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希望与绝望

  一个鱼头人身的鲶鱼精,正捧着一沓厚厚的符纸从金溪江神身侧走来,在三千多道目光的紧紧注视下,那一沓的符纸,正由几个泗水城的妖怪侍卫,向下分发着。

  “这是你的。”

  看着豺狼精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小宝低着头,接过了那所谓的“驱邪符”。

  “摄魂。”

  两个龙飞凤舞的朱红大字,攥写在手中的长方形褐色符纸之上。

  拿到符纸的小宝正皱着眉,看着手中的驱邪符,一种被欺骗的愤怒感,在他心中蓬勃而生。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驱邪符!

  这压根就是一张最低等的摄魂符而已!

  这张符的效果,顶多就是让这群半妖在妖气发作的时候,封闭了半妖的神魂,死得没有那么痛苦而已。

  就这个,还敢称之为可以与神赐术比肩的法术?

  满腔的怒火,就像一条越胀越满的火蛇,几乎在瞬间,就要顺着喉咙爆了出来。

  “哥。”

  转头,小宝看向一旁的低头不语的阿蛮,他发现,一股摄人的煞气,正从阿蛮表情中散发了出来。

  “他就是个骗子……他根本就是个骗子……什么驱邪符,全都是假的……”

  “阿蛮……”

  小宝担心地看着阿蛮,他知道,此时的阿蛮非常生气。

  也许在最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骗局。但当真相真的赤裸裸地摊开在他们面前时,真相的丑陋,就像那种比失望线更低的绝望感,是压垮他们微末希望的最后一根稻草。

  “啊——”

  突然,惨叫声起,刚才那个被踹到在地的半妖,直接两眼一翻,身体抽搐,大量的血珠不断地从他的皮肤下渗了出来。

  “是妖气爆发!他体内的妖气爆发了!”

  压抑、恐惧、死亡,种种负面的情绪,已经让地下洞窟中的所有半妖开始恐慌起来。

  “快用驱邪符!驱邪符的效果不是可以比拟神赐术吗?”

  “快!快给他用符纸!”

  不知是谁尖声叫了一声,“驱邪符”三个字直接让那些灰色的眸子骤然一亮,仿佛在瞬间,这三个字又重新燃起他们的心中的希望。

  “对啊!我们还有驱邪符!只要用了这符纸,那我们就可以不用死了!”

  小宝正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此时,他并不想去阻止什么。因为他知道,对于这些身处绝望中的半妖来说,只有灭掉他们心中那仅存的一丝希望,才是让他们可以认清现实的最好方法。

  而且,摄魂符对于他们这些没有修为的半妖来说,还是太过陌生。但是,使用符纸的方法,却是被大部分人都所熟知的。即使是半妖,对于使用符纸的方法,也并不陌生。

  “噗哧——”

  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滴落在符纸之上,再朝目标一扔,即使是没有修为的凡人,也可以轻易办到。

  褐黄色的符纸,轻飘飘地落在那个满地打滚的半妖头上,褐光忽显,犹如一个光茧,裹住了半妖的整个头颅。

  过一会儿,随着光茧越来越淡,那个被妖气侵脑的半妖,也渐渐不再发出渗人的惨叫声,静静的躺在那里,表情安详,宛如睡着了一般。

  “成功了!居然真的成功了!这个驱邪符真的可以压制妖气!”

  忍受了这么多天的屈辱,即使是鞭打,还是辱骂,让这些半妖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不是与生俱来的奴性,而是对活下去的渴望!是在无尽绝望中,对生命重燃的希望!而这个驱邪符,就让他们看到了点燃希望的光芒!

  再多的折磨又怎么样?只要能活着,他们就什么都不在乎!做他人的奴隶,总比被妖气折磨到死,要好得多!

  那个咬破手指,使用了驱邪符的半妖,正一脸激动地看着躺在地上“熟睡”的同伴。

  其实,最初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的,并不是这所谓的驱邪符,而是灵州雨幕中出现的那个幻像。

  玄色神袍,水雾缭绕,以月为景,以琴为声。那个在幻像中昙花一现的神灵,就是他们脑中对神灵勾勒的真实模样;而且雨幕幻像中的所出现的“半妖城”,更是燃起了他们浓烈的求生意志!

  只是,极西之地,路途遥远,而且在天灾之后,更是水祸连连。

  这一切的阻碍,都像是一道屏障,让他们求生的心,不断地在迷途中徘徊。

  最终,求生的意志战胜了对于未知的恐惧。他们最后决定,抛下一切,去放手一试,为自己争取那一线生机。

  可是这个时候,关于另一座新“半妖城”的传言,突然在他们周围,蔓延了开来。

  地处灵州中段,不像是弱水域那般遥远。而且传言之中,这个新“半妖城”中的守护神灵,是一个修为高超,而且还会使用不弱于神赐术法术的强大神灵。因为这个传言,他们又放弃了对于极西之地弱水域的打算,跋山涉水,来到了这个传言中可以治愈半妖顽症的城市——泗水城。

  屈辱、责骂、劳累,在这个新“半妖城”中,他们这些半妖并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待遇。这里的一切依旧和其他地方一样,歧视半妖,歧视弱者,将来到这里的所有人,都贬到尘埃里。

  就在他要放弃的这一刻,他手中的驱邪符,却成功的让自己惨叫不止的同伴,安静了下来。就如同陷入了美妙的梦境一般,安详、平静、没有痛苦。

  双眼有些湿润,两只手不断的颤抖,但他知道,此时的他,是快乐的,是充满希望的。

  “醒一醒,别睡了,赶快起来拜谢神君……”

  颤抖的手,不断地摇晃着地上昏睡不醒的同伴,可是过了许久,这倒地不起的半妖,却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你快醒一醒啊,别再睡了,快起来和神君道……谢……”

  突然,仿佛时间静止,激动的泪水骤然收敛,原本高兴得有些颤抖的半妖,犹如被施展了定身咒的石像一般,静静地蹲在那里,双目瞪得浑圆,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怎么了?”

  周围的半妖察觉到他的异样,忍不住出声问道。

  刚才明明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突然不动了?难不成是高兴坏了?

  “他死了……”

  身体依旧维持着僵直,但他的嘴,却是在剧烈的颤抖中,磕磕巴巴地吐出了几个模糊的字。

  “你说什么?再大声一点儿。”

  “他死了!”

  声若惊雷,一瞬间,炸毁了所有人的希望。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