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阻挠

  以心血培育,以心力供养,每一只幻魔蝶都是都是李牧鱼的眼睛。

  所到之处,心眼相连,凡是幻魔蝶所见、所闻,即使身在千里之外的李牧鱼,也可以通过幻魔蝶,了解到弱水域以外的形式。

  “啪嗒——啪嗒——”

  李牧鱼听着蝴蝶振翅的破空声,他的心情,一时间有些难言的沉重。

  这一次的信众招募,每一步的形势发展,对他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

  不能出现纰漏、不能出现差池,每一步都要稳,更要狠。

  灵州势力,错综复杂,即使是天庭之中,也有许多有纷扰斗争。

  毕竟每一个神灵的晋升,都需要极其庞大的信众资源,而如何争夺那些无主的资源,更是天庭神灵无休无止的斗争根源所在。

  尤其是天庭下界,没了上界督查神官的日日巡视,难免会出现一些恶意竞争与违规操作,而其中的弯弯绕绕又要如何掩藏,却又免不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李牧鱼仰着头,望着幻魔蝶飞往的方向,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之中,尽是些晦暗难明的情绪。

  双唇抿紧,两手半握,过了许久,李牧鱼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气。

  “希望这一次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下去。毕竟,现在的弱水域,还太弱,根本承担不起太多的竞争,但是……”

  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满目的冷光一如寒冬的潭水,幽冷之中,却裹藏着冰冷的火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人若想断我道途,那唯有以铁血洗之!

  “天生神灵的神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践踏的。”

  ……

  金溪江域,泗水城。

  洪水干涸,泥流退散,在暴雨侵袭之后,泗水城在这几日的疏导缓解之下,已经渐渐开始恢复往日的生气。

  只是,这一次的洪灾,在整个金溪江域内,却只有泗水城的损失,是最为惨重的。

  “到了。”

  人来人往的城门口,一对头戴毡帽的半妖兄妹,正眯着眼地打量着泗水城内的情况。

  果然,就如传言所讲,城门之上的名字已经由“泗水城”换为了“半妖城”,匾额之上的字似乎都是新刻的,镶边的金漆,到现在还没有干透。

  “哥哥……”

  阿蛮看着周围行色匆匆的人们,即使他们蒙住了身体上的特征,但依旧无法掩藏他们身上那种独有的气息。

  由于长期躲藏在黑暗之中,每一个半妖身上都积压着让人透不过气的压抑感。而这种感觉,对于他们兄妹二人来讲,却又异常的熟悉。因为在不久之前,他们也是如此活着的。

  “这里有好多半妖啊。”

  察觉到阿蛮语气中的慌张,小宝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阿蛮有些冰凉的纤手。

  此时,泗水城门口的人流量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而且,其中大半部分的人,都是看起来年纪极小的少男少女。

  小宝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的心也不由得紧绷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兄妹二人以身涉险,来到这泗水城。除了报恩之外,也是不忍心看到这些可怜的半妖,重新陷入到被欺诈的囚笼之中。

  “我们进去吧。”

  紧紧握住阿蛮的小手,小宝颇为谨慎地向泗水城的城门方向走去。

  “站住!”

  在他们兄妹二人刚刚要走近城门口时,一声暴喝在他们耳中响起,随即被城门口的两个牛头侍卫粗暴地阻拦了下来。

  “把帽子摘下来。”

  闻言,两人相握的手紧了紧,便依照侍卫所言,将头上的毡帽摘了下来。

  “进去吧。”

  两人低着头,小心地向城内走去,过了许久,见四下再无侍卫,两人才安心地舒了一口气。

  这一次进城,他们兄妹二人都以敛气术藏匿了修为,除非是神识特别敏锐的高阶修士,否则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地看破他们的修为。

  “幸好当年曾从恩人那里习得了敛气术,否则,今天在城门口,我们就得被人怀疑。”

  毕竟,寻常半妖的身体都十分孱弱,连体内的妖气都无法抵抗,又哪来的时间去修炼呢?

  所以,两个修为达到开窍期巅峰的半妖,无异于是黑夜中的烛火,在这群半妖之中,显得那般格格不入。

  “喂!”

  察觉到背后的呼喊声,小宝二人的脚步忽然一顿。

  “你们俩是新来的半妖吗?”

  闻言,小宝率先转过身,看到呼唤他们的人并非是泗水城的侍卫,而是一个狼头人身的豺狼精。

  “凡是新入城的半妖,都要去城中心集合领取驱邪符,去晚了,你们就什么都领不到了。”

  驱邪符?

  “多谢大人的指点,能问一下,那个驱邪符是什么吗?”

  “废什么话!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废物……”

  暴躁的打断,野蛮的呵斥,一如平时那般,半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众人嫌恶的对象,即使是在这个所谓的“半妖城”,也并不例外。

  而最后那一句“废物”,更是差点儿让小宝心头的怒火,蹭的一下燃了起来。

  “哥哥……”

  轻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感受到阿蛮手上传来的颤抖,小宝胸口中上涌的怒气忽然一散。

  罢了,他们此次来泗水城的目的可不是和人置气,更不能在这个豺狼精身上暴露了身份。

  “看什么看!你们俩还不赶紧过去!难道还要让金溪江神等你们吗?”

  低着头,将双眼中的冰冷,深深地埋藏在毡帽之下。

  “哼!一群废物!”

  嫌恶地看了二人一眼,豺狼精呲了呲牙,便转身离开。

  他原本是泗水城中的居民,这一次由于暴雨的缘故,泗水城内大部分的侍卫都被派遣了任务,根本走不开。

  所以,他就不得不暂时充当着泗水城侍卫的角色,负责将刚进入城中的半妖,搜罗起来,带到城中心。

  “也不知道金溪江神是怎么想的?这么一群短命的废物,凭什么要为了他们,连城市的名字都改了?我看,他们顶多就够格当泗水城的奴隶,根本不配成为这里的居民。”

  一遍一遍的咒骂声不断地在小宝兄妹二人的耳边升起,不仅如此,凡是豺狼精所到之处,那些躲在角落里的半妖,就如同耗子见到猫一般,低着头,远远地躲避着。

  “啪嗒——”

  忽然,蝴蝶振翅,一阵宝蓝色的幻光,在街角的阴影中一闪而过,如同一只眼睛,忠实地记录着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