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金溪江神的野心(求订阅)

  第五日,半妖聚集,泗水城中的半妖人数与日俱增,到如今,半妖的数目已达到了整整三千人。

  金溪江府,身着一袭白衣的金溪江神,不断地把玩着手中的符纸,听到鲶鱼精所传来的消息,原本阴冷的脸上,却泛起一丝迷醉的笑容。

  “已经有三千了么……”

  短短五天的时间里,居然能够聚集这么多半妖,可见,这灵州之中,半妖虽处于边缘性的人群,但他们的总体基数,却依旧是不容小觑的。

  而且,之所以这一次半妖人群流动的频率这么大,也归功于那雨幕幻像带来的的影响力着实很广。

  “泗水城主找到了吗?”

  “回禀神君,属下连同其他城的城主,翻遍了整个金溪江域,都没有找到泗水城主的踪影。”

  “是吗?”

  仅仅是一句话,就让鲶鱼精如坠冰窖,通体发寒,明明是盛夏,他却冷得打颤。

  过了许久,金溪江神才重新开口说道:“吩咐下去,加大对半妖城的防守力度,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半妖,都不许给我放出去!”

  “遵命。”

  “还有,我交待给你们的‘地下’工程,进行得怎么样了?”

  闻言,鲶鱼精的身体微微一颤,随即又稳住了语气中的情绪,低声回道:“回禀神君,‘地下’工程才刚开始没多久,而且目前半妖城能调动的人比较少,所以……工程的进度比较缓慢……”

  “缓慢?”

  听到金溪江神语气中的不满,噗通一声,鲶鱼精发颤的双腿直接瘫软了下来,跪在地上,颤声说道:“属下真的没有丝毫的懈怠,只是这几日,半妖城的所有侍卫都出动了,但人数实在是太少……所以……”

  皱了皱眉,金溪江神看着地上吓得屁滚尿流的鲶鱼精,不知怎的,他的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通畅。

  “起来吧。”

  “谢……谢神君。”

  颤颤巍巍地扶着地,鲶鱼精勉强地站了起来,但双腿却依旧止不住颤抖。

  “你是说,因为人数不够,才使得工程的进度缓慢,是吗?”

  “是……是。”

  “半妖城里的那些半妖,难道就不能用吗?”

  闻言,鲶鱼精恍然大悟,瞬间便明白了金溪江神话中的意思。

  既然半妖城里的人手不够,那就用城里的那些半妖来充当苦力。

  “是,属下明白了。”

  “下去吧。”

  “遵命。”

  抬头,见金溪江神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一直战战兢兢的鲶鱼精,不禁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躬着身,离开了这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地方。

  “哒哒——哒哒——”

  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石椅,原本表情阴冷的金溪江神,现在的心情却是意外的舒畅。

  虽然泗水城主还没有找到,但城中与日俱增的半妖数目,却着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相信,等“地下”工程一竣工,他就会有一批用之不竭的信众资源。

  “到时候,将这批半妖养在地下,供吃供穿,永生不得踏出那里半步。让他们所有人,永远都生活在我的‘庇护’之下,生生世世,世世代代,都要为我所用。”

  只是……

  得意的笑容渐渐收敛,金溪江神一想到远在极西之地的那个威胁,他的心总是无法真正得到放松。

  “只要本座的修为突破到妖丹期,任凭你一个天生神灵,再如何受到天庭的重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我不信天庭还会偏袒一个凝体期的神灵!”

  心中暗暗安慰着自己,但对于修为晋升的渴望,却蒙蔽了他的理智,将潜藏在心中的不安,牢牢压下。

  ……

  啪——

  “你们都给我快点儿干活!别偷懒!”

  泗水城下,有一个占地面积极其庞大的地下巨坑,其中,足足有三千个半妖正不断地挥动着手中的铁具,一下一下,向更深处挖着。一时间,铁石相击的声音,在这里不绝于耳。

  “金溪江神到——”

  高扬的声音自所有人头顶处响起,原本发着乒乒乓乓声音的地下洞窟,忽然一静。

  “终于来了么……”

  正挥动着铁锤的小宝,听到上方的声音,手中的动作不由得一停。

  接连数日的等待,这泗水城不仅封锁了大门,而且还派发给他们十分繁重的体力活。

  美其名曰:为了更好地建设他们所有人共同的半妖城。

  终于,在苦苦等待之后,属于金溪江域真正的主人,也是传言中掌握着可以治愈半妖体内妖气法术的神灵,在此刻,现身了。

  “还愣在那儿做什么?你们还不快过来拜见神君!”

  众人闻言,便放下了手中的铁具,躬着身,行着灵州下位者对上位者的通用礼节。

  “跪下!”

  旁边的豺狼精暴喝一声,直接一脚踢在了队前的一个半妖膝盖上,一个趔趄,那个半妖直接跪倒在地上。

  “你们还不快跪下!”

  寂静,一片寂静,凝重的气氛仿佛要将所有人的心都冻结。屈辱、无力,无声的叹息就像是秋风中独自顽抗的花蕾,得到的,只有枯黄与凋零。

  “噗通——”

  不知道是谁最先跪下,紧接着,接二连三的跪地声在这片寂静的地下洞窟中响起,一同所有人的尊严,在求生的意志下,却显得那般一文不值。

  啪——

  一声鞭响,狠狠地落在阿蛮的身上,同时,也抽打在了小宝的心间。

  “你!”

  “给我跪下!”

  看到妹妹被鞭子抽打,一簇怒火直接就要涌了上来,但紧接着,一双冰凉的手牢牢地拉着他,让他的理智没有被轻易的淹没。

  “哥哥……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隐忍的女声自耳边响起,让怒火冲头的小宝,瞬间冷静了下来。

  “都停手吧。”

  阴冷的声音,忽然自头顶上方传来,犹如一个黑洞,不断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淡眉、细眼、鹰鼻,身着一袭白衣,但苍白的脸色却比身上的衣袍还要白上几分。泛紫的唇色,配上那副阴柔的长相,一种渗人心魄的阴冷,在每一个人心里荡了开来。

  “把驱邪符都发下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