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假半妖城

  今天,是弱水域升月之后的第七天。

  席卷整个灵州的大雨已悄悄地停歇,原本持续不下的高温气候,也在这一场暴雨的洗礼下,降了下来。

  天灾、水患,先是酷热,再是暴雨,虽说灵州各域都有天庭神灵的守护,但是,再周密的防患,也抗不出整整七日的大雨侵袭。

  由于通知及时,各城中的生灵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打击,但城中的店铺、房屋、以及数不尽的基础设置,在这场大雨中,却是被毁坏殆尽了。

  可奇怪的是,数不尽的财富损失,却并没有让所有人都陷入到暴躁恐慌当中;反倒是,在整个灵州范围内,忽然刮起了一股奇怪的风潮。

  ……

  “你听说了吗?听说这几天,灵州突然冒出了好多座半妖城。”

  “半妖城?那不就是前几天,在天空上出现的城市吗……”

  “啧啧,什么天上啊,那是弱水域!那可是天庭大神的神域啊,普通人怎么可能去得了?”

  “那你刚才念叨的半妖城,到底是什么意思?”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眼前,就冒出来了一个半妖城。”

  “在哪儿?”

  “泗水城。”

  ……

  “阿蛮,我听说这几日,在金溪江域,突然冒出了一个半妖城。”

  金溪江域,望江城,两个头顶兽耳的半妖兄妹,正在客栈顶楼中小心地交谈着。

  “金溪江域的半妖城?在哪儿?”

  “就是泗水城,而且,我还听说,金溪江神还会一种法术,可以压制半妖体内的妖气,与天生神灵的神赐术比起来,都要厉害得多。”

  “根本就是胡扯!区区一个金溪江神,居然还敢和天生神灵比肩,我看他是不要命了!”

  听到这个消息,阿蛮心中莫名地腾起一簇怒火。

  金溪江神是后天神灵,根本不可能会使得出神赐术。而且,她也不相信,仅凭金溪江神凝体期后期的修为,能压制得了半妖体内的妖气?

  他们兄妹二人虽说修为低下,但比起其他半妖来说,他们两人皆是实实在在地见过神赐术的,而且还是神赐术的受益者。

  如今,大雨已停,他们完全可以离开这里,前往灵州极西之地的弱水域,寻找恩人所在的半妖城。

  可现在,金溪江域突然也冒出了一个半妖城,还是在雨幕幻像之后,这其中包藏的心思,简直已经是昭然若揭。

  听到阿蛮的话,小宝也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如今,洪水肆虐,整个灵州简直就是寸步难行。普通的半妖,大多数都是没有修为的,而且体质比起普通凡人来讲,还要孱弱几分。

  就这种身体素质,想依靠自身体力走到极西之地的弱水域,这其中的难度,足以令大多数人心生退却。

  更别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压根都不一定能活着走到弱水域,说不定,刚走到一半,体内的妖气就会爆发,让他们在半道就身亡了。

  所以,这时在金溪江域这么一个位置适中的地方,突然也出现了一个半妖城,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定会极大地动摇灵州半妖前往弱水域的意志。

  “哥哥,我们应该怎么办?”

  阿蛮的心中虽然愤怒,但她面对这种情况,却又无能为力。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泗水城一趟了。”

  “什么意思?你难道也信了那个金溪江神的鬼话?”

  看着阿蛮激动的神情,小宝有些片刻的默然,但紧接着,似乎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摇了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会相信?恩人待我们恩重如山,而现在,就是恩人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更不可能离开。”

  阿蛮有些疑惑地看着小宝,心中对他的话,还是颇为不解。

  “那我们要怎么做?”

  “去泗水城,戳穿金溪江神。”

  “戳穿他?就凭我们?”

  揉了揉阿蛮的头,一如幼时。只是现在,两人早已长大,更是见惯了修真界的世态炎凉。

  “我们是半妖,是两个活到了成年的半妖,我们两个,就是戳穿他们最好的证据。”

  “可是……”

  金溪江神的修为已经是凝体期巅峰,这一次所谓新半妖城的建立,无非就是为了争夺半妖这块信众资源的蛋糕,若是他们两人贸然去破坏,怕是会有去无回。

  “恩人待我们二人恩重如山,这一次若是无法报答恩人,我这一辈子,怕是永远都不会心安。”

  “哥哥……”

  看着哥哥坚定的眼神,不知怎的,她的心竟也有些释然起来。

  他们的命本就是他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海上甲板上的那一幕。

  当他们陷入无尽黑暗之时,唯有他,照亮了他们堕落的人生。

  “那我们走吧。”

  “恩。”

  ……

  弱水域内,李牧鱼仰着头,看着天空中的那一轮皓月。

  日不降,夜不落,弱水域的月亮,即使是白天,也依旧高挂在天空之上。

  今天,已经是幻月升空后的第七天,也是灵州暴雨停止后的第一日。

  按理来讲,从今天起,灵州内的半妖,应当按照他拟定的计划那般,开始他们人口迁移的行程。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李牧鱼知道,即使是再完美的计策,落到实处,也会出现大小不断的纰漏。

  更何况,他对于收罗半妖作为信徒资源的计划,其实并不完美。甚至,阻碍的因素也非常多。

  弱水域,处于极西之地,几乎算是整个灵州的最西方。不仅路途遥远,而且人迹罕至,要想凭着半妖那副孱弱的身躯走到这里,所耗费的时间将会非常巨大。

  而且,灵州神灵体系庞大,信众资源瓜分的情况更是眼中,像他这种没有根基,没有背景的外来户,想要在灵州扎根下去,就不得不另辟蹊径,走一条其他人都没有走过的路。

  “去吧。”

  单手一点,幻光一逝,铺天盖地的宝蓝色蝶影扇动着翅膀,随着李牧鱼的指令,破开浓雾,向弱水域外飞去。

  “这一次,只能赌一把了。”