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帷幕拉开

  夏日流火,烘烤着炙热的大地。暴雨过后,天空如洗,可灵州的温度,却依旧持续不下。

  “快走!”

  推搡声,叫骂声,位于泗水城正中央的中心广场,此时正聚集着大量未成年的少男少女。

  或头顶兽耳,或面覆蛇鳞,样貌虽是千奇百怪,但所有人都深深地低着头,蹲坐在地上,忍受着灼日的炙烤,战战兢兢,不敢轻易挪动身体。

  随着“半妖城”的名声越来越响,许多慕名而来的半妖也越来越多。短短三日,泗水城的中心广场已经聚集了将近两千名半妖,而且,这数量,还没有算上今天新增的量。

  “哥哥,我们到底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

  收敛了修为,小宝兄妹二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被任何人识破。

  他们两人在这一批半妖之中,算是来得比较早的,整整两天,他们同其他没有修为的半妖,都被晾在这里。

  虽说两人有修为傍身,但这么长时间的在烈日下暴晒,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更别提其他没有修为的半妖,有好几个,就在刚才,直接被晒中暑,到现在还处于休克当中。

  “嘘——再等等,我们还没拿到驱邪符,所以还不能走。”

  闻言,阿蛮点了点头,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腿,精神有些片刻的恍惚。

  因为,两人使用了敛气术的缘故,所以在人前,不能轻易地动用法力。所以,两个人只能像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一样,缩在角落里,以减少对体力的消耗。

  “吃饭了!”

  随着一声高喝,一头黑牛精推着一辆盛放着粥桶的木车向广场中心走来,一边走,一边骂,狠狠一摔,直接将木车摔在前面,溅出许多米水。

  砰!砰!砰!

  “都给老子排好队!”

  木勺重重地敲在粥桶之上,原本蹲坐在广场上的半妖们,依照黑牛精的指令,排成一列,低着头,小心地领着食物。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众人身后响起,只见队列之中,一个面覆蛇鳞的半妖少年,正抽搐着身体,两眼翻白,不断地在地上打着滚,脖子上的两条青筋,仿佛都要因剧烈的疼痛而爆裂开来。

  是妖气爆发。

  小宝看着那半妖少年的惨状,心中虽有不忍,但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直到气绝为止。

  “把他拖下去。”

  见那个半妖已经没有了生气,黑牛精就直接令身旁两个牛妖,将那半妖的尸体给扔了出去。

  “已经是第四个了……”

  不知道是谁在低声叹息,但这句话,却犹如一盆凉水,冷却了每一个半妖的心。

  这几日,不时有半妖因为长时间的酷晒,而诱发了体内的妖气。或晕或倒,但直接因妖气爆发而亡的半妖,却已经是第四个了。

  死状凄惨,爆发突然,而且在这所谓的“半妖城”中,却并没有任何人来救治,这完全就违背了他们当初来这里的初衷。

  “你!说你呢!你要去哪儿?”

  又是一阵骚动,小宝兄妹二人闻声望去,原来,是两个半妖,正打算偷偷地离开这里。

  “我……我不想要驱邪符了……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去半妖城……”

  “半妖城?这里就是半妖城!”

  寂静,一片寂静,但紧接着,这瞬间的寂静,就被人群中的一个女半妖打破。

  “不对!这里根本不是半妖城!半妖城明明就在弱水域!”

  见到两个想逃走的半妖被抓,犹如一个火星,在瞬间,点燃了所有半妖的心。

  对!这里不是半妖城!真正的半妖城,应该是在极西之地的弱水域才对,这座城分明就是假的!

  “啪——”

  一声巨响,一道鞭痕直接落在了那个叫板的女半妖脸上。瞬间,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这一鞭子下去,直接打没了那个女半妖的半条命。

  “我特么看谁还敢和我顶嘴!”

  豺狼精狠厉地呲着牙,一手持鞭,狠狠地在空中挥了一下,另一只手拎起那个被打得半死的女半妖,獠牙一撕,生生地将一条胳膊给咬了下来。

  “把这两个废物也给我拖下去,省得还想逃跑!”

  呕——

  看到眼前这血腥的一幕,不知是谁先起的头,直接在地上吐了起来。

  血腥味、呕吐味、汗臭味,在烈日的暴晒之下,所有的味道都混杂在一起,在这个拥挤的广场,显得那么刺鼻。

  “一群废物!”

  冷喝一声,嫌恶地捂了捂鼻子,豺狼精拿着鞭子,转身向屋内走去。

  “哥哥。”

  听到妹妹尾音中愤怒的颤抖,小宝不禁死死地握住了阿蛮那双冰冷的手。

  此时此刻,他怎么会不愤怒?看到同类人被这般苛待,即使不认识,但那种因屈辱而产生的无力感,却如同一把尖刀,深深地插进他的心里,血淋淋的,却又无力抵抗。

  也许,有些人跪久了,真的就站不起来了吧。

  “啪嗒——”

  天空中,一只宝蓝色的蝴蝶不断地扇动着翅膀,幻光朦胧,若隐若现,即使穿梭在人群之中,但幻魔蝶依旧旁若无人地飞舞着。即使在众人眼前飞过,却依旧恍若未觉,仿佛这只蝴蝶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

  弱水域。

  “咔嚓——”

  清光一闪,水镜破裂,冰冷的寒气,犹如腊月寒冬的风,随着结冰的水珠,四散在空中。

  李牧鱼表情平静地看着水镜中的幻像,眼中的情绪就犹如那一双黑眸,幽深得刺骨。

  脚下,方圆十米之内,皆化为一遍冰蓝色的冻土。霜白色的寒气,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天气中,却显得更为刺目。

  “砰!”

  惊声乍起,随着一声脆响,浮在李牧鱼面前的水镜应声破裂,化为无数把冰刃,向周围破空四溅。

  “泗水城么……”

  嘴角上扬,眼神冰冷,随着嘴角扬起的幅度逐渐扩大,一口洁白的牙齿在日光的照耀下,晃出一道森冷的寒光。

  “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好了……”

  嗖——

  话音刚落,寒光突起,李牧鱼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夹着无匹的气势,向远方的天空遁去。

  所到之处,霜雪纷飞,犹如冬天最凛冽的风,将一切冻彻碾碎。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