求信众出生入死,甚至奉献生命;信众也无需要求神的万般保护,心想事成。

  他们就是大树与藤蔓的关系,而不是主人与奴仆的关系。

  深深地看了三千半妖一眼,寒风忽起,亦如来时,来去无踪。

  “恩人——”

  “神君——”

  察觉到李牧鱼的离开,刚要跪下参拜的半妖们,忽然一愣,等他们发现过来的时候,那道挺拔清冷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极西之地弱水域……”

  李牧鱼的消失,让所有激动的半妖不禁叹息了起来,但紧接着,所有的半妖都开始自发地组织在一起。

  目光坚毅,起身、迈步,不再摇头叹息,不再灰暗挫败。所有人都怀着对生命最美好的期盼,向极西之地前进。

  ……

  弱水域外围。

  蒙蒙的大雾之外,一个方脸络腮,鼻头穿环,头顶生角,体型雄壮的化形牛妖,正领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从远方走来。

  “爹,你快看呐!我们到啦!”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