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恨意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当你以为,人生的磨盘已经碾碎了虚妄的幻梦,其实,在深渊绝境之中所有苦难,只是为了更好的去迎接希望这道曙光而已。

  人生如戏,永远不会只是一条没有波折的平行线,在绝望的拐角处,恰好有一位名叫希望的姑娘,正在对你微笑。

  而此时,这真实而梦幻的希望,正赤裸裸地出现在所有半妖的眼前。

  “这是……”

  玄色神袍猎猎作响,眉心之间的朱红色法印亦是那般夺目。

  神轮旋转,水雾萦绕,漫天的霜雪水道变化,围绕在天空中那道挺拔的身影周围。寒风瑟瑟,却犹如一阵清心明境的复苏之风,吹散了所有半妖心头之上的阴霾。

  “恩人!”

  黯淡绝望的眼眸骤然一亮,两团炙热的希望之火就犹如天上的炽阳,在小宝的双眼之中,熊熊燃烧。

  “是那位……神灵!居然是弱水域的那位神灵!”

  “我们有救了!我们终于有救了!”

  “是半妖之神吗?真的是半妖之神吗?”

  三千多道目光,同时落在御空而升的李牧鱼身上。

  痴迷、狂热、震惊、喜极而泣,李牧鱼的出现,就像是深渊黑幕中的一束阳光,照亮了每一个半妖绝望的灵魂。

  他们,终于能继续活下去了!

  “咔嚓——”

  凝固在半空中的水蛇骤然破裂,化为一块块四分五裂的冰碴,散落在地上。

  “是你!?你居然真的来了!?”

  见到李牧鱼现身,最震惊的就要属金溪江神。

  没想到,为了这些卑贱的半妖,这个弱水域的天生神灵,居然真的不远万里,来到金溪江域。而且,还出手救了刚才那个该死女半妖。

  “不可能!你一个天生神灵,为什么要去救这些连杂碎都不如的半妖?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天生神灵,怎么肯将目光施舍给这些废物?这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恐惧、慌乱、失神,原本脸色就苍白的金溪江神,此时变得更加惨白。

  两股战战,双眼瞪得浑圆,嘴上不断地低喃着难以置信的话语,脸上的神情,完全就是一副灰暗的模样。

  此时的金溪江神,与李牧鱼恍若神人的气势风采比起来,简直连一条丧家之犬都不如。

  “太寒之域。”

  手指轻轻一点,蔚蓝色的冰域瞬间将两人笼罩。

  李牧鱼并没有回答金溪江神的任何问题,神色平静,眼神冷漠,仿佛金溪江神的存在,根本不可能让他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嗖——嗖——嗖——”

  破空声起,数十条冰蛇张着血盆大口,带着无匹的气势,向金溪江神席卷而来。

  “砰——砰——砰——”

  见冰蛇飞来,金溪江神狼狈地在地上滚动着身体,化为一潭透明的人形水流,抵抗着李牧鱼的冰蛇攻势。

  好冷。

  现出水魄原形的金溪江神,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身上越结越厚的冰层,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断地充斥在他的心头。

  这就是天生神灵对于后天神灵的压制。

  受到天道眷顾的天生神灵,不仅气运滔天,而且身上与生俱来的神威,更是会将金溪江神这种后天神灵的实力,压制得只剩下之前的一半。

  而且受到天道诅咒的桎梏,灵州的生灵是绝对无法向天生神灵下杀手。

  一旦伤及天生神灵,那就会受到灵州天道的排斥,受到气运反噬的,修为倒退之苦。

  而对天生神灵下杀手,除非这辈子永远不会踏足灵州,否则,就会受到五雷轰顶,神魂俱灭的天罚之灾。

  吃力地躲过李牧鱼的冰蛇攻势,金溪江神怨毒地看着李牧鱼。

  眼中的嫉妒犹如一张长满尖牙的利嘴,恨不得将李牧鱼生吞活剥,撕碎咽入腹中。

  “凭什么!凭什么你生来就受到天道的眷顾!凭什么你的命就这么好!凭什么我就要被你们这些天生神灵压制!”

  透明的水色人身骤然变大,转瞬之间,就化为数十道阴冷的水剑,向李牧鱼疯狂地袭来。

  “弱水。”

  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势,李牧鱼却并没有丝毫的闪躲。

  他堂堂一个弱水河伯,天生就是掌管水道的司水之神,怎么可能会怕水呢?

  “哗啦——哗啦——”

  水雾缭绕,霜雪纷飞。李牧鱼身后的神轮骤然变大,蔚蓝色的弱水携着滔天之势,向金溪江神冲来。

  刹那间,整片地下洞窟就被各式各样的水道变化所占据,但是,一切攻势却完美地避过了石阶下半妖所在的地方。

  “快逃啊!”

  原本环绕在金溪江神身边的侍卫,见形式不对,立刻四散逃窜。

  只是洞口被各种法术堵住,根本就无法出去。所以,这些侍卫只能顺治石窟下去,暂时躲到半妖聚集的地方。

  “你们看什么?”

  感受到周围的不对劲儿,原本耀武扬威的豺狼精,率先反映了过来。

  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被这些半妖给包围了。

  三千多道发着寒气的目光,就像是三千多根针,狠狠地扎在泗水城侍卫的身上,令他们不禁有些胆寒。

  “你们……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没有修为的废物,老子一只手就弄把你们给弄死!”

  心中虽有些不由自主的退缩,但以豺狼精为首的侍卫,依旧色厉内荏地看着这些半妖,恶狠狠地威胁道。

  “是吗?”

  小宝和阿蛮从众人中走出,眼神之中的杀意,简直就要化为实质。

  “杀了他们!”

  ……

  金溪江神怨毒地看着李牧鱼,几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就已经被李牧鱼完全制服在地。

  李牧鱼的每一招、每一式,几乎都是在下死手,但却并没有真正地要了金溪江神的命。

  “你不敢杀我!”

  瘫坐在地上的金溪江神,看着半空中的李牧鱼,歇斯底里地喊道。

  “我们都是天庭的神灵,而且我任职金溪江神这么久,即使你是天生神灵,杀了一个下界神官,天庭也绝对不会轻易地饶过你的!”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身下那丑恶癫狂的嘴脸,不知为何,他有点儿想笑。

  他以为他不敢杀他么?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